胡某逸事

胡某来我们项目组是2005年底,胡某很年轻,据说十几岁随父母从上海来的加拿大,应该属于80后的一代,那时他U of C的Civil Engineering刚毕业不久。据他本人讲是胡适的后代,我们也看不出他有什么特殊的。胡某在SNC只工作了几个月,打的交道也不多。一天看他很郁闷的样子,对我们说要离开了。我很诧异,因为2005对于Calgary搞工程的人员来说真是“肥年”,粘点边的背景都能混进这个行业,他怎么会被公司给开了?后来听到了他的一些传闻:他上班时经常到Document Control部门要Date一个Girl,结果被投诉到Human Resource;他看到一个餐馆里有一些穆斯林模样的人在聚会,打电话给警察说有恐怖分子;还有人说在凌晨3点在Downtown看到他在街上走…半年后,遇到在Jacobs工作的朋友,说胡某被他们公司给开了。说他到了Jacobs上班老是打电话,干活也拿不下来,还去投诉别人晚来早走不出活。一年后听到Worley Parson的朋友说他又被开了,原因同样。他本人对在Worley工作的中国同事说Calgary已经容不下他了,要到Jacobs Edmonton工作…
 

牛年正月被雷记

牛年的大正月里,我也被雷了.拜亚省油砂行业大干快上所赐,前几年卡家里的工程行业是异常火爆. 看着周围朋友跳来跳去,在”爱死嫩媳”一直混了三年的我也想挪地儿了. “胜利”前辈谆谆教导我说:”服了尔”是工程公司界的黄浦军校,我得去试试水. 于是托朋友把简历递进去,2008年的5月,我从加拿大的第一大工程公司跳到了世界第一的工程公司.面试时说要我去干法国石油公司”讨套”的项目, 实际做的却是”欧破梯”项目的二期. 以前看过这个项目的介绍, 是和加拿大石油公司”乃可省”合作的项目,各占一半股份. 原来预计一期在2007年中完成建设,结果拖到2008年中才干完. 自从进了这个项目,坏消息就接踵而来:世界原油期货价格狂跌,” 欧破梯”的股票也从高点的25块跌到低点的1块左右. 要命的是一期开不起来工, 公司缺少现金流.圣诞节前终于挺不住了,” 欧破梯”把15%的股份卖给”乃可省”.看着这个项目在不断的减人, 大家私下里议论工程是不是还能进行得下去.果不其然, 2009年的第一个工作日,得到客户的消息,原来的工程预算减了很多, 项目只留几个人维持. 1月9日是我的最后一个工作日.下午部门经理打电话让我去一趟,一见有人力资源部的在场就什么都明白了.经理说完感谢我工作的客套话, 人力资源部的告知工资和福利到1月23日云云. 回到办公室跟几个朋友简单聊了几句然后打包回家.下岗了,也不是第一次了.算起来总有四回了,再接着找呗. 先跟朋友们打声招呼, “假嗑巴”的”老眼”和”马克思”听说了要给我压惊,请来几个业内人士摆了一桌, 结果大家交流的都是各个公司雷人的情况.我这才感到就业形势非常严峻,心里已经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先把简历贴到找工网站,然后把以前接触到的中介电话打了个遍.结果反映都不大,看来招人的地儿真是不多.每天听到最多的就是裁员的消息,搞得牛年的吉祥话”财源滚滚”大家都不说了.来到加拿大8年了,这中国的春节就没怎么好好过过,这回有时间了,又蒸又炸又煮,包饺子,看春晚,带孩子参加PARTY… 算是好好过了个年.想到去年到"服了尔"之前还面试了几家公司,听说"啊麦客"还有项目,赶快给面试我的”大佬”打电话问情况,没想到他还对我印象很深. 1月29日第二次面试前一天晚上正吃饺子,朋友打电话来说已经在公司内部名单上见到了我的名字.30日下午给”啊麦客”的人力资源部回信说接受OFFER后,又给”大佬”发了感谢信.他回EMAIL说当天他们的教会有庆祝春节的晚会,邀请我参加.晚会时见到他参加了最后一个合唱节目: GOD WILL TAKE CARE OF YOU. 2009年2月1日
 

第一次网上购物

 有报道说,加拿大人越来越热衷网上购物,看着本地人在E-BAY上淘金,我却一直也不敢尝试,原因是害怕信用卡安全问题。不过螃蟹总有第一次吃的时候,这次终于也玩了把On-Line Shopping!  家里的电脑还是2001年刚来时买的,CPU是AMD 900M Hz的,期间因为风扇的原因罢过工,更换后还跑得挺欢。不过还是决定要买新电脑了,原因是一台电脑根本不够用,太太要看新闻,快四岁的女儿每天在我下班回家后要看电脑里的动画片,我都没有太多的机会和时间用。决定买台笔记本了,原因是不占地儿,以后跟大屏幕电视连接也方便。这一阵儿每个电脑商店去看,看来看去,决定买SONY的N系列的笔记本。笔记本里应该是MAC BOOK最酷了,不过不会用它的操作系统,而且忒贵。其他牌子里,只有SONY的N系列颜色和款式比较喜欢,价钱也适中。到SONY STORE里问,现在有N250的在卖,标价1099;看SONYSTLE.CA上,有新款N325配置要高,标价999, 但要PRE ORDER,6月26日才能到货。  6月11日试着在SONYSTYLE.CA下单,填了一通,发现玩不转儿。还好网上有877客服电话,打过去,下了订单,而且用他们的FINIANCIAL PLAN,一年之内不用还款,没有利息,只收59快手续费。几分钟后就收到E-MAIL确认,接下来开始数日子。不料风云突变,25日突然受到E-MAIL说我提供的个人认证信息不匹配。这下着急了,不知道为什么,赶快打电话过去,被告知我提供给他们的信用卡所关联的地址不对。到银行一问才知道银行不知怎么把地址搞成别的地址,赶快让他们改过来,又给SONYSTYLE打电话,重新下单,又收到确认信。26日又收到E-MAIL说FINIANCIAL PLAN已经被APPROVAL了,电脑在SHIPPING,给了我查询号码,可以随时跟踪SHIPPING STATUS。27日身体不舒服,上了半天班就回家休息了。下午有人按门铃,原来是快递公司来送电脑,哇,没想到有这么快!  我终于拥有了第一次On-Line Shopping来的笔记本电脑!
 

抗踹客

周五又有Piper离开公司了,中午几个同事找了家韩国小馆送行。 最近公司有些slow,几个做detail design的项目陆续结束了,新的项目还没批下来,开始陆续裁人了。先从Piping开始,现在其他专业也有Lay off的。有Staff,也有Contractor。其中有几个中国人,后来听说很快到其他公司上班了。是啊,在这样的就业市场形势下,尤其上周的PetroCanada和Shell宣布投资26B和27B要在未来的十年内大干油砂项目,还得需要大量的设计人员。 吃饭时,我跟要离开的Chris开玩笑说:“Contractor的中文翻译应该是“抗踹客””。大家都笑了。干Contractor真得象《卖布头》的相声里说的,要“经拉又经拽,经蹬又经踹…”。老Paul说,不被Layoff几回,提高不了。 想想自己在SNC干沙特的项目已经两年多,看着周围人来人往,一不留神已是项目里最老的人了。现在没有了刚进公司时那样的心气了,因为是Staff,没有做Contractor那样多的压力,感觉越来越Canadian Style了。 有的时候真希望再被Layoff一把,下次咱也干“抗踹客”,有更多的Challenge!
 

幸运数字Lucky Number

可能因着文化的原因,亚洲人,尤其是中国人,好像都喜欢一些Lucky  Number。比如数字“8”,卡城有个Realtor的手机号码就是“888-8888”。如果看到车牌的尾数是“8”,车主多半是中国人了,我也不例外——车牌尾数是“158” 。不过我感觉,自从来到加拿大,来到卡尔加利,数字“3”对我来说,更是个Lucky Number。说到“3”,自然想到阿拉伯数字里的“3”的倍数 “6”和“9”,以及一切能被“3”整除的数字,记得小学时学的算数法则是如果该数字的所有组成数字之和是“3”的倍数,那么该数字可以被“3”整除。言归正传,下面开始讲述我的故事。
 

“盖瓷”的故事

发表2006年4月1日http://www.flywithwind.com/calgary/index.php?option=com_forum&Itemid=53&page=viewtopic&t=4690和盖瓷的第一次见面是在2004年6月KANANASKI的湖光山色中。那一次是因为从去香港的加拿大领事馆进行移民面试就开始认识的T要受洗,邀请我去参加浸信仪式。我是在周日的中午到达前一天教会集体组织CAMPING的营地。到了那里没有见到T,因为他们去爬山了。问问周围的人,结果盖瓷说他认识我,当时就很纳闷儿-因为印象中没有见过他。不过以前也听朋友说过,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下午在一个湖边开始了洗礼仪式,盖瓷的任务是扛着看起来挺专业的摄像机负责录像。我心里却在想:“这个人到底专业不专业?”

当年的八月,太太和女儿从国内回来了。T邀请我们去“卫道浸信会”已经有两年了,太太说去体验一下吧,离的也近,于是周末经常去教会。去的多了,每次在教会见到盖瓷,他总是跟几个人坐在前排放幻灯-那种架势老让我想起STAMPE期间给表演印第安舞蹈伴奏敲鼓的哪拨儿人。

盖瓷长的象典型的东北人,魁梧的身材,浓眉大眼,说起话来五湖四海,是招女孩子喜欢的那种。开的车也与众不同,是JEEP,而且是手档。跟我说起来就是:“男人就要开吉普”-这话跟多年以前津门踢足球的左氏三兄弟的“男儿就要踢球”有一拼,搞的我计划着下一部新车的目标就是JEEP。

那时认识他不久,去教会的时间也不长,却赶上我离开毕业后工作的第一家公司。听说他路子广,讪讪的跟他搭茬儿,没想到他满口应承,让我把简历传给他。不久以后又上班了,不过是自己找的。每次要离开工作的公司,都会把简历传给他,让他帮忙。

2005年的4月底,在一家公司才上班第二周,还在培训当中。晚上有电话打来,刚开始没有摸到路数,后来提到盖瓷的名字才明白是部门经理打来的。赶快又联系到盖瓷,得到了指点。第二天中午和经理聊了半个小时,经理一个劲儿的说盖瓷干得不错,相信我也不错-于是我又跳槽了,这次是跟盖瓷在一个公司。

这下我们可以在BREAK TIME时在一起聊天抽烟。没想到他说他干的项目都是假的,搞的我这个新进公司的人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没过多久,盖瓷去了另外一家公司。好在都在DOWNTOWN里面,离的不远,我们还可以打打电话,在一起抽烟。备注:我选用这个题目,有两个意义:

1.这个朋友的英文名叫比尔,就是比尔盖茨的“比尔”

2.“瓷”是北京话,多种用法,一种指的是关系特铁的朋友,如“瓷器”、“铁瓷”;令一种如“套瓷”,意思是套近乎...这里用的是前一种。前面再加上个“盖”字,“盖”,也是北京话,如“盖了”意为“绝了”,“盖了帽”意为非常好,“盖”用在这里是超越的意思。“盖瓷”,是我发明的,意思是关系超过“铁瓷”的朋友
 

在SAIT学的都是基本的东西

作者:臭鱼 发布于蒲公英论坛记得2001年刚来的那年,有个COUNSELLOR说经济好的时候大家都忙着找工作赚钱,经济不好的时候考虑去上学、转行。我来加拿大的时候,IT开始不景气,石油业由于京都协议的影响,很多石油公司的项目不敢上马,连带其他的行业。

我找了半年多的专业工作,最后放弃了,觉得原来国内的工作背景在这里底气不足。还好,在CHURCH里见了一个那时已来了几年的PIPER前辈,指引了我的方向。我在SATI上了2年DIPOLMA(实际在校时间20个月左右),专业是ENGINEERING DESIGN & DRAFTING,前三个学期学的是一样的。在最后一个学期时,会有三个方向:piping,civil,structure。不过我并没选PIPING这个方向。我想说的是这个专业是万能胶,因为工业口的各各方向,都不能避免最后要用图纸说话。而且这个专业,对各各方向都有所涉猎:MECHNICAL,ELECTRICAL,ARCHTECTURE,PIPING,CIVIL,MAP,STRUCTURE...属全能型选手。我们那届毕业生,我知道的就有学PIPING的在一家GEOMETICS公司里工作;我们CIVIL班上的一个本地女孩,毕业到了SHAW CABLE去画电路图,起薪20;一个学STRUCTURE的,半年后我在大统华里看到他在干活-是不是有误导嫌疑一个下届学生,找SUMMER JOB时上了班就没再回来念...
 

失败的一天

2005年12月26日对我来说真是失败的一天。

已经锁定了BOXING DAY的目标主要是买一双ALDO牌子的皮鞋,因为家里的电器没有什么可买的了。

早晨8点,赶到位于南部SHAWNESSY的ALDO的OUTLET店,刚好开门。挺高兴的,店员还给了张11点以前25%OFF的COUPON,转了一圈,终于看到中意的鞋,店员说没有我需要的号码。
失败!

赶紧离开,沿着高速路开了200多个AVE,跑到北面的OUTLET MALL,那里也有一家ALDO的OUTLET店,还好9点开门。那里要50%OFF,比南面的打折更很。终于开门了,转了一圈儿,却没发现自己中意的鞋。
失败!

到了下午,想一想,心里不甘,又到了CHINOOK MALL,ALDO的总店去看,想着该有中意的鞋吧。好吗,停车等了有一阵儿,商场里人头攒动。在ALDO的总店里,也没找到中意的鞋!
真是失败中的失败!

这一天,唯一不失败的是有家电器店的店员给了一张卡,说是每个月可以免费去领几节电池。于是立马兑现,至于以后会不会开车半个多小时来领电池,那是后话了。
 

要过节了!

稿于2005年12月24日


“要过节了!”2005年11月19日,我在CALGARY的DOWNTOWN,带着2岁多的女儿,在看SANTA CLAUS PARADE时,突然想起小时候看的某部译制片里,主角热情洋溢的这句台词。

是的,要过圣诞节了。一晃儿,已经是我们来加拿大第五个圣诞节了。2001年我们来到加拿大的第一个圣诞,下着大雪。本来我和太太说是要去社区周围的CHURCH去参加活动,体会一下,结果蒸了一晚上的包子,没有出去,倒是第二天的BOXING DAY买了很多的东西。2002年的圣诞节是我学期之间的放假,那时还没买车,也没有参加什么活动。2003年女儿出生了,也有了车,朋友让我们去CHURCH,这才第一次知道很多与CHRISTMAS相关的历史。去年毕业上班,可以借这个长假更自由的跟朋友串访。

这里的儿童真是幸福,夏天有为时一周的“INTERNATIONAL CHILDRENS FESTIVAL”,圣诞前还有“圣诞游行”。去年因为天冷加上女儿小,没有去参加。感谢CALGARY独有的CHINOOK(暖流)现象,今年游行那天温度居然是零上15度。我们一家三口坐着C-TRAIN去的,满车厢里都是小孩儿。圣诞游行主要是给儿童准备的,观看的大部分都是家长带着孩子。虽然没有牛仔节的游行隆重,也充满了很多的乐趣。我把女儿架在脖子上,让她看的更清楚。游行是CAA主办的,很多的社区、机构、团体都有花车和表演,有的区议员也借机亮相,女儿看到一些重来没见过的动物时,哇哇的喊。

圣诞前的一个月,就开始有了节日气氛。DOWNTOWN里很多办公楼的橱窗上涂上了相关内容的画;办公室里也贴上了一些漫画;同事和朋友也互相传一些跟圣诞相关的E-MAIL;我们这个期间涨工资,大家更是高兴;RADIO里整天播的是圣诞歌曲,一些商店也自封为“CHRISTMAS OFFICAL STORE”,周末去MALL里,停车都要费些周折,商场里人头攒动…公司给孩子专门搞了一次“CHILDREN CHRISTMAS PARTY”,女儿第一次经历FACE PAINTING,后来看到那些照片,啊啊的用她那还不太会说话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感情。公司开圣诞PARTY时,五六百人的大阵仗,红男绿女,好不热闹。

“穷人也要过年啊”-这个时候,SALVATION ARMY和UNITED WAY等慈善机构也有很多的活动。有的号召大家捐赠玩具来实现“TOY MOUNTAIN”的计划给儿童;我们公司也资助了两家低收入家庭。一天下午,我听了几个小时的现场直播,是一家电台在某个写字楼里的募捐活动,不时有某个石油公司的总裁捐出了5000块钱...正象那首圣诞歌曲里唱的,“MERRY CHRISTMAS,GIVE ME YOUR HEART...”

12月23日,是今年最后的一个工作日。上了半天班,当我走出大楼时,明晃晃的太阳光洒满了街道,空气中隐隐出来LET IT SNOW的歌曲,路上的行人走路匆匆,我对自己说“要过节了!”
 

办公室的故事 之 最后一周

稿于2005年5月7日


2005年3月3日,大猫PETER从EDMONTON又过来了。

我在IBI GROUP(WWW.IBIGROUP.COM)干的这个电信项目ALBERTA SUPERNET (WWW.ALBERTASUPERNET.CA)是ALBERTA省政府的项目,目的是把省内所有的政府办公机关、社区中心、图书馆、学校用光纤连接起来,实现高速上网的目的,是加拿大第一个省在做这样的事情。BELLWEST是承建商,IBI GROUP是SUBCONTRACTOR,主要负责设计光缆的路线。这个项目一拖再拖,本来2000年开始,2003年底该交工。可是我在2004年底到IBI工作的时候才干到最后的AS BUILT阶段。这个项目主要是EDMONTON的办公室承揽的,但因为BELL WEST在CALGARY有基地,所以又因为这个项目,开了一个办公室,而且主要的工作量是由我们办公室完成的。

PETER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他一般是每个月过来CALGARY的办公室一次,协调一下工作。每次只来一天就走,所以第二天周五的早晨当我再看到他时不免有些诧异。果然,上班后没多久,他把我叫到BOARD ROOM里,说项目要结束了,开始走人了,我还有一周时间。这已经是我的第二份工作了,我已经有经验和足够的心理承受能力了。他让我把简历再传给他,看看IBI其他部门还有机会没有。当天他又跟其他几个人谈了话。这个周末一如既往,我并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太太。

我得说,负责管理我们办公室的MEL DUTZ是我认识的最好的MANAGER。他年轻时当过兵,是干RADIO,后来在很多的电信公司和NORTEL干过。本来要退休了,由于这个项目,才又把他请来。下一周跟他说我要离开时,他说比我还早的时候,PETER就告诉他也要离开了。我们谈了很久,他说不想再干ENGINNERING这行了,TOO MUCH DETAIL,想干自己的BUSINESS,想开一个MUSIC STUDIO。

在这一周里,我用办公室里的激光传真机,疯狂的发RESUME。MEL跟我说,如果我白天发的的话,要把每天干的小时数干够。而且MEL居然给我发E-MAIL,告诉我一些找工的网址和ALBERTA LABOUR LAW,还帮我找到了几个电信项目在招人,不过我不想再干电信项目了,想干以前的本行-OIL & GAS。终于,周四下午2点,一个AGENT打电话来非常急的要我周五去一家工程公司上班,而且不要面试!我还纳了闷儿,头一次见到这样的事。当天的3点,公司另外一个部门MANAGER跟我聊,问我愿意到他那里干SUBDIVISION DESIGN不,这是因为PETER把我的RESUME传给了他。可惜他说的晚了,我已经答应了那家AGENCY,而且后者也不给我涨工资,所以选择离开了IBI GROUP。跟AGENCY联系时,说应该让我把这周干完,下周一再去另外一家公司上班。他们说如果我想得到这份工作,那就要第二天去上班。把这事跟MEL说了,他表示可以理解。

2005年3月11日,本来应该是我在IBI GROUP的最后一天,却成了我在VECO CANADA(WWW.VECO.COM)第一天。那一天浑浑噩噩的,好不容易熬下来。下了班,直奔IBI旁边的酒吧,同事们早就在那里开始庆祝了。诗人TONY WALKER写了一首诗给MEL,我妒忌的问他,怎么没有我的,他说,I DO NOT KNOW YOU WELL。不过我也得到了感谢信,是卡通图案,上面有每个同事的签名和题词。那一天MEL、伊朗同事SAEED和我都离开了IBI,其他同事稍晚一些也要离开。大家在震耳不欲聋的音响中喝酒,抽烟,调笑…

我在IBI GROUP一共工作了4个半月,真的很怀念那段日子,那个工作环境…
 

办公室的故事 之 Snack Day

稿于 04/24/2005


上班一个月了,才发现公司里有DONUT DAY,CAKE DAY,后来我们办公室里又增添了SNACK DAY。

DONUT DAY是每月的某个早晨10点,大家到BOARD ROOM去吃TIM HORTON的DONUT。可惜我也不知道确定的日子,那样就可以省却一顿早餐了。CAKE DAY也是一月一次,下午的3点,为了本月过生日的同事,订了个大蛋糕,大家一起分吃,我想起国内的一个词:“巧立名目”。圣诞节时,还有WINE & CHEESE DAY,那天下午,满桌的NUT,CRACK,CHEESE,FRUIT,大家就着这些喝开了WINE,BEER,ICE WINE,公司还给发TAXI票。那天我晕晕乎乎的在街灯下等着BUS,感觉真是不错。

后来,不知是谁提议,我们办公室又增添了SNACK DAY,让大家带来自己最喜欢的SNACK来分享。CAD Manager Greg是菲律宾后裔,发来E-mail: “I will bring some meat stuff”. Manager Mel回了E-mail:“ mmmmm.......Meat!”

周五的早晨,我关心的是大家都带来了什么:有带来了自己做的CHEESE CAKE,有的带来了薯片,韩国同事ANDREW带来了农心虾条儿... Greg带来了一个SLOW COOKER,我一看,里面炖着肉丸儿和菠萝,整个一中国的“菠萝咕唠肉”。那一天,把SNACK放在很大的一个桌子上,大家半个小时就过去叨点来吃。其他办公室的闻讯也来凑热闹伊朗同事SAEED最喜欢我带来的“恰恰瓜子”,其他女同事很喜欢“旺旺雪饼”。我最喜欢CHEESE CAKE和“菠萝咕唠肉”,带来的午餐也没碰。。第一次长了经验,因为那天还剩了很多,而第二天是周末了,于是商量下一次在周四搞。

SNACK DAY,一共有两次,三月份的那次,本来是商量好要在St. Patrick Day举行的。按照传统,大家要穿绿色的服装,带来的SNACK也要尽量是绿色的,我也想好了要带绿茶味的瓜子和绿豆糕。没想到的是那时项目结束了,大家要离开了,也就没有心情了。
 

办公室的故事 之 HEATHER

2005年2月18日,星期五,早晨八点钟时,HEATHER来上班了。看得她穿得整整齐齐的,我说,“YOU LOOK BEAUTIFUL TODAY”, 然后挽着她的手,“SHALL WE DANCE?”-这是新近的一部电影的名字,她笑得前仰后合。
-那天是HEATHER在这个办公室的最后一天了。


HEATHER是50多岁的老大娘,职位是ADMINISTRATOR,已经在这个OFFICE里工作有三年了,她的办公桌在办公室的门口,近门第一眼见到的就是她。公司里,我对她的印象最深。上班的第一天,她领着我到楼上楼下的转,给我介绍公司的情况,演示咖啡机如何使用,告诉我JUICE和POP是免费的,但要DONATE瓶钱…办公室里经常充满她和另外两个女同事放肆的笑声,她也经常到每个同事那里聊天,活跃着气氛。在大家的感染下,在新环境下的拘谨和拘束感很快的消失了,我也不时的和他们调笑。很快,每次下班,HEATHER会用“ZAIJIAN”同我告别了。

一次,她见为我在听CD,好奇的问听什么。当时恰好听朱哲琴的《阿姐鼓》,就跟她说这是SONGS FROM HEAVEN。她来了兴趣,也要听。于是把CD和耳机都给她,又帮她在电脑上播放。天哪,她工作了三年,一项主要的工作是BURN CD,居然不知道电脑上的CD WRITER可以直接播放CD,而且也没有同事告诉他,尽管其他人每天都在用电脑播CD。她非常的感谢我能让她享受这一功能,疑我为天人。又过两天,过来跟我说,她有个姐姐也听了《SISTER DRUM》,非常喜欢,问我能在哪里买到。我暗示她可以刻一张就行了。她说那样不好,于是帮他在AMAZON.COM上搜了一下,还真有。不过令我气愤的是记得2000年我在王府井外文书店里的音像店看到的《阿姐鼓》要卖人民币近200块,而AMAZON的标价是3.67美金!不过另外两张CD-《YELLOW CHILD》和《Voices from the Sky》的价钱就比较RESONABLE了。她想都订购,于是告诉如何建立账户,她惊诧于我怎么知道这么多,我也不客气:“I AM A SUPERMAN。”过了一会儿,又来问我,说忘记刚才登录的密码了。我只好告诉她用另外一个E-MAIL重新登录。结果在她离开办公室时,这件事她也没有试成功,不过她告诉我要让她的儿子帮助她。

一天早晨,闲聊就聊到了CHINESE KONGFU,我给她用手演示了龙手、虎爪、蛇形、螳螂、鹰爪,她蛮有兴趣的跟我学。又讲起JET LI是中国十年武术冠军,问她看过<THE KISS OF DRAGON>没,告诉她穴道的概念,最后她非常高兴,自豪的大声向其他同事宣布:“I KNOW HOW TO KILL A PEOPLE THIS MORNING.”

HEATER是天主教徒。一次我好奇的问她,为什么很多的加拿大人喜欢去听达赖喇嘛的演讲,这是不同的宗教啊。她说那已经不关宗教,而是PHILOSOPHY了。没想到,她后来得到了另外一个OFFER,去CHURCH里工作了,供职一家天主教堂,就在她家附近。

按照惯例,办公室里的诗人TONY又写了一首诗,用的韵是LIMERICK:

HEATHER…
The time we’ve expected has come
Heather’s work with us is now done
She has chosen to move on
Pursuing a dream lifelong
In a teaching capacity second to none.

We know her as quite the gal
Who makes things far from banal
Maintaining her entrance post
Always the definitive host
But a kleenex can give her grand mal.

She was helpful in all things admin
Kept SuperNet on the straight and trim
For our numerous constraints
She was our Patron saint
Be it copiers, heating, or prelims.

Heather’s obviously fond of her son
With a gleam in her eye at his mention
But there was a certain day
When a belt went astray
It made for some good poking-fun !

Your genuine smile always appeased
As we balanced our work trapeze
Thank you for all that you did
Of you, we’re sad to be rid
But may I have your timesheet please ?

那天快到中午的时候,我窜到她面前,她正涂口红。我问她“ANY GIFT FOR ME BEFORE YOU LEAVE?”她没想到有此一问,我引导她,问她要那本“OXFORD CANADIAN ENGLISH DICTIONARY”。她毫不犹豫的给了我,还在上面签字。也是按照惯例,中午我们又要到BAR里庆祝。吃过饭,大家继续闲聊,BOSS走到她身边,说了一大堆感谢的话,给了她一张卡片。她读着每个同事写的话语,一口一个“OH, MY GOD”,一口一个“THANK YOU, YOUR GUYS”,不时的拿纸巾来擦。

在她离开时,发了E-MAIL给每个同事:

Hi everyone or shall we say good-bye everyone,

I would like to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the last 3 years. You have taught
me a lot about the true meaning of friendship and team.
This office has so many good, talented people with such a diverse cultural
background and I am very thankful I was given this opportunity to be part of that culture. I feel I have traveled the world and have gained much
knowledge, without paying a penny or leaving the city. I only had to step
into my back yard.
My new job as "Religious Education Coordinator" with Ascension Parish
(Catholic), will lead me in yet another direction. I am
looking forward to this challenge, will do my best and can only hope the
team is as Super as you were.
I do hope this is not the end, but instead the beginning. Please keep in
touch.
THANK YOU EVERYONE FOR THE LUNCHEON, CARD AND LIMERICK...IT WAS BEAUTIFUL!
Until we meet again.....
Gramercy,
Heather
(Stop crying....as if......)


HEATHER离开的那个周末,我正好去她家附近一个朋友家,于是先去了她家。她的老父亲健在,第一话题跟我聊的就是“JUNE 4TH”,我只能含糊的跟他说中国人民的生活正在越来越好。她有个很帅的儿子,在上高中,那天因为有HOCKY比赛没在家。他们都非常喜欢我的一岁多的小女儿,看着她满地玩,拿了很多的COOKIE和玩具给她。

我说,有机会一定去到她工作的教堂去看看。 ×××××××××××××××××××××××后记: 稿于2005年4月17日2005年4月10日,星期日,按照HEATHER给的地址,去了她上班的CHURCH。那一周,POPE JOHN PAUL II去世,我想看看会有什么样的仪式。原来天主教的聚集叫“MASS“,大概是中文里的“弥撒”吧。

MASS是在一个小学的体育馆里,这个CHURCH还没有自己的场地。FATHER是个韩国人,馆里坐有本地人、韩国人、也有中国人的面孔。我进去的时候,正在唱歌。领唱的女声让我想起了ENYA的歌声。接下来FATHER开始讲道,大意是周末了,孩子犯懒不愿起床,家长应该督促他们去聆听上帝的道理云云,观众阵阵的笑声。然后是祈祷,我听不太懂,只能跟着说“阿门”,最后大家互相握手,互祝“PEACE WITH YOU.”

MASS结束了,HEATHER见到我,惊喜异常。告诉说现在两个CHURCH里工作,周三时她们已经有过仪式,为教皇保罗二世。我恭维她,说她在做REPORT时,口齿清晰,应该做ENGLISH TEACHER。她却在懊恼,因为她忘了宣布了一件事。我们在停车场上继续聊,她又问女儿好,令我惊奇的是她居然开着大JEEP,而且是SPORT的那款。我跟她说:“FIRST THING FIRST, YOU SHOULD TAKE CARE YOUR DRIVING.”她说:“TRUE.”

HEATHER让我有机会再来看她。

 

办公室的故事 之 恭喜发财

2005年的2月8日,按照农历是除夕了。 早晨一上班,坐对面的韩国同事,对我说:TOMRROW IS CHINESE NEW YEAR, RIGHT ? ”其他几个同事也有兴趣的围了上来。我本来不想这么早告诉他们,想给他们个SURPRISE。现在只好先讲点有趣的事情,比如中国人认为羊年出生的孩子成长会不顺利,所以都赶在前一年生。但我们的女儿是羊年出生的,打电话给家里时,父亲说你们在加拿大,不行这个令了。

2月9日,星期三,是大年初一,早晨第一个到了办公室。先在大门和KITCHEN的墙上贴了两张年画。然后把带来的SNACK和烟摆在桌上,写上HAPPY CHINESE NEW YEAR的字眼儿,接着给同一办公室的同事发E-MAIL。以下是内容:


Happy Chinese New Year!

Today is the first day of Roost Year! Yeah! Let me say something about Chinese New Year.

Rooster Year is a luck year because rooster has the same pronunciation of a luck word in Chinese culture. We have a special term called NIAN for Chinese New Year. It was said NIAN was a monster, which eat baby only. So Chinese used firework to drive it away. During the Chinese New Year, we have two weeks off and BIG BOSS gives everybody a red envelop with cash inside. We do cleaning and decoration for our house and say tons of luck words to everybody. For example, GUNG HAT FAT CHOY! These are Cantonese words. I say GONG XI FA CAI in Mandarin. It means you will be a billionaire!

Happy Chinese New Year and enjoy Chinese snack and cigarette!


8点钟,同事陆续来上班了。他们已经知道今天会有SURPRISE,绕有兴趣的看我带来的惊喜。我一一给他们解释:带来的有一大盒的各种蜜饯,有的我也不知道是何物,幸好盒上标着LUCK CANDY;还有一些小吃,他们大概从来都没尝过;还给烟鬼同事门带来了一盒“中华”烟。我跟他们吹嘘: THIS IS NO. 1 BRAND NAME IN CHINA,倒退20年,这烟只能省长级别的才能得到特供。韩国同事在中国工作过,他验证着我的话。小吃最受女同事的青睐了,她们半个小时就转一圈尝一下。烟鬼们在BREAK TIME时去抽烟,大中华果然不负众望。

几个同事看到E-MAIL后,也跟我说HAPPY CHINESE NEW YEAR,他们很奇怪中国会有那么长的假。我也故意问他们为什么过圣诞节时,老板没有给BONUS哪?BIG BOSS说我能在公司里工作,就是给我的BONUS。

第二天,一个女同事见面的第一句说“YOU KNOW WHAT? EVERYBODY APPRECIATED YOU.”说的我心里暖洋洋的。
 

我所知道的卡尔加里资源

敲此篇只是想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这些资源可能对新移民有帮助,不对之处请斧正,如有更好的资源也请拿出共享。

一. 图书馆
卡城有十几家的PUBLIC LIBRARY。比较有用的服务是可以用图书卡免费上网一小时,而且有MUTILANGUAGE的选择,可看中文,但好象不能中文录入;每家图书馆都有一本BUSINESS DIRECTORY,上有CALGARY的各个公司的背景资料,图书馆人员也有光盘可检索,对找专业工作很有帮助;经常有一些PROGRAM,去年想参加一个免费的,是同一些VOLUNTEER每周两次聊天,加强一下口语能力;还可用PUBLIC LIBERARY CARD免费申请一个ALBERTA LIBERARY CARD,凭此卡可在UOFC/SAIT/MOUNT ROYAL等学校和全亚省借书。

二. 与工作相关
1.HUMAN RESOUCE:是ALBERTA省设立的帮助找工作的机构,内有很多的免费资源:可以免费上网/复印/查看JOB BANK等。DOWNTOWN里855,8AVE,SW四楼有一家,可以拿到上学用的FINANCIAL ASSISTANCE的申请表。

2.RESUME CENTER:在语言评估中心910旁边楼的一楼,可以免费打印6份RESUME/发本地传真。

3.移民辅助中心:他们也帮助找工作,重要的是他们知道政府的一些PROGRAM,一些对新移民还是免费的,可以帮助申请。还有一些讲座/WORKSHOP,如CMCN/CCIS。

4.BOWVALLEY和YWCA有一年两次帮新移民找专业工作的班。

5.McBride Career Group Inc.:如果你六个月内尝试了但没找到专业工作也没打工,可以找他们。地址:400#,602-12AVE,SW。电话:777-5627。他们有个政府赞助的PROGRAM:TOJ。该PROGRAM的精髓是你的工资政府会出一部分的,以便雇主只花很少的钱乐得雇你。
三. 购物
1.中式超市
大统华:不用太介绍了。不过可以买到东北的拉皮儿(盒装),火锅底料和各式酱料比较全。
联达和潮发:相隔不远,可以一并去。没太突出的商品,价格也不便宜。
J&Y:越南老板开的,地址偏,价格相对高,前一阵儿传拿马肉充牛肉卖,只在那里买过一个沙锅—无耳坛状,才4块。
顺发:周末限时段的蔬菜比较便宜,内有肉铺,排骨不错,比大统华便宜。
唐人街有两家:恒丰杂货/中艺国货,有些品种的蔬菜较便宜,不过只收CASH。

2.西式超市
SUPERSTORE:大概中国人里没有不知道的。我买到了压面机(MADE IN ITALY,但说明书里居然有中文,)还有酸菜(MADE IN USA),吃过一回,虽差强人意,寥解乡思。在CHINOOK附近的58AVE,有个WHOLESALE店,面包很便宜,才59C一包,东北人爱吃的冰虾,5Kg包装的只卖23块,保你吃一回就顶住。
SAFEWAY:最方便,每个社区都有。BUY ONE GET ONE FREE时比SUPERSTORE时划得着。
CO-OP:感觉比SAFEWAY还贵,但每个月有149周。
PRODUCE MARKET:在17AVE,51-52ST,SE,跟顺发在一个AVE上。WINNIE曾在那里买过3磅香蕉,只花99C,有些蔬菜很便宜。
COSTCO:去过一次,仓储式,确实便宜。但要用会员卡,每年50块。

3.百货店
WAL-MART:"WE SELL FOR LESS"是特点,店员多很方便,不象SUPERSTORE,想问事半天找不着店员。相比其他百货店,同类产品卖的大都是中低档货。
SEARS:美国牌子的百货店,卖的是中高档货,有商品手册供挑选。在DEERFOOT MALL有甩货店,鞋卖的便宜。
BAY/ZELLERS:加拿大本土牌子的店,同SEARS差不多,售货员好像比顾客多。
EATON:百年老店被SEARS给兼并了,可惜。

4.电器店
主要有FUTURE SHOP/A&B SOUND/SURROUND,商品价格差不多。LUNDON DRUG/THE BRICK也有电器卖,如果申请下来会员卡,可以分期付款。
买电脑及附件也可以到OFFICE DEPOT,也有一些电脑店和专门店,如SONY STORE(CHINOOK MALL里/14AVE,4ST,SW各有一家),DOWNTOWN的BANKER HALL里有一家IBM店。

四. 教会
每个社区都有CHURCH,我只去过一家新生命国语播道会,多是讲国语的大陆新移民,据说304,39AVE,SE的南卡城华人播道会也有很多大陆新移民去。认识朋友不失为一个好去处,教友都很热心。

五. 中文彩页和卡城中文电话簿
可以到以下地点去拿:
1. DOWNTOWN的BOW VALLEY SQUARE(在6AVE,2STREET,SW)一层的东边ROYAL BANK里有TELLER的地方,门口左边桌子上;
2. CHINATOWN的天坛式建筑--中华文化中心及TD BANK里;
3. UPTOWN的10AVE,2ST,SE(地址可能有误)有一家REGISTRY,就是专门办与车辆/驾照有关事宜的地方。
4. 每年会有升级版本,就像TELUS的黄页。这样,卡城与华人有关的事情你会:"一切尽在掌握"。

六. 电影院
MOVIEDOME:在大统华旁边,可能是CALGARY最便宜的电影院了。日场和周二全天为2块,夜场是3。5块。只是它放映的电影比一流院线要滞后1-2个月。有网址:http://www.moviedomes.com/
NOTHLAND MALL里也有一家,票价4块。

七. WALK-IN CLOSET
在927,7AVE,SW,电话:262-5776。只在周二和周四的上午十点开,女士可以到里面挑一些衣服(没老爷们的事)去年冬天,WINNIE挑了一件中国产的羽绒棉袍,很压风。
 

在卡尔加里上网方式的变迁

网络已经改变了我的生活方式,很难想象没有网络的日子会是什么样子。

以前在国内用的是单位的电脑,主要是看新闻,查股市。用的是局域网,速度比拨号上网要快的多。来到CALGARY了,得自己添置设备,于是买电脑,装上猫,然后琢磨如何上网。

朋友说可以用AOL的免费光盘,于是弄来安装,添了一堆的表格进行不下去了。因为AOL问信用卡的号码,而我那时还没申请下来,只好放弃。后来听别人说,又去邮局花10块钱买了一张3WEB的光盘。运行安装程序后可以免费上网了,只是有广告的BANNER占据屏幕上部四分之一的位置。发发邮件,看看新闻,免费的也满足了。

好景不常,没过多久,3WEB也要收费了,不带BANNER的是20块,带BANNER的是10块。还有3WEB不是很稳定,有时连不上,决定放弃。于是要选一家ISP,一个朋友用的是CADVISION,拨号方式是每月20块。那时从国内过来不久,还没想过宽带上网的方式,而DSL还很贵。于是选择了拨号上网,一下交了半年的服务费。

到了九月,SHAW CABLE在推宽带上网的优惠方案。免费试用一个月,CO-OP的会员再加一个月,如果推荐一个朋友用再加一个月的免费,那时对CANADA DOLLAR的观念同刚来时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而且CABLE上网除了速度快,还不会占用电话线,不会耽误事,于是心动了。于是来了一个懂中文WINDOWS的TECHNICIAN,但不会说中文的香港人的后裔,帮我拆机箱/装网卡/调程序—我一下就迈到宽带上网的时代。国内的弟弟告诉说他那里上宽带网要上千元—中国电信简直是剪径出身。

推荐了两个朋友用SHAW CABLE,一共免费用了四个月。到了今年的四月,发现帐单涨了,由原来的39到42块—第一次听说网络服务费还会涨价。而此时TELUS的ADSL的条件比SHAW CABLE更优惠了,可以前六个月付25块,以后才39。理论上讲,ADSL要比CABLE的方式快,不过可能体会不到太大的区别,但现在是价钱区别大了,于是又CANCEL掉了SHAW CABLE的INTERNET服务,改用TELUS了。

实际上CALGARY还有几家ISP,如NUCLEAR,也可做宽带接入;还有几家长话公司也做ISP;以前用过的CADVISION现在也自豪的说"WE ARE TELUS COMPANY NOW"。这些都不太成规模,最主要的还是SHAW和TELUS,两者在加西一直是竞争对手。SHAW主要是有线电视服务商,TELUS是本地电话的垄断商。不知到为何SHAW会涨价,但他们的HOME PAKAGE(把INTERNET服务和数字电视节目打包)的价格还是很优惠的,只是现在我用的是免费CABLE电视节目,数字电视节目等以后再享受罢。两家公司都在INTERNET上拼,大家也乐得少花钱多办事。
 

我在卡尔加里的企划书

我的企划书一.企业目标吸收本地快餐经验,以中式为主/西式快餐为辅,中西合璧的餐饮业为依托,连带汽车修理/加油站,娱乐/保健中心。在获取利润的同时解决大陆移民的就业问题。二.可行性分析加拿大的移民政策导致95年以后的大陆技术移民潮,来得早一些的有的已经熔入本地社会,晚些来的有些还在打拼。但大家有个共同的感受:饮食方式不习惯。反观本地中餐业,以粤菜为主,难以满足大陆食客的要求。尤其是广受欢迎的川菜,在CALGARY几乎找不到。开一家集各大菜系俱全之中餐馆,无疑是大陆人的福音,也为本地餐饮业增添一道亮丽的风景。考虑到现在大陆移民的经济状况,中餐也有快餐形式,以各地小吃为主,即堂食/又DRIVE THRU/还送外卖。同时设西式快餐,在赚本地人钱的同时推广我中华博大精深的饮食文化。三.步骤可分三步:1。死磕兄联合一干BOSS,经过周密的市场调查,客流量分析,盘下一个店。一番紧锣密鼓的改造,一个中西合璧的餐馆就开张。先期准备工作需要大家多做VOLUNTEER。 2。餐饮挣钱了,各位BOSS(或再吸收股东)再投资,店边建汽车修理厂和加油站。3。经过几年,企业做大以后,彼时我等大陆新移民的经济状况已经好转,娱乐生活质量要求更高,可考虑建娱乐中心/保健中心,内设茶馆/雀屋/卡拉OK/冲浪浴/桑拿/松骨/MASSAGE/牙医,连带解决国内医生领域朋友的就业问题。四.人力资源1.KETCHEN(1).中式快餐木棉花暖:包子制作指导。网上飞/带鱼:负责西北小吃:凉皮/肉夹馍/饺子宴/牛羊肉泡馍/葫芦头泡馍/歧山稍子面。。。(2).西式快餐水果版主:调色拉当仁不让。一只蛐蛐:BURGER和FRY。LOSWAY:已是熟手,可做BAKERY DIRECTOR。下岗工人:PIZZA师傅。当然,外卖另需人手(3).KETCHEN HELP四代棉铃虫:DISHWASHER,等英语提高后可考虑做RUNNER。2.FRONT DESKCASHER:请一些本地出生的TEENAGER,一定要漂亮,国/粤/英语流利。为了降低成本,只招PART-TIME。RUNNER:非WADE兄没属。3.技术总监大家好象都是半路出家。不过我有个CHEF朋友,写过几本书,金盾出版社都出过他的书。家里的奖章太多,挂在墙上没做防氧化处理,都长锈了。中餐西式,俱是了得,可以请他出山做技术总负责。4.各大菜系的师傅中餐还需要招聘几个代表菜系的师傅:QUALIFICATION要有国内等级证书,伪造的概不录用;在国内要有外企工作经验;有英文REFERENCE,英文要流利,有加拿大本地工作经验,经过INTERVIEW选拔,竞争上岗。5.货流SUPPLY哪边是北:可以搞到便宜的新鲜牛肉。6.修理厂:由带鱼LG打理,带上几个学徒,还能帮助提高大家的修车水平。修理厂可能比餐馆还赚钱。7.臭鱼臭鱼是个官迷,来卡城一年多才爬上过FORMAN的位置,还只干了四天。还好我有两家快餐店的工作经验,在卖当劳还是CUSTOMER CARE SPECAILIST。恳请各位BOSS让我做个ASSISTANT MANAGER,没缺儿SUPERVISOR也成,都不成让我胸前挂个红牌,写个TRAINER。五.广告推介为了降低成本,CHINASMILE的网友有车的每人发个STICKER,用不了一个月,全卡城的人都知道咱这店。搞IT的朋友找个免费空间,帮助宣传。八.店名我先想了一个:英文是ALL-IN-ONE,中文可叫“全活儿”。
 

"瓶半"在卡尔加里话酒史

上大学以前,唯一的一次是尝了一下学生送给父亲的半斤装的茅台,那时还只十几块钱。真香!很少喝酒的父亲喝了快一年才喝完,然后用瓶装其他的酒,照样香。1990年的元旦,学校为了松弛一下空气,允许学生自己在宿舍里做饭庆祝。那天大家做了两桌子的菜。到了后来,我发现天黑了,灯熄了,其他人都上床了,有人在黑暗中喊我睡觉,握着手里的酒瓶,我说等喝完这瓶再说!第二天早晨爬起来,骑着自行车去看电影:《过年》。记录是冬天在新疆玩的时候创下的。和同学去一个朋友家,是兵团过来的,老家还是锦州。老太太说俺浓眉大眼,一看就是东北银,说得俺很是受用。老爷子能喝几口,问俺行不,俺也不客气。于是先是每人来了一瓶“伊犁特”,那是新疆最好的酒。此时他的儿子已经倒也。老爷子见我也不怎么地,又拿出一瓶,说是老家人从东北带过来的,于是一人半瓶。是为“瓶半”。之后,带着朋友在新疆的冰雪未化的国道骑了半个小时的自行车回家。--从那时俺才知道自己的酒量。在北京工作的单位有个搞预算的东北银,好喝两口,每天得鼓捣个半斤二锅头,有个外号叫“酒鬼”。一次义务劳动,大家互相吹牛,问我这新来的生猛海鲜的酒量,俺如实回答。没过多久,“酒鬼”得了半身不遂,丧失了劳动能力,上不了班。同事都说是我把“酒鬼”放倒的,从此“瓶半”不径而走,其实我根本没跟“酒鬼”较量过。其实上班的时候,自己独自一人的时候很少喝酒。和同事喝酒也就半斤打住,再劝我也不喝,和朋友就不一样了。一次想去一个哥们家蹭饭,哪想他没准备:家里就有点西红柿。还说检查出来肝不好,不能多喝酒。拿出一瓶二锅头,只倒了一三钱杯。喝到后来发现他的那杯还没完,但瓶里只有一杯多了,俺也不客气,给他来了个BOTTLE UP。那次知道二锅头于我大概是一瓶了。俺喝白酒喝不得“急酒”,需得坐下来,一口酒,一口茶,一口烟(后来虽然戒烟,但喝酒时还得叼上),“酒壮熊人胆”,几口酒下肚,热身完毕,脑筋开始灵活,舌头卷动速度开始加快,北京话叫“开喷”。一次跟一个医生哥们约好了,下班去喝酒。喷到八点,把他大肚子的老婆喷回家去了,两人又喷到一点多钟,差一点喷得老板娘就要往我两个脸上喷了。啤酒俺喝的不多,最多的一次是八瓶。那次是一个周末四个哥们在一个酒馆里,喝了一箱瓶啤。不同的是我是在第五瓶的时候才去WASHROOM,他们在第二瓶的时候就开始去,而且15分钟一次,期间有人还吐了两次,回来接着喝。后来我们商量好,大家装做一起去WASHROOM,发一声喊,落荒而逃,没有结帐。其后果是以后再不去那家店了。喝啤酒最痛快的一次是和要去美国读书的朋友。杨是俺高中同学,在俺工作一年的时候,他得了哥伦比亚大学的全额奖学金,去读营养学。那天他来我的宿舍,两人把单位的福利:两箱听啤全都造光。后来杨没辜负我的期望,在美国的实验室里发现了人体胃里的一种酶,论文还登了《SCIENCE》,现在跑到新加坡大学当教授,手下一帮中国人给他做实验。-俺也来到北美地区混饭了。说来最厉害的还是俺的老婆,是个terminator。俺的酒量再能,遇到老婆也没电。她总是晓我以理,动我以情。俺的移民理由里最重要的一条其实是到加拿大不会有脂肪肝。在她逼着俺去做检查时,俺央求过在医院里做B超的弟妹,结果她大笔一抬:轻度脂肪肝。自从来到CALGARY,俺还专门参观过LIQUOR STORE。好不容易获准,尝了0。5%的低度啤酒,真是淡出鸟来!生活让俺淡泊了酒,也许还要至远!俺的心不甘哪!是为记。稿于 2002年8月
 

漫天要价,就地还钱

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为了买一部数码相机,几乎跑遍了CALGARY的电器店,发现他们好象商量好了似的,价钱全一样,例如SONY的DSC P9一水儿标的999CD,只有WAL-MART和唐人街的电器店羞羞答答的便宜上一、二十快钱。但WAL-MART没有高档的,唐人街的电器店虽然可以讲价,但不敢再从他们那儿买大件。后来朋友说SONY STORE可以讲价,一直也中意SONY的P71和P9,于是去了14 AVE /4 STREET /SW的那家。去其他店时店员说现在要买数码相机价钱在700CD以下的很多是用5号电池,20分钟就耗近了。P71就是用5号电池,所以目标就是P9。S85也是400万像素,只用了所谓的蔡思镜头就要1199CD;S75降到了849CD,但是去年的产品,3.2万像素。而且这两种体积上看不如P9小巧,装口袋里就可以了。得,就P9了。跟店员先套会儿瓷,然后问P9最少能给多少钱,笑眯眯的问我想付多少,我说850。给我说最少是900。我说喜欢“LUCK NUMBER—TRIPLE EIGHT”。跟我说就是899.99也不行。看来是底线了。便宜了100块,也可以了。加上GST,是963CD。又问MEMORY STICK128M能多少钱,标的是199,可以给我150。看来他们可以打10-20%的折。后来朋友说有些电器店也可以讲价,朋友们不妨试一试。
 

说说“卡尔加里的自然条件”

1。从气候上讲:夏天不热,很少超过30度,几乎见不到家用空调。冬天的最低温度可达30度,但经常有一两周一次的暖流,不会感觉太冷。尽管有时雪下的很厚,但除雪及时,不太影响交通,只不过有时感觉道路脏而已。也许有人刚来时有高原反映,但别忘了,在高原上生活会长寿,连马家军都到高原上强训。其实CALGARY并不高,只1000多米,紫外线倒是比较强,所以别忘带SUNGLASS就是了。实际上,SUNSHINE应该是CALGARY最好的资源了。2。CALGARY在2002年初的一个评比中被评为世界上城市的CLEAN程度第一,综合各项的排名为30左右。虽然生活在CALGARY的大家(包括我)都不大认同这个第一,但最少说明一些问题。3。不用说闻名的ROCKY MOUTAIN,一年四季都可SKI,夏季可以CAMPING;不用说世界唯一的恐龙谷自然风景区就在ALBERTA省内;也不用说今年的G8首脑会就选在KANANASKI。就连新东方的老俞都知道,如果你曾背过他的TOFEL词汇串讲磁带,听到GLACIER一词时,他提到的是BANFF,说那是世界上最美的冰川公园。倒退20年前,记得有个英语教学片,叫“温哥华来客”,我从那时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个城市叫温哥华,也知道温哥华在加拿大。前几年有个“大山”,大家对加拿大有了更近一步的了解。现在互连网很发达了,资讯才多起来。实际上,ALBERTA的许多政策要比别的省要好,来了之后慢慢体会吧。
 

登陆时间的选择

最少要考虑以下几个因素:1。天气。加拿大的冬天一般从11月到第二年的4月,不过因为CALGARY独特的地理位置,冬天一两周长的时间就会有暖流(本地叫CHINOOK)现象,不象想象的那么冷,甚至温度会到零上十度。加拿大的春天和秋天短,夏天是一年里最好的季节。一个做到VP位置的朋友告诉我九、十月是找专业工作的黄金季节。原因是夏季头头都出去旅游,秋天回来招兵买马。2。上学:如果打算上学,最好在元旦以前来。例如UOFC秋季入学的应该在年底提交各种材料吧。如果那时还在国内,以什么身份申请哪:INTERNATIONAL STUDENT?学费高很多,IMMIGRANT?还没LANDING。联系学校当然在当地要方便得多了。还有SAIT,秋季入学的要在1月2日第一个工作日开始注册,如果晚了,没登记上,就会耽误一年,会影响心态。3。钱:千万别跟钱过不去。我登陆以前的想法也是和一些朋友一样的,过完年,拿点年终奖/红包,下次回国不知什么时候哪。实际上不是这么回事:如果你早来一个月,即使做工资最低的工作,也可拿到1000CD,也能赶上京城里CBD里的白领中的蓝领了。何况早来一步,机会也先一些。您说哪?
 

我在卡尔加里租房的体会

新移民一落地,除了申请一些必需的“卡”外,头等大事末过于“租房”了。有了房,可以引炊,可以上网,可以打开带来的大包小箱,可以申请电话…感觉有个新家,心情也要好的多了。一.且慢但是--且慢!请不要着急马上就租房。原因如下:1。一般来说,加拿大的租房要签LEASE,一般是要半年的,还要交DEPOSIT,一般是一个月的房租。如果毁约,会付一部分的DEPOSIT,除非找人“顶缸”。2。搬家比较麻烦,找搬家公司一般都要开价100块以上,自己租个TRUCK能省一点,也要50块以上(租金加油钱加保险等)。当然搬家的过程要比国内简单的多了。3。也许有的家庭会有子女教育等问题的考虑,匆忙选定的住处可能不是很满意的。所以要花上几天甚至一周的时间去了解城市,如何能与自己的要求和想法匹配,找房并不是个很复杂的过程,通常一两天能就能确定下来。找房大概是第一个生活实践吧,过程虽然简单,也像找工作一样,要打电话,预约,面谈…熟悉套路后,对以后的生活会很有帮助。二.房源大概有以下两个:1.HOUSE分地上和地下部分,地下部分称BASEMENT。2.APARTMENT这两者又都按格局分有BACHELOR(有厅无睡房)/ONE-BED ROOM/ TWO-BED ROOM… HOUSE的房价大体和APARTMENT相同, APARTMENT一般另交PARKING费20-80块不等,也有免费的。住HOUSE大多跟房东商量好,或交钱或免费,或用车库或露天停放。APARTMENT是一些物业管理公司管,HOUSE属于房东。住APARTMENT门一关,没人管—只要不违法。 BASEMENT的条件不一:有的不和房东分门出;有的没炉子不能做饭;有的没独立WASHROOM;有的不是高窗光猛…如果这些不利条件都不具备,BASEMENT也是个好选择:BASEMENT要相对便宜一些,基本上TWO-BED ROOM的BASEMENT价钱只相当于ONE-BED ROOM的APARTMENT,还有后院可晒太阳/BBQ。不过有时得当聋子:HOUSE大多为木制,隔音不好,房东干体力活时就当没听见。我在大统华干活时见一山东老哥在买雪菜,告诉我他的房东不让炒菜,怕有油烟。害他几个月吃面条拌菜叶子,吃得肠子都青了。-房东也很重要。三.地理分布CALGARY的几个区中,NE的购物比较方便,“大统华”,“IKEA”,几个MALL和家具城比较集中,该区的越南人,印度人,黑人较多;NW的学校多,UOFC/SAIT/ACAD集中于此,几所较好的中学也在该区,据说最好的是CHURCHILL高中,所以华人在该区买房的较多,地价贵,房租也相对的贵一些;SE为工业区,工厂打工的机会多,入门也不很难;SW有很多新社区,条件不错。CALGARY的DOWNTOWN面积不大,有很多的公寓楼,交通方便,C-TRAIN在DOWNTOWN段还是FREE的。CHINATOWN位于DOWNTOWN边上的CENTRE STREET上,有几栋公寓楼供出租。四.地段选择明白了地理分布,就可以按照自己的要求来选择地段了。如果只是想便宜一点,在哪个区都可以找到;新来的朋友有个适应期,DOWNTOWN是个不错的选择:很多的政府办公机构/语言学校/给新移民的资源集中于此。缺点是贵一点,ONE-BED ROOM一般在600块以上,多数还是ADULT APARTMENT,不让带小孩,但CHINATOWN的公寓楼还允许。UPTOWN挨着DOWNTOWN,SW区,南北方向从9AVE-17AVE,东西方向从1 STREET-14 STREET这个范围,有很多的公寓楼,高层的是一些规范的物业公司管理,房租和DOWNTOWN的差不多,有的还高些,楼层低的可能会便宜一些。UPTOWN的条件要比DOWNTOWN安静些,有的楼允许带小孩,走路15分钟左右可以到DOWNTOWN,17 AVE是这里有名的商业街。想上学的朋友可以考虑NW区,或是交通方便的地段,如C-TRAIN沿线,因为C-TRAIN基本上是15分钟间隔一次,上下班高峰5分左右一次。读COLLEGE或UNIVERSITY的还有学生票,一个学期45块,遍儿坐。五.找房渠道1.报纸:如CALGARY HERALD/CALGARY SUN的CLASSFIED版面,前者多一些。2.上网:WWW.CALGARYHERALD.COM里的CLASSFIED。http://www.homebase.ca/http://www.bwalk.com/rental/calgary 是个很大物业管理公司,管辖的公寓楼条件都不错,价钱稍微贵点。3.HOMERENTER:一本免费杂志,SAFEWAY和7-ELEVEN的入口处可以拿到,上面只有APARTMENT的信息。4.可以到想租房的社区转,一般的HOUSE OWNER会立个牌子,写着“FOR RENT”。5.YELLOW PAGE:很多人都忽略了这个我觉得最重要的资源。前些时候帮新来的朋友租公寓,就是先按他们的要求选地段,然后翻黄页,找到APARTMENT那页,挑选该地段的公寓楼,几十个电话打过去,约时间看房,两天搞定。否则根本跑不起。六.打电话从以上的渠道获得需要的信息后,就可以打电话询问细节了。通常寒暄一下,实质内容这样来的:DO YOU HAVE VACANCY NOW?(有空房没?)WHAT TIME AVALIABLE?(何时入住?)DO YOU TAKE KIDS? (让带小孩不?)HOW MUCH A MONTH? (价钱?)CAN I MAKE AN APPOINTMENT FOR…? (约看房时间)七.看房一般一天能看三到五处,多比较。如面积/地毯情况/采光/通风/交通/购物方便/价钱/周围环境/孩子入学情况…觉着合适了,就可以签LEASE,做ROOM CHECK了。通常在月初可以搬进去,和MANAGER或是OWNER商量好了,条件允许时也可提前几天入住。八.几点注意事项:1.一般住公寓时不让随便在墙上钉东西;2.新搬进去要用锡纸把炉盘覆盖上,否则等搬家清理时很费事;3.设备或设施损坏时,及时联系MANAGER或是OWNER修理。以上如有不当之处,请斧正,以免误人。GOOD LUCK!
 

西安城里的“闲人”

“闲人”,西安本地话里叫做“HAN(第二声)人”。若干年前,贾平凹写过一篇,专讲“闲人”。许是那时民风还算淳朴的故,他笔下的“闲人”除了爱扎堆儿/凑热闹/起哄/架秧子...,有时还有一点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游侠风范。也曾在西安住过几年,也曾见到过“闲人”。“闲人”多为男性,以年轻人居多。舞厅里有“闲人”。那一年西安城的女孩流行一种发式,将刘海梳得高高的,喷上发胶,形状犹如X轴上半轴上的正弦曲线,大家唤做“招手停”。舞厅里的“招手停”一多,“闲人”也就多了起来。“闲人”是很有风度的,大多是西装,笔挺的裤管。脚下却穿着一双“懒汉鞋”,北京人叫“片儿趟”,也就是布鞋。“闲人”大多是很有音乐悟性的,不管是节奏感鲜明的DISCO,亦或是TANGO舞曲,“闲人”和“招手停”可以永远是一个频率-舒缓的“两步”,“闲人”的脚掌与地面的垂直距离永远不会超过5公分。后来在北京的舞场上我见到一丝不苟的,动作做的非常到位的中年TANGO舞者,老让我想起西安“闲人”舞姿的写意和放松。足球比赛时的“闲人”更多。据说西安的上座率是全国第一,那时最便宜的座位是10块一张票,假A比赛是看“闲人”的最好去处。那个周末是陕西国力队主场对广东太阳神队,一旦太阳神的队员带球进攻,全场的“闲人”会发一声喊:“撂翻!”陕骂要比京骂更洗练,只一个字“贼”(读第四声)。为了渲染情绪,有时会加上该动词的受语,通常是对方的母亲。那天国力队也争气,5:0大胜太阳神。走出体育场的“闲人”意犹为尽,喇叭吹的山响,一个“闲人”坐在朋友开着的“奥迪”车顶上挥舞着国力的队旗,而我分明看到车顶已经被他压得凹进了一块儿。不知道这几年的“闲人”又有哪些的升级??C怀念西安的“闲人”。
 

最后一块遮羞布

在我情窦还没开的时候,就收到班上的女同学的信。内容是说这种方法是从欧洲的某个国家传出来的,叫做什么“链”:最少得给最亲近的15个人发同样的信,教人向善,而且已经有人得到应验,成了百万富翁。那时在我可怜的零用钱里没有买15张邮票的预算,也就没按那个女孩说的去办。现在想来很是遗憾—最少我的情窦晚开了几年。去年的WTC被撞,更是追悔末及,这个世界上还有TERRORIST,教人向善的链多年以前从我那里断了,我的责任莫大焉!最少在三年以前,我的SINA的邮箱就不断收到过抵制日货的邮件。随着使用互连网时间的增长,才知道这种叫“垃圾邮件”,以至很多的中国以外的邮箱拒收SINA和263等地址的邮件。我想按照互连网的传播速度,应该每个用互连网中国人都会收到这种邮件了吧,但日货还在整个世界泛滥。有人说现在的中国已经没有“主义”了,有人说“主义”太多。可我知道最少还有一个“主义”:爱国主义。这个东东同“阶级斗争”一样—一抓就灵,是屡试屡爽的灵丹妙药,召之能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不过它也是把双刃剑,把玩起来需要高超的技巧。我们的国家同日本有钓鱼岛冲突的时候,还是几个香港青年划着船去抗议,其中的一个人还牺牲了,我们的政府SAY NOTHING;我们的同胞在印尼受到侮辱和屠杀的时候,我们的外交部在几个月后发表了表示关注的声明;中美撞机以后,全国各地的大学生在老师的引导下,摔了美国领事馆一地的酒瓶和砖头;今年又有两次在美国领事馆的抗议,规模不大,二三十人,抗议的是赴美留学的签证率太低。抵制日货的声音,解放前就喊过,日货未见的少。倒是一个日本老人,多少年了,带领一拨又一拨的日本青年到内蒙古去植树造林。我们的国家贷款中,日本的要占相当大的比例,我们是不是也要喊:抵制日本贷款?等我们的国家真正的强大的时候,我们也不用喊:抵制日货。到那时,该轮到日本人喊“抵制国货”了。
 

夏日记事 之 找工记

2004年3月底的一个周末,到CALGARY机场送太太和女儿回国。太太突然说:“回到北京时是3月28日。”一下提醒了我-我们,我们到加拿大已经三年了。抱着六个月大的女儿,我心里说,“宝贝儿,你们回国好好玩儿吧。我一定会在你们回来之前找到工作的。 OTHERWISE, YOUR MOM WILL KICK MY AXX.”真是造化弄人。上高中时,立体几何学的最差,一提到“空间想像”就头疼。没想到来加拿大上了两年学,学的专业是DRAFTING,有很多时候要同3D打交道。4月底,毕业了,该找工作了,可心里还在拒绝这一现实。本来在最后的一学期就应该开始着手找工作了,可自己并不着急,做的所有准备工作只是复印过一份CALGARY BUSINESS DIRECTORY上感兴趣的分类公司名录。 毕业后找工作,与2001年刚来加拿大时找工作又不一样。那时凭的是一股冲劲,并没有多少实力。现在实力积攒了一些,找工的技巧也知道了很多,也有了信心,不过还是有一些迷茫-不知道今后的方向。其实,就是现在上班有一段时间了,也一样对今后的方向是迷茫的。 上学期间主要学的绘图软件是AUTOCAD,听说一些公司也在用MICROSTATION。于是毕业后花了一周的时间学了MICROSTATION,为了在RESUME上增加一点砝码。又花了一周的时间去修牙和洗牙-把SAIT的学生福利充分利用了。虽然我的RESUME已经过主讲老师和朋友帮助改过了,又到RESUME CENTER再找COUNSELOR改过一遍,这才觉得COVER LETTER和RESUME比较满意了。 在CALGARY住了3年,还是比较喜欢这里。所以基本上还是想在CALGARY工作,除非其他城市的公司工资给的很高(这一点好像不太可能)。给自己的定位也很简单,就是找个DRAFTSPERSON的职位。几年下来,基本上对这里的公司有些了解了。由于学的方向是CIVIL ENGINEERING,所以主要想在一些ENGINEERING CONSULTANT COMPANY / CIVIL ENGINEERING COMPANY / GEOMATICS COMPANY / SURVEYOR / MUNICIPAL COMPANY / MAPPING COMPANY/ HOME BUILDER…或是MANUFACTOR工作。 毕业后的第一周,按照CALGARY BUSINESS DIRECTORY上感兴趣的公司分类,上网查这些公司的背景-其实这个工作应该以前就做完了。到了周四,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浪费时间,我应该多管齐下。于是周五的时候,开始发传真。 我知道寻找工作机会可以查一些网站,或是翻周六的CALGARY HERALD报纸,或是联系AGENT。但我觉得自己能看到的,其他的人也可以看到。寻找隐蔽的工作机会,比较好的方法是NETWORKING和按照BUSINESS DIRECTORY上的分类来发传真。于是打电话给所有认为可能帮上忙的朋友,把自己的RESUME和CV传给他(她)们。同时拿着BUSINESS DIRECTORY,结合着YELLOW PAGE,能找到FAX NO.,挨家公司开始发传真。 每天早晨,沏上一杯COFFEE,开始发传真。其实这是一件枯燥的事情,好在我借了一套《FRIENDS》, 这才把以前看到的断续的情节连贯起来。先是给AGENT发,因为我知道一些AGENT是和一些ENGINEERING COMPANIES有合作关系。接着开始是ENGINEERING CONSULTANT COMPANY / CIVIL ENGINEERING COMPANY。 发了一周的传真,觉得很烦。决定到一些AGENT探探虚实。第二周的周五时,到DOWNTOWN的一些AGENT去转。反馈的信息还是比较鼓舞我的,虽然没有太多的实质内容。同时还到朋友介绍的一家工程公司去拜访了另外一个朋友,他告诉了可能的几个机会-只是我去的太晚了,那些机会的位置已经填满了。 第三周时,上午发着传真,下午跑一些AGENT。这时陆续的有些反馈了,收到几封信和传真,主要是说感谢对他们公司有兴趣,但现在没位置云云-这已在预料之中,并不在意。周四时,接到两个电话。早晨是D公司来的,要我下一周的周一去聊聊。下午4点,又有W公司的电话,问我能不能现在聊聊。于是4点半,我到了他们公司,是个私人CIVIL小公司。老板P一见面就说需要个DRAFTER,然后介绍了这个职位的DUTY。他说了10多分钟,最后问我有没有兴趣。其实我不太想在这种私人小公司干,主要是因为福利不好。但是小公司里干活能独当一面,压力大,学的快,权且先应承下来吧。不过也不能太直接了,于是聊了一点我以前的背景。说以前干INDUSTRY,到了加拿大要CHANGE MY LIFE,所以学了CIVIL ENGINEERING。接着拿出学校里画的图和成绩单SHOW给他看,他就明白I AM QULIFIED FOR THIS JOB。又要求到OFFICE里看看,有最新的电脑,绘图仪,硬件还不错。然后,跟他说有兴趣干这份工作,接着谈关键的工资问题。一番讨价还价,谈到2800块一个月,但没有福利。最后,他跟我说90%同意要我,要我隔一周的周三等电话。 D公司的网页上说他们是LEADER IN MARKET,而且是个上市公司。周五,按照网上查的信息,到D公司的总部和分部去转了一下,心想这个可比W公司强多了。周六又去图书馆查报纸,突然发现了他们的广告,有个部门要扩展,在招DESIGNER/DRAFTER/LAB TECHNICIAN。DRAFTOR的QUALIFICATIONS里要求有3年以上工作经验,还要会用3D软件。心说这下可毁了,这一登广告,不知有多少人应聘哪。不过有W公司垫底儿,姑且死马当活马医吧。 第4周的周一早晨,先MAKE A SHOWER,把2000年去香港领事馆面试的那套行头翻出来穿上,8点半到了D公司,见到了给我打电话的Mr. M.是GENERAL MANAGER。先是寒暄了一下,接着开始介绍自己以前的工作背景。M问我怎么在RESUME里没提到我以前DRAFTING的经验,我赶紧说:“THERE ARE NOT TOO MUCH DETAIL ON RESUME. THAT IS WHY I AM HERE.”接着说:“I NEED USE DRAFTING TO REPORT TO MY SUPERVISOR AND MANAGER.”他说D公司是做AUTOMATION的,我的经验好像有点不沾边。我一听有点急,赶紧解释:“THEY ARE ALL INDUSTRY. THEY ARE ALL SAME.”又说自己在INDUSTRY干了8年,懂金属材料,制造过程…,ALL THESE EXPERIENCES ARE HELPFUL FOR THIS POSITION。接着把早就准备好的BINDER拿出来,把以前的图纸指给他看。他看了没再问太多的,找了张图纸,要求我画个3D MODEL,第二天带给他。 周二,又到了他的办公室,把3D MODEL演示给他看,又说图纸上的几处错误。他带我见了CHIEF ENGINEER,聊了10分钟。重复了一边以前的工作经验,说自己是QUICK LEARNER云云。他说:“NO DOUBT。”之后,又同M.聊了一阵儿,主要讨论薪水问题,我提的是LUCKY NUMBER。M.说他会做BACKGROUND CHECK,让周五打电话给他。我心里说:“嘿,有戏了。” 周三早晨,打电话给P,他改口问能不能做PART TIME,我是来挣钱的,干就要干FULL TIME,于是礼貌的回绝了。正犹豫怎么处理和D公司的冲突哪,这下释然了。周四真是漫长的一天。只是打电话问M背景调查做完了么,并约了周五下午再打电话。 5月28日,周五,早晨参加了SAIT的毕业生典礼。下午打电话给M.,约了时间见面。他拿了份合同给我,列了很多的POLICY, 还有BENEFIT PACKAGE,说让我回去研究一下再答复。我压抑住内心的喜悦,说:“I WILL CALL YOU LATER。”开车回家的路上,突然感觉CALGARY的天空还是非常蓝的。 原来预计的是花上2或3个月能在夏天这个招工的黄金季节得到OFFER,只是没有想到自己是如此的运气-我只化了4周的时间就上班了。后来我曾经想:是不是若干年前,母亲带我算命的那次,先生的话就已经注定了我今后的命运? 2004年6月1日,我去上班了,这是我毕业后在加拿大的第一份专业工作。 补记:004年11月19日,周五,公司举行CHRISTMAS PARTY。来加拿大几年了,圣诞聚会也参加了很多。有的是参加朋友公司的,有的是做BANQUET SERVICE,这还是第一次参加自己工作的公司举行的PARTY。 2照例是聚会前的祷告,然后是轮流去取丰盛的晚餐,期间穿插着抽奖,NOTHING SURPRISE TO ME。之后是舞会,我没有兴趣,去了旁边的一个BAR。许多人在喝酒聊天、玩老虎机。几个同事在那里,同他们吹了一会儿牛,让他们品尝了朋友从国内带来的香烟,他们都说AMAZING,一个还要我把那盒烟送给他。 一会儿,他们都去跳舞了,剩我一个人,独自品着啤酒,不禁想起了这一次的找工历程。这是我毕业后的第二份工作了。当我在第一家公司工作的头一个月里,几个电话留言约我去面试,想着自己已经上班了,就没有去。上班了一阵儿,发现自己并不喜欢MECHNICAL这一行,这也许缘自当初在大学里就不喜欢“机械原理”那门课吧。而且这家号称LEADER IN MARKET的公司,在我工作的这个部门,管理比较混乱。部门里除了一个ENGINEER,还有两个DESIGNER,为了一个基本定型的产品,设计和测试了几年。同时,我发现绘图文件管理混乱,只有那个ENGINEER知道到那里去找。一次我画一张新图时,用了一种比较好看的ARIAL FONT,那个ENGINEER很不高兴,让我用他一直用的比较UGLY的一种FONT。还有, 人也显得不是很NICE… 这一次我一共面试了5次,在我拿到2个OFFER的那天,又有第6次面试,我没去。第一家是工程公司,CHIEF ENGINEER直接打电话找我去面试,需要画STEEL STRUCTRAL的,说对我原来炼油厂的工作经历感兴趣。聊的也比较愉快,只是后来告诉我项目取消了。第二家是个生产工业电话的,找个DRAFTER,其实我不太想去,觉得没有前途。面试时说是别人把我的RESUME传真给他的,但那个职位是CONTRACTOR,我就更不想去了,这也是唯一让我面试时画图的公司。然后是家小型的PIPING公司,是中介公司介绍的,心里知道没多大意思,不过还是去了。第四家是CIVIL ENGINEERING公司,也是我面试时间最长的一次,面试时有MANAGER/PRODUCTION ENGINEER/CAD MANAGER,历时一个半小时。一周之后又去了一家SURVEY COMPANY,BOSS直接跟我聊,都是一些技术问题。到办公室看了一下,都是最新的软硬件。后面两家都给了OFFER,我选了那家CIVIL ENGINEERING COMPANY,原因是这家公司比较大,而且是我所学的方向,而SURVEY面向的就有点窄了。 现在,我在这家公司已经上班了几个月了。第一个月时,已经走了两个同事,不是因为没有工作量,我猜是他们觉得BORING,想换换工作环境和工作对象吧。下周又要走了一个,我的心也有些活了… 稿于2005年1月21日 星期五
 

没有不

能移民的没有不是精英的,登陆时有朋友帮忙没有不顺利很多的。学英语时没有不认真的,可用起来没有不费劲的。加拿大的福利政策没有不好的,排起队来没有不需要PATIENCE的。想领床垫没有不起大早的,能发现FREE的东东没有不欢欣鼓舞的。干LABOUR没有不劳形的,被F**K时没有不想反F**K的。被擂时没有不令人高兴的,在家时间长了没有不烦的。买了车/房的人没有不扬眉吐气的,付MORGAGE时没有不哆哩哆嗦的。竞争没有不激烈的,生存没有不艰难的。道路没有不曲折的,前途没有不光明的。能上华枫论坛的没有不是热心肠的,看了我这个帖子没有不想去顺气的。还有哪些“没有不”?其他朋友的跟帖:calgarytree:拿到驾照没有不高兴的,说起买车没有不觉得腰包瘪的;CHINASMILE上提问题没有找不找答案的,卡加力地区提起臭鱼没有不知道的;去医院没有不等一个小时的(包括急诊),大夫来了三言两语打发回去不给处理没有不回家以后才反过来味开始生气的。.找不着工作没有不想上学的,想上学没有不为选专业犯愁的。但愿:学的东西没有用不上的,毕了业没有找不着好工作的。四代棉铃虫:看医生回家后没有不说医生笨的死磕 来了卡城没有不说冬天长的,呆长了没有不说紫外线强的;来了加拿大没有不看到这么多女人当街抽烟而感到惊奇的,呆长了没有不说香烟贵的;来了加拿大没有不申请上一大堆卡的,呆长了没有不换大钱包的。
 

29日,雪,国宝餐厅

没有穿旗袍的门迎,没有打领结的领位,没有THIS WAY ONLY的牌子。只有簌簌的雪落。********************************************************进得门来,木老板在收钱。塞外小羔羊皮的纯黑礼帽,颈上扎着红丝巾。若不是一口“大茬子”味的东北腔,不认识的还以为是印地安牛仔。大家互相提着醒:看好带来的孩子。于是排出二十二个铜板。********************************************************寒夜客来茶当酒。没有茶,更没有酒。只有水。冰水。一杯足以拉近彼此距离的冰水。********************************************************十一点半。“开饭了”,木老板说。连日的饭局,他的声音并不响亮。第一位窜出来的是位女士,挥着带刃的刀。餐刀。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其他的人伺机而动。*******************************************************人上一百,形形色色。那一天小小的国宝餐厅汇聚了三山五岳的各路英雄。除了这CHINASMILE加西版的大小当家“CALGARY”/“木棉花暖”;还有开黑店兼炒卖地皮的“CALGARYWEI”;到处乱爱,还要把爱继续的“ALBERTA”;绰号“中原一点红”的“水果色拉”;娇小玲珑,粉团样的的“ALAFAIR’S LP”;新近崛起的一代枭雄“北美游牧”;还有恶贯满盈的人贩子“臭鱼”;……是什么诱惑将这些只在BOXING DAY的早晨才出来活动的聚在一起?原因却很简单:吃。*******************************************************只有,离别的时候,才知,时光短暂。雪,停了。该解决的都已解决,擦擦嘴角,大家的心里只剩下一个问号:什么时候,再吃?
 

你是我永远的痛

“屋漏偏逢连夜雨”,老话说“人要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我虽然没塞牙,但却牙痛。上个月骑自行车摔了,养了一个月,伤快好了,牙又开始疼了。说来我的牙在兄弟之间还是最整齐的,母亲是医生,近水楼台,七十年代用那时最好的抗生素—四环素,造成了一口四环素牙,成了母亲心中永远的遗憾。后来在北京医科大学(现在回到北京大学)口腔医院花了几千钱块钱做了光敏固化,才敢见人张口笑。出国以前,知道本地治牙费用高,检查过满口牙,还拔了一颗。没想到这么快又牙痛。痛的部位是口腔最里的那颗,多年前坏掉了,把牙神经杀死后,用填充物塞住,这已是十年多了。最初以为是小事,痛的不厉害,吃“芬必得”挺了两天。后来夜里睡觉给疼醒了,挺不住了。决定找牙医。太太已经补过两颗牙了,还是听别人说便宜,找的ASK牙医诊所。翻中文彩页,发现他们周五休息,没办法找别人吧。见离得近的有一家在NORTH HILL MALL里,打过电话让我下午去。先声明没保险,让他便宜点。牙医是香港人,问了问情况,说先照张片子,然后告诉我是里面已经发炎,需要重新填充,还说旁边的那颗也的同时做。拿出一堆彩页,告诉我他那里条件不够,要到其他的SPECIALIST去做,还要用MICROSCOPE-一颗要一千多块。写了几个地址让我去找。太太补牙每颗才七八十块,乖乖隆的咚,两千多块啊!付了片子钱17块,到楼下的SAFEWAY药房,买了药方上的止痛药和抗生素回家。太太下班回家,虚心请示怎么办?回:“那回国做吧。”--正中下怀。离开学还早,可以回国大玩特玩了,于是到处打电话问朋友到哪能买到便宜机票。晚上太太醒过味来:“看一说回国把你美的,不行。工作都没找到,回什么国?”—按她的理论,也许这辈子都甭回国了。然后晓我以理:回国花费若干,上学以前没在这里干活损失若干。即使花两千块做,上学以前还可挣一千多块,里外里差多少?理论值算完,我也无言以对。--“那我明天试试郭大同那儿吧,看他能便宜点不。”后来告诉我:“如果你回国,我一人在这里睡不好觉。”第二天去了ASK诊所,郭医生看了片子,说可以先治一颗,可以便宜点,九百块吧。于是约了时间,第二天11点去。郭医生是广东人,过来十几年了。在国内是机械工程专业,来这里改了牙科。诊所的墙上还贴着一起开诊的范雪芬博士的国内文凭:广东中山医科大学。过程有两步:先是把原来的填充物去掉,下了几根桩,植入新的填充物,告诉我要600块;第二步有可选项,选了便宜的不锈钢牙套,要200多块。幸好牙神经已经没了,感觉不到疼。手术花了3个多小时,郭医生不愧为机械工程毕业,牙套在他的手里敲来敲去,让我试了不下十次,最后终于敲出让我咬起来感觉舒服的形状。最后告诉我,如果出现任何问题,重治免费。交钱时一看帐单,郭医生果然没骗我:899.56。曾经,有一个回国的机会摆在我面前,我没有把握住…--牙痛,你是我永远的痛。
 

唯尔卡姆

唯尔卡姆我的老家位于渤海之滨的辽西走廊,关于地名还有一个谜面:“老太太抽烟”—锦西,大概是因为在锦州的西边的缘故吧。现在老太太也不吸烟了,地名换回解放前用的“葫芦岛”。据说是在国际上比“锦西”更响亮,方便国际间的交流,也算是“与时俱进”。父母工作的炼油五厂的简称也由“锦炼”成了“胡炼”。大学毕业后在北京工作了近十年,每次渡假回家,只顾享受干豆腐(北京称“豆腐皮儿”)卷大葱蘸大酱和酸菜火锅,对老家的人和事已经不大了解。没想到在卡城还遇到了几家从五厂来的移民。我是在C-TRAIN站上认识吴一家的。那天他们刚来不久,穿的衣服上印着“中国石化”很是眼熟,一问才知是老乡了。夏天他们住的17AVE附近收获颇丰,还送了我们一个微波炉。现在得到OFFER,搬到EDMONTON了,开始了小康生活。春节前又来了FRANK一家。甚是古道热肠,传我秘制小鸡炖蘑菇和猪肉炖粉条子大法,这下我可以铆劲造了。去他家吃饭,如果不是WINNIN拦着,我早把他带过来的“朗酒”吹光了。WINNIE说我的东北音越来越重了,我也担心哪天要说“YAP”或“YEAH”时顺嘴整出个“嗯哪”。WINNIE的学校也来了几家同事。其中一家有备而来—连压面机都扛来了。想起以前每次到西安看WINNIE时,坐了一夜火车,第一顿例必是“歧山臊子面”来开胃。九字真经:“薄筋光酸辣香煎稀汪”要用陕腔才能道出此面的精髓。去他们家吃面,每次都是两海碗,然后坐在沙发上动也不想动。99年在“人大”学雅思,大部分的学员都是为了移民加拿大,没想到在卡城就有几个同学。除了同机来的张,在“大统华”上班时还遇到原来在北京一家医学机构工作现在U of C搞研究的王。前几天MENDY又从TORONTO打过电话,说从网上看到我的文章,他们下月要来卡城,九月要上MBA。SMALL WORLD!卡城的大陆人越来越多了。90年是中国的“国际旅游年”,那年的元旦相声晚会有段相声说的是为了提高服务质量,大家要学英语,一个相声演员模仿天津口音说:“唯尔卡姆”(WELCOME)。我也要说:“唯尔卡姆—欢迎到卡而加里来。”
 

Canada Day 记

已经是在CALGARY渡过第二个CANADA DAY了,体会自是不同,经验也有了,先是查CITY OF CALGARY的网址,看一看活动内容,然后决定去离家的比较近的FORT CALGAR和PRINCE ISLAND两处。

参加G8 SUMMIT的各国首脑刚离开CALGARY,天气就清爽起来。七月一日的天还有些凉,早上10点,骑上单车沿着BOW RIVER一路向东。经过CHINA TOWN一处的绿地,见到一个骑着黑骏马的RCMP(加拿大皇家骑警),刚想给他拍张照片,他却下马到草地上捡起一张废纸。见我拿着相机对着他,上了马对我微笑让我拍照。
FORT CALGARY一出DOWNTOWN就是,是一处HERITAGE景点,模拟的19世纪的当地驻军的兵营。用木栅栏围起来,里面有马厩/铁匠铺/教堂...裙妆打扮的兵士在吹着绵韵深长的苏格兰风笛,牧师举行祷告仪式,我坐在长条椅上不知他在说些什么,只是跟着念"阿门"。院子里几个古装打扮的LADY在教孩子们做一种游戏:用一根棍子赶自行车车辕样的环状物,大概是古时的一种游戏吧,让我想起儿时做的各种游戏起来。兵营外有各种表演活动,11点开始的是FOLK ART SHOW。主持人先是问大家:HAPPY CANADA DAY,然后提到IMMIGRANT,MULTICULTURE云云。先上来表演的是尼日利亚的舞蹈,几个BLACK GIRL穿着草裙上了台,我对旁边人说:"THESE GIRLS COME FROM HAWAII,RIGHT?"
BOW RIVER在这里分开两支,一支向东,一支向南。向南拐的这支河边有很多的野鸭子。去年来时没带相机,今年可以不用有遗憾了。这些鸭子也不惧人,在我的周围走来走去。过了一会儿,一位赤着膊推着SHOPPING CART过来了,手里拿着面包屑,鸭子追着他围抢。

CANADA DAY的主要活动集中在PRICE ISLAND PARK里,主要有一些STAGE的演出,最大的是ENMAX STAGE。到那里已是11点40了,演出12点开始,只好等一会儿。把车停到一处帐篷边。里面几个工作人员在聊天,忽然觉得其中一个戴着枫叶状红帽的很是眼熟,正琢磨着,他却先跟我打招呼:"GOOD MORNING"。一下子想起来,脱口而出:"DAVID?"他点着头。还没跟一个市长这么近距离接触,顾不得说话,举起相机,他也配合,摆了几个POSTURE。然后跟我说:"WELCOME TO G8。"—大概还没从G8缓过劲儿来,赶紧又改口:"WELCOME TO CANADA DAY。"想起他在机场给各国政要送牛仔帽,于是说:"COULD YOU PLEASE GIVE ME A COWBOY HAT?"他直跟我说:"SORRY, I DON NOT HAVE NOW。"12点,演出开始了。合唱组唱起:OH,CANADA,大家全肃立起来,前面有一家的两个家长还拉着刚能站起来的男孩的胳膊。赞助商ENMAX的头讲话时说很对不起大家电费今年还得涨,DAVID也讲了几句然后演出开始。

天有些凉,风也有些大,穿的也有些少,看了一会,决定回家,此时入口处的桥上人们正排着长龙进入。今年的CANADA DAY还是有些收获的,哼着:OH!CANADA,骑着单车—晚上还有焰火哪!
 

我的第一部车

2003年,我拥有了第一部车:1995 FORD ESCORT STATION WAGON。在国内就已经有了五年的驾驶经验,工作单位的缘故,我开过摩托车:两轮的有轻骑250,侧三轮湘江750,正三轮摩托车;大车除了20吨以上的吊车单位不让开,我开过北京轻卡,大解放,10吨日野,20吨载重车;面包车开过北京红叶,南京依维克,小车开过桑塔纳,雪佛莱,切诺基;对了,还有一吨、两吨、五吨叉车。虽然开过这么多的车,还是并不太懂车,因为单位里有个车队,车一坏就可以找他们修,不用操心。记得最熟悉的一句话就是一个老司机告诉我出车之前要检查的“汽油机油水,刹车喇叭灯。”这些都是公家车,私车对我来说还只是遥远的梦。我知道,到了加拿大会实现我的私车梦,只是没想到的是这个梦被我太太WINNIE阻隔了两年多。本来,2001年刚来CALGARY的时候,很快就拿下了CLASS 5,那时就有朋友要卖给我们一辆八几年的MAZDA,WINNIE嫌手档车不好开而不让买而作罢。2002年要到东南的工厂区上班,那时还是冬天,每天要四点半起来为了赶车,下了班回家已经六点多了。又动了买车的念头,最初WINNIE同意了,我赶紧要趁热打铁,没过几天她又变卦了。鼓励我咬咬牙挺过几个月,等到我上学,就住在校园里,车又没太大的必要,而且有很便宜的学生票可以坐车,最主要的是可以省下几千快钱-有的时候我还真佩服我的承受能力。2003年的五月,学校放暑假了,此时妻已经怀孕,“买不买车”已经进入了我们的话题。其时我已经对买车没那么大热情了,WINNIE和我讨论来讨论去也没有准主意。我知道买车的渠道可以到DEALER那里看车,或者上网和查报纸、杂志看一些信息。住同一个学生公寓的一个朋友又提供了另外一个渠道: AUCTION。妻说议论来议论去也没有直观印象,一定得现场看看才能找一下感觉。于是五月初的一个周三的晚上,我们去了一家拍卖公司(http://www.regalauctions.com/)。那天下午天阴沉沉的,等我们坐了C-TAIN到东北区时,天开始飘起了雪。路不熟又绕远,我们走了半个小时,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中妻兴致很高的样子,我那时就痛下决心:一定要买车,一定买,而且立刻。RAGAL公司的停车场上放着几百辆车,从RV到VAN到TRUCK到CAR到BIKE都有。他们一周有两次拍卖:周三和周六。这家公司的拍卖场地是象个WAREHOUSE的房子,里面有两条LANE,每条LANE可以同时拍两辆车,每辆车的拍卖时间两分钟左右。车是按照编号开进拍卖场的,坐在看台上,我突然想:几百年前牛仔们进行拍卖的场景同现在大概也一样吧。看了一个小时,我们回家了。妻和我下定决心,要买车,要通过AUCTION来买车。买车的这些方式各有利弊:去DEALER买车要贵,但可能质量上有保障一点;去私人手里买车要一家家跑,但可以试车;去拍卖公司买的优点主要是便宜,一次可选择的车很多,缺点是不让试车。这些方式的关键是得懂车,而我恰恰是懂点不多的人,所以得找懂车的朋友帮助看车。第一次买车的局限性对我们来说太大:首先是我们不能买新车,因为没钱,很多朋友也说第一辆车一定要买旧车来练手;还有因为我还在上学,要申请STUDENT LOAN,据说只能拥有五千块以下的车才能申请到;如果去私人手里买车,让朋友一趟趟地跑也有点过意不去。于是我们决定通过拍卖这种方式买第一部车。随后做些技术上的准备。到图书馆查一本叫USED CAR GUIDE的杂志,里面美日韩欧的各种车型都有,附有评语和价格。我在这本杂志里主要看他们评级为“BEST BUY”的车,我发现同档次的车,基本上的评语都是:”该车已经不错,但我们还是推荐同档次的日本某型号的车”-日本车真的有那么好吗?这本杂志的美中不足是标价为美元,加拿大本土的还看了一本GOLDEN BOOK的小册子。还有一本更详细的叫LEMON的一套书,那时还没来得及看。充完电,心里基本有个定位:旧车,5000块以下,四门,自动档,发动机排气量不要超过三升,哪国车倒不重要。REGAL公司的网页上有以前的拍卖记录,可以查到成交价,还有每次拍卖的各款车的型号。我们一共去了四次这家公司,但最后没在他们那里买车,原因是我们遇到了“托”。以前开的车多了,我喜欢高一点的车,开着舒服,视野开阔,四驱太贵,VAN是我想买的。那一次看到REGAL公司有个VAN,是95年FORD的WINDSTAR。查以前的成交价,4000块以下可以拿下。又让朋友看了车,觉得车况还可以,就奔着这辆去了。那天这台车起拍就被抬到了5000块,后来成交价是6200块。没想到下一次拍卖前我浏览他们公司的网页,这辆车还在LIST里,连编号都没变。和我们同去的朋友S君说当时成交时,拍卖师根本没问出最高价的竞投者的编号,回想当时的场景,原来我们遇到了“托”,是这家拍卖公司的托。看穿了把戏,我们不愿在这家公司玩下去了。这时朋友说还有另外一家公司比较大:www.michenerallen.com。这家公司的广告号称:No. 1 Of Canada Leading Public Auctions Of Cars, Trucks, R.V.s, Industrial & Agricutultural Equipment。这家公司基本上每月有一次拍卖,下一次的拍卖就在一个星期之后的周六。于是,我们又让朋友S君带我们在拍卖前的周四去看车。S君为人极为古道热肠,又懂车。我们到了停车场,车的编号是按年代排好的,看起来很方便。基本上TRUCK和CAR各有一半,加起来有上千辆。拍卖的场地也有四条LANE。我们从前台领了钥匙,试了十几辆车。因为不让开走试,我们只能点火打着车,听听发动机,试试是否烧机油和漏机油及简单的看看车内的设备。我倾向于VAN,看了很多;选了两辆:95年的CARAVAN和WINDSTAR。妻嫌大车开起来费劲(哪有的事!),一定要我选几辆小车,为了对付她,选了两辆CAR:TECEL和ESCORT。2003年5月24日,对我们来说是值得纪念的日子。那一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CALGARY初显夏天的热劲。S君为了我们的第一辆车,前后帮我们看车挑车跑了5次。拍卖是上午9点开始,我们是8点半到的。领了竞拍的号码,因为我们中意的车编号靠后,就到处转。拍卖的四条LANE里,两条是拍TRUCK的,另两条拍VAN和CAR,还有一些在露天场地上拍。露天拍卖的有很多的顶级车,那天过足了眼瘾。见识到了各色人等,有一位一个胳膊还上着夹板的老兄大概是倒爷,一气买了十几辆。时间还早,中午我们一边吃着热狗,一边看拍卖的盛况。发现基本上每辆车都能成交,不像REGAL公司,而且成交后马上有工作人员让签字,显得比较正规,心里放心多了。激动人心的时刻来临了。下午2点钟,心仪的95年CARAVAN以6500块远超出了我的心理承受价位,这时TECEL开进拍卖场。我们已经查过这辆95年的车,虽然是丰田的入门级车,性能还可以。一群人围了上去,拍卖师BLA…BLA…BLA的降到2000块后大家开始加价,我查过以前的成交记录,心里的定位是在3500块以下。超过3000块后,太太说不要了。最后这辆车被一个老印以4200块成交-看来印巴人也比较喜欢日本车。最后的选择-95年的WINDSTAR编号是968,为了对付WINNIE备选的ESCORT编号是1007。拍卖的两条LANE是按奇数和偶数分开进行的,我还窃喜的是WINDSTAR编号在前,会先开进拍卖场。哪知人算不如天算,那天拍卖偶数编号的LANE进行的慢,反而是ESCORT先进了拍卖场地。这时大部分的车已经拍完了,竞拍的人也不太多了,围在这辆车周围的人已不多。这辆车的降到1700块时,前面提到的那位胳膊还上着夹板的老兄举起了手中的NUMBER。嗨,有一阵儿没见到他了,他怎么又冒出来了!我请示了领导,WINNIE说要。很快的一阵儿稀里糊涂的竞价,抬到2125块,那位老兄大概看自己以后赚的油水可能不大,就弃权了。还没回过味儿、缓过劲儿来,一个小姐让我签字。签完字,我才意识到我已经是车主了。这时还不甘心,又等了半个小时,结果看到WINDSTAR以3500块成交。到了前台,加上手续费,共付了2300多块,领了钥匙,我也成了有车阶级了。可惜的是因为没买保险不能上路,有现场办公的保险公司可以在他们那里买临时性的保险,要90块,当场可以把车开回家。因为嫌贵,准备买完正式的保险再提车。这一年ALBERTA的车险好像做了火箭似的,噌噌地往上窜。周一问了很多的保险公司,要么是不保新车主,要么是贵的离谱。最后总算找到一家BROKER,要一年2223块,保100万。拿了临时性的保单,又到DOWNTOWN一家REGISTRY领车牌。赶的也巧,那天车牌的三个字头是“YUF”,我跟办事的MOM解释说“YU”是我的FAMILY NAME,“F”意味着FIRST CAR。慈眉善目的老MOM大概见多识广,又给了我后三个数字是LUCKY NUMBER的“158”。于是我的车牌号码是“YUF 158”。”周二可以提车了,因为那天S君有事,所以请另外一个朋友D君帮忙去看。D君在国内跟车打交道很多年,也非常懂车。我们带上保单和车牌,把车从停车场开出来,D君检查了一下润滑机构,说还可以。把油箱加满,他在前面带路,我在后面小心翼翼地跟车到他家。本来我想先把车放他家让他彻底检查一下,但从拍卖公司到他家开了有40公里,一路未见任何异常,除了仪表面板上的CHECK ENGINE灯亮,D君说无大碍,不用管。于是跟太太商量就不放他那儿了,WINNIE那天要买沙发靠垫,当天就满世界转了五处LONDON DRUG店,开了有100多公里。这台车到现在已经开了二个多月了,虽然我还是喜欢VAN,但也开始慢慢喜欢上他了。这台车是1995年的FORD ESCORT STATION WAGON,颜色是亮绿色,公里数现在是17万。USED CAR GUIDE杂志评为BEST BUY的一款,底盘是MAZDA做的。是该款车的基本配置:电动窗和后视镜,空调,RADIO,双气囊。发动机的声音很轻,有两次以为车没发动又去打火,也不烧机油,无漏油现象,传动机构工作正常。发动机是1.9升,试过LOCAL的耗油量是9.7升/百公里,比标称的高点有限。去BANFF的一号公路上,极限时曾试车到过145公里/小时(幸好没警察)。去过一次修理厂检查了一下CHECK ENGINE灯亮的原因,原来前任车主把尾气循环系统给拆了,导致这种报警。在ALBERTA没有尾气循环系统的车上路是不违法的,对旧车的耗油量影响也不大,所以也就没修。这台车基本上没大毛病,一侧刹车灯坏了,到一拆车厂弄了一个灯泡和灯座安上就好了。前风挡的玻璃有些裂纹,这也是没有办法的-CALGARY的车玻璃没有多少是完整的,因为冬天下雪时CITY OF CALGARY要在路面上撒石子。虽然我们早就有思想准备买了旧车要花上几百块修车,可到现在也就是自己换换机油,倒了倒前后轮胎,花了100块装了CD机,到WAL-MART花了几块钱买了一小瓶儿亮漆给车生锈的地方涂了漆。刚买车那阵,WINNIE特兴奋,老要当副驾驶。有个有趣的现象:自从我们买了ESCORT,在街上一眼就能看出哪辆车是ESCORT。同样年代的车在私人手里要4500-5000块,我还见过一个DEALER的广告要6900块。WNNIE常以2000多块能买下来这样性能的车而自豪:“看看,还是我的决定对吧!”买了车后,这个夏天我又多了一个任务:每到周末去逛GARAGE SALE。这个STATION WAGON还挺能装,出去玩也方便,真是个不错的FAMILY CAR。WINNIE又来劲了:“看,别想VAN了,这就是个小VAN,还比VAN省钱!”我嘴上对付她:“没错,我准备开它十年八年!”心里却在想:“等有了钱,还得买VAN。”中心思想:这篇小文以一个不算太新的新移民买第一辆车为主线,以夫妻之间对于是买VAN还是买CAR的分歧因而斗志斗勇做为矛盾的发展脉络,记叙了一个新买旧车的故事,为大家提供买车的另一个思路,展现了加拿大的大陆移民生活的一个片断。
 

夏日记趣 之 我为卿狂

2004年CALGARY的夏天来的有点晚,可CALGARIAN早就热起来了,而且得了PLAYOFFS FEVER,其中也包括我。来加拿大三年多了,到今年才开始喜欢上HOCKEY,确切地说是喜欢上看HOCKEY了。HOCKEY是加拿大人最喜欢的GAME了,不过以前却不是很感兴趣。只记得国内有哈尔滨冰球队之类的,但是很少看他们的比赛。2002年加拿大和美国争夺世界杯的冠军时,万人空巷,酒吧爆满。我说看看吧,结果在家喝了两瓶啤酒,到第二节时犯困就去睡了。不过我记住了一张脸,现在是FLAMES队的队长JAROME IGINLA。有本地人非常奇怪我为什么不喜欢HOCKEY,我说:“THEY ARE NOT PLAYERS, THEY ARE STREET FIGHTS.”今年早些时候,甚至有队员在冰场上被从背后追打造成了颈椎重伤。今年不同了,因为FALMES进入了PLAYOFFS。 NHL应该是世界上水平最高的冰球联赛了,CALGARY有幸有一支队伍,而且是从89年夺冠以来又一次进入季后赛,有望问鼎STANLEY CUP。4月份底时,快毕业了,不是很忙,可以看看HOCKY了。我看的第一场是季后赛的FLAMES对VANCUCOUR CANUCKS。那一场异常刺激,居然连打了三次OVERTIME。第一次领略了HOCKEY的魅力,英文解说是“IT IS ALL ABOUT SPEED。”中文的解说应该是这样的,“双方队员攻防转换异常迅速,只见FLAMES的前场队员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那一场胜利后,第二天的CLAGARY HERALD上的漫画,CANUCKS的队标“海豚”被画成了只剩下鱼刺。一次FLAMES的比赛结束的早,出去散步到了SAIT的体育馆,恰好有两支业余队在比赛。观众只有我和另外一个LOCAL GIRL。虽然水平不高,但看现场也挺有意思的。那个女孩在大喊大叫的鼓劲,我也参乎着喊:“牛X”。水平最高的应该是管记时的老大娘,一边看着场上瞬息万变的局势,一边听着裁判的哨声,一边操控着记时器,一边与旁边的人聊天,还一边织着毛线衣。每有FLAMES的比赛,我都是冰上一JAR啤酒,再加上冰块,摆上几碟小菜儿,把电视的音量调到能忍受的最大程度,慢慢的坐喝。每有FLAMES进球时,都到阳台上放肆地发泄一通。客观地讲,FLAMES的总体水平并不是很高,平均年龄也只有25岁。但他们就是凭着一股拼劲儿,再加上运气,一路拼掉了DETROIT RED WING和SAN JOSE SHARKS,拿了WEST CONFERENCE冠军,闯入了总决赛。HOCKEY已经成了CALGARIAN街谈巷议的话题了,街上到处刷着“GO FLAMES GO”的字样,车上也插着FLAMES的标志旗。每到比赛日,主要的路口都可以看到一些HOT GIRLS着红装在鼓劲,司机见了也不吝啬喇叭声,过足了瘾。市长也带着CITY HALL的工作人员排成了FLAMES的队标的大大的“C”; 加拿大驻美国大使馆的门前都飘着FALMES的队旗;我去工作面试时也要侃一会儿FLAMES作为过渡…总决赛开始了,一个是西区冠军的CALGARY FLAMES,一个是东区的TAMPA BAY LIGHTING-加拿大和美国这两个欢喜冤家在冰场上又磕上了。前两场FLAMES是客场,不过PENGROWTH SADDLEDOME一样爆满,观众只要给FOOD BANK捐一些食品就可以进场看大屏幕的现场直播。5月29日是周六,总决赛的第3场是FLAMES的主场。晚上有个ON CALL的PART TIME活。第一节双方无功而返,我也不得不去上班了。那天服务的是一对阿富汗的新人婚礼,我们是躲在KITCHEN里听完比赛的。新郎也跑过来问我们比赛结果,那一天FLAMES是3:0完胜,我们也YEEHAW了不知多少回。17 AVE, SW 是CALGARY比较繁华的一条商业街,它不仅有着林立的酒吧和专卖店,还在于对着PENGROWTH SADDLEDOME体育馆。每当比赛结束后,散场的人们都到这里来狂欢。1点半下班后,想绕道那里去看看,没想到路口已经被封,改步行街了,绕了好大一圈才绕回来。6月5日又是周六,FLAMES如果赢了当晚的比赛,就可以4:2捧杯了。街道上已经有了庆祝的气氛,我们楼下的16 AVE,NW(加拿大1号公路)从下午就喇叭不断,声音最大的是长途运输车。晚上到住在17 AVE附近的朋友家看球,朋友说LIQUOR STORE要排队等。看季后赛我摸出了个规律,哪个队先进球准赢,这个规律那晚又不幸应验了。比赛后我们到17 AVE上看热闹,天还没黑,空中两架直升飞机盘旋,警察也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大概怕夺冠后的狂欢会出事吧,还从EDOMOTON调来一些警察。由于还有第7场的希望,大家并不显得很丧气。SADDLEDOME散场的人来了,街道上很快就塞满了。画着标新立异的妆,举着各种各样的标语,喊着千奇百怪的口号,比STAMPEDE节时的人还密。电视台的、记者都聚焦着这条街。朋友来的次数多了,经验比较丰富,告诉我多注意被架起来的女孩。那一天好像全城的坏小子都来了,每当有女孩被举起来,大家就围上来,一帮人齐喊:“SHOW YOUR TXXX”。女郎先是手舞足蹈地煽情一番,然后就是SHOW TIME,DV/DC闪成一片。大家还不过瘾,于是又喊:“ONE MORE TIME!”FLAMES在客场终于没能打破近10年没有加拿大队夺得STANLEY CUP的历史。不过这个结果好像大家都已经预料到了。我很奇怪那天的白天街道上并不像第6场那天热闹。到朋友家看球,FLAMES进球时,我们冲到阳台上喊,旁边的楼居然没有人回应,周围静得可怕。比赛结束的早,又到17 AVE上玩。人明显的少多了,警察也显得轻松一些。我对他(她)们喊:“同志们辛苦了!”他(她)们面无表情,并不回应我:“为人民服务!”虽然有些失望,但并不出格,人们还像在过CARNIVAL一样。FLAMES的队员回来了,报纸上的标题是:“STILL OUR HERO”。 在DOWNTOWN的OLYMPIC PLAZA有个盛大的欢庆会,市长也讲了话,队员们在季后赛为保持运气而一直没剃的胡子刮了个精光,带着白色的牛仔帽,穿着红色的传统队服一一亮相。可是我知道,明年的HOCKEY不好看了。今年FLAMES的成绩如此之好,一些大牌球员会被其他队高价买去。THERE WILL BE NOT HOCKEY IN 2005。尽管如此,我还是要给他们喝一声:“GO FLAMES GO!”稿于JUNE,2004
 

夏日记事 之 GRADUATION CEREMONY

2004年5月28日是特殊和值得纪念的。它对我的意义不仅在于那天是结束两年的学习后拿到工作OFFER的日子,还在于是SAIT(SOUTH ALBERT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GRADUATION CEREMONY日。那天是周五,天气预报说要下雨,早晨看看天还晴着放下心来。走在惯常到学校去的路上,心里有点怪怪的。来加拿大三年多了,两年的时光是在SAIT里渡过的,现在-我毕业了。仪式是在ACAD (ALBERTA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 的JUBILEE AUDITORIUM里举行的。因为毕业的学生多,分上下午两场,我们系在上午。通知说9点开始,我8点从家里走过去的。本以为去的早,哪知到那儿时已经有很多人了。穿上GOWN,排着队,跟同学聊天。我们班的二十多个同学只来了十个,毕业一个多月,他(她)们都找到工作了,我也自豪的说拿到了OFFER。9点钟,按照系和专业,我们走进礼堂。毕业生坐在一侧,家庭成员坐在另外一侧和二层。待大家都入座后,在一个苏格兰风笛手的引导下,院系的主要老师到STAGE上就坐。仪式开始了,照例是全体起立,唱国歌。不知为什么,每次听到加拿大国歌,我的鼻子都有些酸楚。国歌唱毕,台下有人喊:“GO FLAMES GO”,引来少许笑声。接下来是祷告,然后发言人介绍台上的人员。我跟旁边的同学说:“FOR TWO YEARS, IT IS THE ONLY CHANCE FOR ME TO SEE THE PRESIDENT。”一个女生问:“VERY EXCITED?”我答,“NOT REALLY。”于是众笑。领导发言了。BOARD OF GOVERNOR, PRESIDENT AND CEO穿得像红衣主教似的,自夸了一番什么SAIT的学生遍布五大洲,LEADER IN INDUSTRY之类。老毕业生代表的讲话也引来阵阵掌声。全程都有两个INTERPERATOR做手语翻译。典礼最主要的部分开始了。台上开始挨个宣读名字,毕业生上台与领导合影。进行到三分之一的时候,有个小小的高潮:有个猛男毕业生,标新立异,脱得只剩下BIKINI三角裤头,翻了两个跟头到台中央跟女校长合影。接着一路跟头翻下台,下面响声大作,FLASH闪成一片。轮到我们了。在后台领了毕业证,当名字被念到的时候,我也走到台中央,同女校长合影。真是佩服她,这一天她不知要握手几千次,微笑几千次。接着是BOARD OF GOVERNOR,他问我在这两年的学习中是不是感到HARD, 我说,“NO, I AM A TOP FIVE STUDENT IN THE CLASS。”每个毕业生上台时,都会有家人在台下欢呼。我没有家人来,但是按照字母顺序,我是班上最后一个被念到的,台下礼貌性地鼓掌,我的虚荣心也小小的满足了一下。仪式结束,仍然由风笛手引导老师们先退场,大家行注目礼。之后同学们拥到外面,同家人合影。天还晴着,有的家人还带来了鲜花。大家照了些合影,又聊了一会儿,相约什么时候一起去BBQ。已经是中午了,该回家了。走在回去的路上,忽然心中感到一阵怅然。
 

夏日记趣 之 逛GARAGE SALE记

稿于MAY, 2004。

2003的5月,我们拥有了第一部车。从此,周末的时候我多了个任务-陪太太逛GARAGE SALE。

夏天是逛GARAGE SALE的黄金季节。开着车任意东西南北,都可以在一些街边找到GARAGE SALE, YARD SALE, MOVING SALE的牌子。有的家庭为了处理多余的物品,在车库里来个GARAGE SALE; 在院子里的则为YARD SALE; 有的因为要搬家,就弄个MOVING SALE;还有的因为卖房,搞的就是ESTATES SALE;也有社区办的大型广场SALE。林林总总的SALE,我的太太焉能不动心?以前很少逛是因为没车,现在硬件已经具备,可以好好的光顾了。再加上03年的夏天我们刚搬家,需要添一些家具;另外为了迎接即将出生的BABY,也需要准备一些东西,GARAGE SALE更值得一逛了。

6月的第一个周六,我们第一次去逛GARAGE SALE。为了有的放矢,先做准备工作:我去图书馆查周五的CALGARY HERALD报纸的CLASSIFIED版,后来发现可以上网查(http://classifieds.canada.com/calgary/browsecategory.aspx?id=3091)。然后查地图,确定路线。太太不知从哪里听到的:一定要早去,于是7:30就出发了。我们先去的是离自己最近的一个社区,有一个MOVING SALE。那家人看起来似乎有些有艺术背景,摆着很多的油画卖。我看中了一个电脑桌,标价30块。经过太太的一番讨价还价,付了20块,还包括几团毛线。初尝甜头后,我的兴趣也来了。把电脑桌送回家,看看才8点多,我们带上干粮又出发了。那一天就在走走停停,走街串巷的乐趣中消磨掉了,一直到下午三点我们才回到家,也算真实体会了本地人逛GARAGE SALE的周末休闲方式了。不过接下来就没看到太多感兴趣的,倒是有人看到太太的身子板儿,CONGRATULATION了一下,送了一些FREE的毛绒玩具。后来发现电脑桌买的很值,不但功能全,占地还不大还很结实,同样质量的在家具店要200多。而那几团毛线,后来变成了我家女儿身上的小毛衣。

其实我们后来体会到GARAGE SALE和逛GARAGE SALE已经成为本地人的一种周末生活方式了。有的GARAGE SALE的物品非常好,显现出主人的收藏爱好。我们曾去过一家三面墙满是瓷器,有俄罗斯、英格兰、日本,也有中国的瓷器,非常精致,可惜太太嫌贵没要;还有的只是在休闲,一把躺椅,一杯COFFEE,晒着太阳,与买者聊天;有的家的小孩很郑重的做了冷饮,然后标上每杯多少钱。如果不是我们带着COOLER,我真要买上一杯;最快乐的莫过于小孩了,他们可以几块钱买到大堆的玩具......

整个夏天,我虽然有SUMMER JOB,但不是很忙,可以多陪太太,所以有的时候周五就去逛GARAGE SALE了。我们的收获颇丰。屋子里很快填满了,除了家具,还有给BABY准备的婴儿床、CAR SEAT什么的。时间长了,我们摸出些门道了:一定要早去,最少比打广告的时间提前半个小时;要去一些所谓高尚社区,那里物品的质量高卖价也不贵;下雨的时候一定要去,因为通常这种情况时去的人少,就容易讨价还价;讨价还价是必要的,通常这时候是我太太出马了;通常周六的上午还能淘到一些需要的,过了中午就不没必要去逛了,除非顺路。

夏季快结束的时候,我已经对逛GARAGE SALE不太感兴趣了。那时有些理解国内的一些小车司机的心情了,可是不理解为什么太太对逛GARAGE SALE还是那么的满腔热情,而且一如即往。一个周末我下班回家,她喜滋滋的告诉我,她走了十几个BLOCKS,买了一个婴儿浴盆,质量非常好,只花了4块钱,而商店里要卖30多呢。

通过逛GARAGE SALE,我也有了很多收获。我们主要在西北区转,所以基本上熟悉了这里的各个社区的分布;另外就是车技大涨:在路上正常行驶时,突然看到有GARAGE SALE的标志,马上要打转向灯,看后视镜,减速,打方向盘,这些一气呵成的动作实际上在路口是比较危险的,亏了我逛多了GARAGE SALE;我想起老北京话里的俩词儿:"扫街"和"胡同串子"。我们这样一个一个的社区转,真有点"扫街"的意思;在每个社区里找GARAGE SALE,可不是"胡同串子"咋地?。

逛GARAGE SALE也有很多趣事:一次在路口正犹豫怎么转弯,一辆车呼啸而过,惊出我一身冷汗。等到了地儿,看到刚才的那辆车,一车五个本地老太太来逛GARAGE SALE来了;还有一次,我们打老远看到一个鲜艳的标志(大部分的GARAGE SALE不做广告,只是在路口做个标志指示)兴冲冲的赶到跟前,结果发现是消防栓。

9月份时,妻快生产了。我说你就悠着点吧,她还是乐此不疲,进行最后的疯狂,于是家里又多了很多的婴儿用品。带着我们的宝贝女儿从医院出来的那天正好是周六,看到路口的GARAGE SALE标志,我对妻说:"走,咱逛逛去?"妻一撇嘴:"下个月就去!"
 

给新移民的信(来自卡尔加里)

(臭鱼) at 2001.4.13 21:01 Miss Qin and Mr. Tong: Welcome to Calgary! Calgary是个新兴城市,也许机会更多. 这几天这里下了两场雪,雪很大,但我们并不觉得很冷,倒是兴致很高.这里的人很nice.包括房东.前天去village square library时,雪正下得紧,我和老婆问一个正要带小孩出门的lady,她二话不说开车送我们去.回来没车我们走回来,快到家时,老婆说有人喊我们.原来是一个lady从家中走出,看我们浑身是雪以为我们迷路而要帮我们.老婆说我这几天有了一个变化,每天枕巾上掉的头发比以前少了。 我想你们现在应该找一个好的partner,如我们一样可以共同分担房租.定机票也是当务之急:因为春暖花开之季也是移民登陆之时.提前订票也许会有优惠.我们的机票是Air Canada的,是人民币3460.同时准备行李:可以把书和大部分的行李海运,随机带书肯定超重.加航对新移民有优惠,随机可以带5件行李(两个人).但对行李有要求—每件长宽高之和不能超过158厘米,我们用的是30寸的行李箱,但也不必全用行李箱,可以用纸箱(包装带一定要打牢),重量不能超过32公斤.另外随身也可以带一件包,18寸左右的小箱,可以放进飞机头顶的货舱.我想还是叙述我们的旅程会对你们更有帮助: 一 首都机场 3月28日,机票上的时间是下午6:05分的,我们下午3点就到了机场.我们是和Chef Sun一家一起走的,他们就在机场工作,很熟悉.有很多朋友来送,我们开车走的是机场员工通道,甚至没买机场建设费.在国际出发大厅,把所有的行李打了一次包装带之后我们通过海关检查,拿到登记牌.Chef Sun告诉我们钱可以随身带.于是我和老婆各装了一部分美圆cash.不知道是否是他们在这里有熟人的缘故,我原先担心的光盘问题,海关二话不说就对我们的行李放行,也没有任何人问起户口的问题,尽管我们已经注销了.办完所有的手续,才四点.我们又在侯机大厅等到5:30才登机. 二 旅途 不知哪位大爷领了登记牌却不上机,直拖到6:30飞机才起飞. 飞机是767,还算舒适,机舱里乘客大部分是华人.飞机起飞时我们口里嚼着口香糖,没感到太难受。起飞时的噪音很大,过了一会就象炼油厂泵房的声音一样熟悉。机组服务人员里有一男一女两个中国人.飞机起飞不久之后,空姐给每个家庭发了一个表,主要是要填写有无违禁的物品带入加拿大,这个表在温哥华机场海关处有用. 旅途只有11个小时左右.提供一次饮料和两次正餐.为了倒时差,我想了一个愚蠢的想法--喝啤酒.喝了几罐之后,我就昏昏欲睡. 过了几个小时,飞机外天亮了.机下很美的雪山和平静的洋面.落地时已是当地时间13:30.与北京有15个小时的时差,我们还生活在28日,赚了一天. 三 Vancouver机场 飞机刚一停稳,许多人迫不及待的冲出机舱,以为能先办入关手续.我们由于Chef Sun家有小孩,落在最后出机舱,随着人流走,还有华人模样的工作人员用指引牌引导.到了大厅之后,CIC的工作人员用国语让我们按照转机时间的顺序排队,我们在3点转机,排在最前. 工作人员发给我们号码,按顺序在移民与公民部办公室前排队,轮到我们进去,只是问了一下通常的问题,并问带了多少钱,我如实回答,她也不数,只是写在移民纸上.留下其中一张叠好订在护照中.看着她撕移民纸的熟练程度,我却有点心疼,那可是我们努力两年的结果。 然后我们又到了海关.由于我们早有准备,把海运物品和随机托运的行李写了很详细的declaration for goods to follow(一式三份),海关人员说了一句perfect,笔一挥放行.以后可以凭借此文件提海运行李. 从传送带提完行李已经15:20,转机只能换机.好在去Calgary一个小时一次.照例是行李检查,换登记牌,我们乘上16:00的飞机. 四 Calgary 机场 747飞了1小时15分降落在Calgary机场.这里与Vancouver有一个小时的时差,所以我们落地已是当地时间18:15. Chef Sun在北京有Calgary的朋友,我们有人接机.Miss Terry和Mr. Alan两个香港人开着mazda的四驱来接我们.由于行李太多,只能又租了一辆象国内子弹头样的面包车(van).坐在越野车里,CD里飘出蔡琴的老歌,我们仿佛回到国内. 五 新家 已经有朋友帮我们租好房,在卡市东北区,房东是一位十五年前的广东移民。这里大多是独立的一个个房子,很少高楼。我们住的是basement,两个卧室,厅很大,厨房,洗手间,洗衣房,条件比我设想的要好。电器包括冰箱、做饭用的电炉,洗衣机和烘干机,没有家具。房租为600元,包括水电。 没想到到加拿大的第一天我们就干上木匠活。当Alan带我们从一家中式餐馆接风洗尘回到家中已经是10点了。他们已经帮助从IKEA买好了一张床和床垫,只是散件,需要组装,后来才知道,这里买的家具全都需要自己装。好在我们已经带了五金工具,实际上除了他们提供的工具我们只用到改锥。有图,组装也很简单,但也花了近2个小时。洗完热水澡后已经12点多了,就这样在加拿大渡过了第一天。 六 办手续 第二天,换了一个香港朋友Sam带我们办工卡,开户头。 办SIN卡很简单,到市政府的办公大楼的human resource办公室填表即可,只是需要等2-3周才能拿到。 Sam告诉我们在哪家银行开户是一样的,于是我们在离我们最近的Bank of Montreal开户。服务小姐告诉我们当天没有financial manager,要等几天,约到下个星期一。我只好想先换美圆(汇率是1.548,同国内差不多),哪知小姐告诉我只能换1500左右,因为他们当时只有2000多的cash.!不过后来我才感到庆幸:因为美圆的利率为3.5%,而加圆的利率为2.85%,我们就是开了美圆的saving account。所以我建议你们只带美圆过来就可以了,一路上在机场并不需要花一分钱。当然你们也可以换上几十或几百加圆。 又过了一天,Sam带我们到downtown办理医疗保险卡。服务人员给了一张小卡片,上面有名字和号码,告诉我们health care card立即就生效,原来我以为要等三个月呢! 七 图书馆 来了几天我就办了图书卡,一年只交10块钱。几天前捡了一辆12速的山地车,骑车到图书馆只需不到20分。馆里的资源非常丰富,不止有各类书、CD、VIDEO TAPE甚至中文书也很多:包括武侠小说和很多禁书。卡市有16家这样的PUBLIC LIBERARY,资源共享。而且可以在馆里的终端上网,甚至可以浏览中文网页,只是不能用中文录入。 八 饮食 饮食方面我们并没有发生很大的变化。照样可以买到大米:第一次买的就是老家的盘锦大米,8.9块/5kg。第二次买的是本地米,9.99块/10kg,比中国米还便宜,只是味差点。这里的蔬菜很新鲜,种类很多,好象只是没有大葱。猪蹄、牛肝、橙汁、冰淇淋比国内的要便宜。调料也不比国内少。 你们很快就要来了,根据这些天的体会,我有如下建议: 1. 赶快把牙治好,蛀牙、补牙。 2. 配变色镜和太阳镜,如果近视,最好配变色近视镜,因为这里的阳光很足,天晴时,我们都是带着变色镜外出的。带上垒球帽,基于同样的道理和防冷。如果有双肩挎的背包就带来,这里有十几块钱的。 3. 带一些常用药和电子词典,如文曲星CC800。 4. 带上1或2把菜刀,虽然这里也有,但是国内价格的5倍,同样要带上塑料菜板,这里很贵,不能带木制的,因为海关不许。厨房用具也要带一些:这里的房子大多为木制,不能有明火,用的是电炉。菜锅要平底,不一定用不粘锅,要带蒸锅,我们现在就用它来热菜和做米饭。这里的瓷器也是很贵的,你们可以带些碗和盆。 5. 电脑:如果你们有就带来,这里的整机要比国内便宜,但鼠标贵的多。在这里的邮局或7-eleven买一张3-WEB光盘(10块钱)就可通过电话线免费上网,速度甚至比在国内电话上网还快(可以从国内带来电话和电话线)。 6. 电器:可以带录象机、VCD、WALKMAN、DISCMAN,只要你们有的都可以带来,除了电视,但要注意这里是110伏,我们就是带了一个110-220的变压器(注意功率问题)和插座,所以还再用以前的充电器和充电电池。其实这里的电器并不贵,我甚至见到39块的DISCMAN和69块的喷打(LEMARX牌)。不过我觉得最应该带就是国内的DVD,因为兼容性好。Chef Sun为了给孩子看海尔兄弟,买了一个DVD,很多带过来的盘都读不出来。 7. 衣服:带一、二套西服就可,别的就以休闲式为主:如果你们能在国内发现50块以下的质地好的T-Shirt,不妨在国内买,这里也可看到十块以下的,但裤子较贵,多带仔裤。这里的棉制品较贵,还有塑料制品。别忘带羽绒服。每天我在屋里只穿着短袖T-Shirt,没必要带厚毛衣。这里的人由于有车,很多人甚至穿着拖鞋和短裤。 8. 被子、床单、窗帘可以带来,枕头这里有5-20块的都有。 9. 专业书多带,休闲书没必要,我甚至在图书馆里找到棒线编制的书。你们可以带编制针来,WAL-MART里有毛线卖。 10. 软件、游戏和VCD尽量多带,这里很贵。我就带来有200张。 总之,原则就是:你们已经有的,尽量带来,没有的这里并不见得就贵。书和大部分的衣服、物品通过海运,但需要一个月才能到。随机的要带落地马上要用的,如被子、枕头。这里的晚上9-10正好是国内的11-12点。如有问题,尽管来信。
 

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是农民的儿子。小时候印象最深的是父亲的那双大手。那时候大家用的还是公共浴室,每当父亲要帮我搓背的时候,我都期盼这个过程赶快结束—因为每次后背都要火辣辣的疼,然后出现一条条的红色。父亲给我翻看他年轻时大兴水利时修水库的照片。父亲年轻时是很帅的,他说那时班上数他力气最大,别的同学是两个人抬一个土篮子都吃力,而他一个人就能挑两篮土。所以班上的女生都愿意同他一起干活,吃饭时也要把吃不下的馒头塞给父亲,父亲说那时一顿可以吃下十个馒头。七六年海城闹地震,我们也受到影响,家家在住宅楼边上盖临时的地震棚。那时我还小,帮不上什么忙,父亲一个人做土坯,盖房子。我还是后来在《大众电影》杂志上看到一篇评论,批评电影《牧马人》的一处败笔才知道脱土坯是怎样的一种重体力劳动。我的老家在以盛产“烧鸡”闻名的沟帮子的下一个小站—赵家屯,而父亲是在以医巫闾山出名的北宁市上的高中,每到周末要走几十里路回家,然后是帮助家里拾粪、做农活。父亲能上大学是村里的一件盛事。父亲至今还跟我们说:“没有毛主席,我不可能上大学,即使能上也念不起。”父亲是六三年吉林大学数学系毕业的,毕业时已经是党员了。为了响应党的号召,留校教书了。我大学毕业那年,父亲曾带我到北京他的同学家里,那时我才知道父亲原来是可以毕业时到北京工作的,而他的同班同学那时的职位是国务院秘书局的副局长。父亲经人介绍,认识了母亲。为了团圆,几年后经过调动,一起到渤海湾的海滨城市—葫芦岛的炼油厂工作了,干的还是本行,在职工大学里教数学。父亲后来升了副教授,可说起话来,还常常吐出一些土得掉渣的农村方言,有的时候我和两个弟弟都听不大明白,诸如“哭鸡尿骚”(大概是形容人一付哭丧着脸的尴尬像)之类。为此,母亲不知责备了多少次,可父亲还是改不了。有的时候还故意地说出来,有些嘎词听起来还真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形象。七几年时我还小,不太懂事,只记得那时我们家的墙上挂着几个框框。父亲说那时学校让他教政治,他每天下了课就回家,学生们气得把他自行车的气门芯拔过几回。父亲是学校里第一拨晋升副教授职称的,还通过了外语考试。父亲在大学时学的是俄语,但是要考英语。对于英语,父亲只懂得二十六个字母。好在只考英译汉,父亲把考试的段落倒背如流。没想到英语考试只考了八十多分,父亲很奇怪。去查卷子才知道译文倒是没错,只是写错地方了。父亲教书久了,厂里中高层的领导都是父亲的学生。每次跟父亲出门,都有人打招呼,我也感到自豪。父亲那时已经名声在外,许多人都来找父亲补习功课,参加高考或成人高考。我在八几年能喝到的第一口茅台酒和抽的第一支PHILIPS MORRIS烟就是一个市里商业局长的儿子送给父亲的。父亲后来根本不需要备课,但家多的就是他写得工工整整的备课簿。城市发展了,建了一所市属大学。有门数学课比较难学,学生大多成绩不及格,老师也从讲台上被哄下来。学校不知怎地打听到父亲,请他去讲。父亲也感觉压力很大,看得出来那时他也费了很多的心血。那一门是参加全国统考的,父亲说全班的成绩比他想象的要好的多,有几个得分还非常高。父亲说这下他在市里“打炮了”。那天,很少喝酒的他居然喝了几杯。父亲有轻度的神经衰弱。吃过晚饭后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看新闻联播保准睡着,到天气预报时,又能准时醒过来。母亲说他们的第一次约会是在电影院了看电影,没想到看到一半父亲居然睡着了,气得母亲差点没再搭理父亲,经过媒人的解释才又同父亲约会。父亲也当过媒人。小时候有几次当我背着书包回家时,父亲告诉我到外面去玩,晚些回来,我就明白又有人在我们家第一次被介绍见面了。我也高兴,因为除了过年,那时只有这样的机会我会有糖吃。后来同父亲聊起这个话题,他很自豪的说经他介绍后的成功率是百分之百。父亲没有太多的爱好,除了教书,就是做菜。七几年父亲到大连出差时曾带回来一本菜谱,这本书后来被我带到了加拿大。父亲喜欢做菜,水平也高,让我们在那些物质极度贫乏的年代增添了许多的乐趣。那时结婚时都兴自己家里做饭请客,于是父亲经常被请去,在搭起来的帐篷、支起来的大锅里准备婚宴。父亲的记忆力惊人。我上中学时记不得的爪哇国的地名和地理,他却能给我讲得清清楚楚。父亲能很准确的告诉连我也想不起来的一些细节,诸如我的第几个女朋友何时认识,又如何分手的事-后来我有些事情就不告诉他了。小时候父亲用加重自行车送我们三个到厂里的托儿所,小弟弟坐在前梁上,我和大弟弟挤在后座上。到了厂门口,我们不用下车,父亲单腿点地跟门卫打声招呼就过了-父亲是唯一享受不用完全下车推车过厂门的人。上初中时,父亲托关系让我从厂里的附属中学进了市里的重点初中,我在全年级排名前几名升入了省重点高中。那一天中考完,跟着同学去看录像,没跟家里说,结果回家很晚,父亲急得跟什么似的。父亲是数学的老师,我在高中时对立体几何却不感冒。又喜欢上了打篮球,每天把旺盛的精力发泄到球场上,父亲在我上了大学之后称我在高中的那段时间为“球痞”。加上青春期的逆反心理,想来父亲那时很是为我操心。我也上大学了,是所有亲戚里同辈的第一个。父亲到北京去送,从没出过远门的我跟父亲在北京玩了一个白天。晚上坐在西去的列车,看着父亲的身影在月台上越来越远,想起朱自清的那篇《背影》,内心有些酸楚。过了一会,带着兴奋,就同临座的同校女同学聊开了。大学快毕业时,父亲找到他的同学录,发现有个同学在学校里任计算机系主任。可惜父亲知道这个消息晚了些,否则我也可能成了后来一度很火的IT人。为了毕业分配,父亲又带我上北京,下天津,奔辽河油田。经过一番操作,我到北京工作了。每次父亲打电话来,总要重复的就是“好好工作。”母亲是医生,职业的原因,很想有个女孩能帮她干家务活,结果没想到我家就有了三个男孩,更没想到的是我们的身价越来越高。七几年时,就有人对父亲说:“你得准备三千块”。后来这个价码越涨越高,从一万块,到三万块,到十万块,到三十万块,到现在的一百万块。母亲没到退休年龄就提前几年退休开了个诊所,父亲也提前一年退休帮助打理。我熬不到父亲为我准备三十万块的时间,所以我移民出国了。父亲做的最高的行政职务是学校里的工会主席,他说那年没人愿意干,学校就让他当了,主要的工作就是给大家发劳保用品。父亲是厂里多年的先进工作者,我家就有很多毛巾、毛毯、餐具之类的奖品。出国之前,父亲让我看哪些可以用上,特意叮嘱的是一定要带上一套不锈钢餐具,说:“送你一套铁饭碗”。转眼已经来到加拿大二年多了,每次和父亲通话,大抵是“注意身体”之类的话,稍微说得多的时候,就变成了“咱不谈这个。”今年有朋友带来弟弟拍的VCD,录像里父亲清楚地记得我们登陆的日子。而我却连父亲的年龄都记不住,还是弟弟说明年父亲就要六十六了。父亲现在有些发福,弟弟说是因为他不舍得把剩饭倒掉,多吃那么几口就成了这样。今年SARS肆虐,我还是在新浪网上看到葫芦岛市有辽宁省的第一个病例。打电话时,父亲却让我放心,他更关心的是加拿大的情况。而今我也快做父亲了,而且是小加拿大他爹。想起苏芮的那首《奉献》:“我拿什么奉献给你,我的爹娘?…我拿什么奉献给你,我的小孩?”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父亲。   后记 2003.6.13 13:09 这篇小文酝酿了两个多月,起因是我也即将要做父亲了。总感觉要写点什么,为了我的父亲。虽然改了几遍,还是不太满意。在“父亲”这个题目下,所有的语言和写作技巧都已显得苍白和微不足道,我所需要做的就是筛选一些事实。 我的父亲生在解放前,长在新中国。在我有限的对历史的解读,我所知道的就是一些名词:三反/五反/三年灾害/四五/十年文革/三种人/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六四/三个代表/四个坚持/50年不变/100年不动摇…;大炼钢铁/大兴水利/大跃进/大鸣大放/大张旗鼓… 我生于七十年代,至今还记得小的时候父亲骑车带我去挖野菜,除了人吃,还要喂鸡。那时父亲搭了个鸡窝,我的乐趣之一就是去看母鸡下蛋。 母亲为了三个儿子,提前几年退休要开诊所。父亲为了办执照,每次都要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在母亲的再三催促和鼓励下,才拎着礼品卑躬地去敲门,送上谄媚的笑。 有时候心里会嘲笑父亲的愚。但随着人生阅历的增加,对父亲有了更深的理解。父亲在运用中国农民质朴的智慧和高超的生存技巧,以无形化有形。 今天给家里打电话,父亲不在,他去帮助两个弟弟装修新买的房子。这篇小文在写完后,发表的时间没想到快到了FATHER’S DAY。在这2003年的父亲节我能说什么呢?只能在心里祝愿父亲晚年(“晚年”,没想到这个词这么快也用到自己的父亲身上了)平安,身体健康,幸福。
 

卡尔加里说“子”

说“子” 俺是个东北汉子,爱吃包子/饺子/面条子...”在老家时不时的来顿“猪肉炖粉条子。”来了卡城一年多还没下过馆子。请人吃饭只能涮涮锅子,为了省点票子,不敢买羊肉片子,只好下点鱼丸子。看了下岗兄的帖子,还真有两把刷子。以后多支点点子,让咱也过上好日子。说“子”续 在卡城找专业工作没发现位子,没有票子买不起房子,几次要买车子被拒于老婆子,放不开脚丫子怕被说成“败家子”,只好溜到“华枫”坛子逗逗闷子/找找乐子。有时想跑到加拿大做什么劳什子,不过为了将来的那些“子”,今天甘当打工仔!接着下岗兄的话把子,明天咱就试试越南的粉条子!
 

"小肠陈"的卤煮火烧

北京城有名的本地小吃,如炒疙瘩/炸酱面/炒肝儿/灌肠等,最喜欢的是“卤煮火烧”了。喜欢吃“卤煮火烧”缘自西安上学时的“羊肉泡馍”,后来又发现了“葫芦头泡馍”--猪大肠切成寸丁,馍也与“羊肉泡馍”,的馍不一样,加上传说是“药王”孙思邈的方子,配合多种草药的老汤,吃起来肥而不腻,与“羊肉泡馍”各有千秋。到了北京工作,才知道有“卤煮火烧”。后来还是看电视节目才知道北京的老字号里就有一个“小肠陈”,好象还是乾隆爷御赐的墨宝。几十年前就有分店开到洛杉矶了,老爷子和儿子都去了,还扛了一块匾。现在北京的只是妹妹了。于是在一个炎热的夏日,做了两个小时的车来到“虎坊桥”,问马路边的老太太,指着对面的一个胡同口。过马路,进胡同不深,路边放着两张桌子,一个酒鬼正就着一根大葱抿着“二锅头”。门脸不大,上有一黑匾,书着“小肠陈”三个字。店堂也不大,支着两张桌子。两口锅倒是不小,老汤上漂着杂件和火烧,一股特殊的香味弥漫在屋里。许是过了午饭时间,吃饭的人不多。要了一碗两个火烧的卤煮,一位大姐麻利的盛好端上,心想大概是妹妹了,坐在店里慢慢的品,看着胡同口里的来往行人和酒鬼,眼前有些恍惚,脑子里出现了两个字:“文化”。后来也曾多次吃过,再也品不出“小肠陈”的那般味道。不过还是喜欢,到学院路附近办事时,总要到双安商场顶楼的小吃街去吃上一碗。什么时候能再到“虎坊桥”—不知还在不在;或是到洛杉矶来上一碗呢?
 

我和太太在Calgary的第一年移民生活

题记:本来想写个“续一”,为了大家的阅读方便,在原文上进行了修改:增加/订正了一些细节,填了两章。写完后想起2000年在新东方学TOFEL时的一件事。有个讲阅读的姓王的老师,在美国攻理工科有几年,说中国的女孩不能同美国人结婚,因为生活不到一起,离婚率高。举的例子是美国人煎鸡蛋不用油。不知道他还是否还再讲这个故事,也不知道美国人是否到底煎鸡蛋不用油,只知道我在A&W做COOK时煎鸡蛋是要用油的,而且是那种高温下用的食用油。写出了我的故事,告诉大家一个新移民的真实生活;对我的人生也是个记录;对关心我们的家人和朋友做个交代;如果对那些准移民和新移民有帮助,也是我的荣幸了。CALGARY的春天已经来了,BOW RIVER河边慢跑和骑车的人多起来,满街的SUNSHINE BOY和SUNSHINE GIRL。我也冲出去,带上SUNGLASS,冒充一下SUNSHINE CHINESE。—祝愿大家都有个好心情。我和太太在Calgary的第一年移民生活大学毕业前夕,关心我命运和前途的妈妈非要拉着我去算命。先生说我以后会远离家里,离得越远,前途会越好,而且说我想要出国都会实现。妈妈虽然有些怅然,同时也为我高兴—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时我想能出国的人肯定都是额头非常高,脑袋非常聪明的人(像我的一个高中时代的好朋友—ROBERT YOUNG,北京医科大学毕业后到美国COLUMNBIA大学生物学读了博士,现在已经是新加坡大学的教授了)哪能轮到我这等平庸之人。没想到经过技术移民程序,我也到了太平洋的东岸,而且也一年了。来加以前就搜集有关加拿大的资料,也曾看过几本移民写的书。一本是香港的作者冯两努的《我在加拿大成功创业》,写的是他来这里重新创业卖保险的事;另一本是《苦乐移民路》,写一个北京搞建筑设计的移民到TORONTO,找不到专业工作后来想办一个出版社未果的事。不过在书里,他的TORONTO最初的生活好像非常之惨,我看完之后有一点恐怖的感觉,现在觉得大多数的新移民的生活并不是那样的。所以我常常涌起一股股的冲动,想写写这里的人和事。但要么没时间,要么懒而没有成事。这几天终于有时间了,以前想发的几个独立成章的文章,这次一并串起来。第一章 LANDING.我和太太WINNIE同Mr. Sun全家于2001年的3月28日在首都机场登上AIR CANADA的飞机的,他们在机场工作,省却了好多的麻烦。爸爸、姑姑、小弟和弟媳来机场送行,一向没在父母面前掉过眼泪的我第一次为了离情而落泪了。飞机是晚上六时多起飞的,大概四分之三的乘客都是新移民。第一次坐长途飞机倒是没什么不适应的,还给了一个邻座起飞时感到不舒服的小女孩口香糖,她的妈妈直谢我。机上供应两餐,我要了三罐啤酒,以便能入睡。天亮时,从舷窗看到了ALASKA的冰原。飞机降落前,空姐拿了一些表,要我们填入境财产申报。当地时间的十二点,到了VANCOUVER。出了飞机,有服务人员拿着欢迎新移民的指示牌,还有人提醒小心扒手。大家按照目的地和转机的时间排了几个队伍:到TORONTO的要占80%,去Calgary的只有我们两家。在转机之前要办一些手续,移民官员先问了些问题,看着她很熟练的把我们为之奋斗了两年多的移民纸随便地撕下叠起来与护照钉在一起,我不免有些心疼。海关官员那里,我们已经在国内就准备了携带财产列表,她一句PERFECT盖章放人。还好,我们并没有耽误太多的时间。四点钟又登上飞机,经过一个小时的飞行到了Calgary,接机的是Mr. Sun的香港朋友,租了一个VAN装上两家的行李,坐在他的越野车里,听着CD机里放的邓丽君的歌。他们已经帮助租好了一个BASEMENT,并从IKEA买了床和床垫,只不过要自己安装。行李放好后,又请吃了一顿中餐。回到家里,我们就开练,幸好带了工具,要不第一夜就要打地铺了。一通折腾,干到十二点,出了一身臭汗。冲了个澡后我们睡了在加拿大的第一觉。像其他的新移民一样,我们第二天办SIN/HEALTH CARE/申请电话和到银行开户。不同的是那时Calgary的TRANSIT系统罢工,幸好香港朋友开车帮着办好了这些手续。第二章 学语言Calgary的Transit系统终于复工了。那次罢工历时50天,我曾问过一个operator,罢工的结果是他们的工资从18块/小时涨到21块/小时,大家的代价是月票从30多块涨到50多块。那时我们已经来了一个月了,每天没事做,WINNIE倒了很长时间的时差。我捡了一个变速山地车,in good condition,没事就骑车买东西和到VILLAGE SQUARE LIBERARY去借中文书和一些写resume和cover letter的书。那时我们买了一部电脑,可以免费上网,倒也不寂寞。C—Train (Calgary的地上轻轨列车)开通的第二天,我们到DOWNTOWN的语言评估中心(CANADIAN LANGUAGE BENCHMARKS ASSESSMENT)去约考试。那时由于是冬天,新移民来得还不多,过了两周,排到我的考试。虽然我在国内考过托福,学过雅思,但同大多数的国人一样,听说能力还是比较差。考试分为三科:listening and speaking/reading/writing,每门的最高分是8分。我的评估结果是4/8/6—一个过时的电脑型号。原则上不过5分的人都可以申请免费的语言学习—这是新移民的权利。语言评估中心的一个越南counselor告诉我可以选择语言学校; 可以选择full time或是part time;可以选择白天或是晚上;可以选择weekday或是weekend。我选择的学校是DOWNTOWN的Language Plus。上课时间是PART TIME:周一到周五上午的9-12点—因为那时我可以下午做一份工。老师是本地人,班是小班,只有15个人,其中四个Russian girls,里面有一个动物专家(她告诉我早晨干派报纸的活),一个ELECTRONIC ENGINEER;另一个韩国人也是DOUBLE E,一个来自罗马尼亚的工程师,一个HONGKONG GIRL,一个伊拉克的带头巾的大姐,一个要想将来成为BUSINESSMAN的印度小伙,还有一个来自阿富汗的难民,剩下是最多的大陆人有5个。这些人中,只有中国人的发音最标准,印度小伙满嘴的咖喱味英语;韩国人就象东北人一样R和Y不分;RUSSIAN GIRLS有浓重的口音,但中国人的口头表达能力也是比较差的。我在那里学习了一个月,老师很不错,挺负责的。但我的感觉同其他的大部分大陆人一样,这种课程不是那么的有效果—不像新东方的速成班一样快。因为她听说读写都讲,一个月的时间不可能学到太多的东西。另外因为是免费的,有的学生也不太在乎,常常不来。她布置的作文我就一次没写过。其实我后来才知道,我应该上专门讲COMMUNICATION的班。一期结束了,老师给一些准备让毕业的人10分钟的口语考试。我在班上的水平还算高的,她也让我毕业了。我的最大收获是听力有所提高,由刚开始的能听懂老师60%到后来的80-90%,同时也能适应一些其他国家的口音了,我再也不像刚来时那样跟别人讲话要立着耳朵听了。最后一天上课,毕业的人每个人买了小礼物送给她。我送的是一张中国的古典音乐CD。我也得到了在加拿大的第一个CERTIFICATE:上面证明我的英语水平是5/8/6—我的电脑型号UPDATE了。后来有朋友说超过五分的也有免费的班,好象是讲OFFICE ENGLISH和BUSINESS ENGLISH的。我也想去学,今年一月份好不容易约到语言评估中心一个西班牙的COUNSELOR,她说我已经从LANGUAGE PLUS毕业超过半年了,原来的成绩已经作废,得重考证明水平,还说我的水平就别浪费时间了去学了,后来我再也没去语言学校了。第三章 找专业工作语言学校毕业的时候已经是六月底,那时是Calgary 最好的季节,刚好七月有NATIONAL DAY和STAMPEDE,我的玩儿心又来了。一个月后,玩也玩了,该找专业工作了。我当时不象其他的大陆人那样,一来就急着找专业工作。也许是因为在国内的国企工作时间长了,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总想通过一些帮助,而且自己的RESUME也没准备好。Calgary有很多的移民辅助机构,每个里面都有讲中文的COUNSELOR。我们刚来时在东北区住的附近就有一家CMCN,中文叫卡城门诺移民辅助中心。夏天的一次他们组织的大陆新移民团聚,主持人大声的对满屋的中国人说:WELCOME TO CHINA—因为夏天是大陆新移民LANDING的高峰。CMCN里有一个COUNSELOR叫JEAN WANG,是个来这里十年的广东人,她人很热情,我刚来CALGARY时给过我很多的鼓励。还有一家CCIS(CALGARY CATHLIC IMMIGRANT SERVICE),正好那时是它每月一期的WORKSHOP—CBW(CAREER BRIDGE WORKSHOP),就是讲找工作的技巧,并帮助改RESUME。那一期的COUSELLOR是台湾人ANGELA CHEN,十八个人的班中国人占了三分之一多。我学会了RESUME的格式,找工作的渠道和面试技巧。大家都是专业人士,都想通过这个WORKSHOP找到专业工作。三周的学习,我练得有些“胆儿肥”了。遗憾的是那一期结束后,也没有一个人找到相关专业工作,包括我们认为最有希望的有着丰富经验的一个伊拉克桥梁专家。快结束时,另一个COUNSELLOR高兴地过来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一个叫KELLY SERVICE的中介机构为CALGARY的电子厂SELECTRON招人,于是许多人给发到了电子厂做INSPECTOR和ASSEMBLER了。大概是他们的WORKSHOP也是向政府要钱,如果没有一个人找到工作,他们也没面子。就这样,CCIS就成了KELLY SERVICE为电子厂招收具有良好教育背景的各国新移民做生产线工人的基地了。我没有去,觉得自己会找到专业工作。WORKSHOP结束了,该自己找专业工作了。首先我考虑了自己的背景:我是焊接专业毕业,在炼油厂搞压力容器制造和安装及检维修,机会应该在制造行业。CALGARY的制造业还是很发达的,主要为OIL AND GAS配套服务。找工作大概有几个途径:上网查/看报纸/查YELLOW PAGE/找JOB AGENCY/到图书馆查BUSINESS DIRECTORY。我到图书馆去翻BUSINESS DIRECTORY,抄下一些制造厂的资料,同时上网查。一次见到一个制造厂的网址,他们在北京的赛特饭店有分支机构,想着如果能去那里也好。结果去了该公司的总部,只见到了RECEPTIONIST,递了简历,然后就没音了,打电话也没结果。另一次在网上见一个公司要招WELDING ENGINEER,挺高兴的,在一看QUALIFICATION,泄气了:他们要焊接专业毕业,还要会这个语言,那个编程,整个要一个高级程序员。也曾去了二十几家的专业职业中介机构,大多是我留下RESUME,他们回一个E-MAIL,说他们已经把我的信息存到数据库中,THAT IS ALL。一次CALGARY HERALD在HYATT饭店举办了一次没有太多公司参加的招聘会,到场的大多是中国人。这里的YWCA和BOW VELLEY SHOOL有一种政府资助的一年两次帮助找工作的班,为期半年,在班里新移民可以先强化英语,然后学找工作技巧,最后联系一些公司做VOLUTEER,也许会被实习的公司留下来。我也报了夏天的班。好家伙,十八个名额,有二百多号人报名。COUNSELLOR跟我说他们不太清楚焊接背景在CALGARY的情况,意思是拒绝我了。我马上知道这种班的性质了,也像CCIS的WORKSHOP一样,如果成功率低的话下次也不好向政府申请钱了。不过我给他们了一句:我就是给你们机会让你们了解焊接来了。最好的一次是去一个叫NATCO的制造厂,那时我也有经验了,不去前台,直接到他们的厂房看他们的生产能力和设备水平,看完之后绕过RECEPTIONIST去了办公室,刚好撞见一个QC MANAGER。我把来意说明,他人很不错,看了RESUME,说他们现在不需要人。但他打电话问另外一个公司COLT ENGINEERING,说他们要各种各样背景的人。于是我在一个周五,在DOWNTOWN的WEST CANADA的写字楼里见到了GRAHAM。他说需要一个INSPECTION COORDINATOR,并给了一份DUTY,让我周一打电话。一看DUTY,就是监督和协调检测人员干活的工作,我的经验肯定OVERQUALIFIED。周一打电话时,情况变了。GRAHAM说:“Sorry, your experience is overqualified, but your communication skill is not good enough。”后来猜想我是那个QC MANAGER介绍的,他们最初可能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周末知道我是新移民,或是他们有别的人把我顶了。不成就不成吧,我找他们公司去。于是大夏天的我坐上C-TRAIN,然后骑着自行车,到他们公司的总部直接找HUMAN RESOURE MANAGER。还好,我打着GRAHAM的名义还能见到她。聊了一会明白了他们公司的性质和业务范围了,我想还有另外一个方向,就是去工程公司,做个搞现场施工人员也成。回来一查资料,CALGARY有好多的工程公司,又去了几家,没戏。过了几天,又直接撞到COLT的CONSTRUCTION DEPARTMENT的MANAGER,老头人不错,居然同我聊了半个小时,说他们进行现场施工管理的人员只有两个,我一下就明白人家管理者的素质了。也曾去过这里的石油工程师协会—APPEGA,他们告诉我得先有几年的相关领域工作经验,然后到协会申请资格,通过考试后才能叫ENGINEER。我甚至找到一个机构,他们有一个政府资助的PROGROGRAM—TOJ(TRAINNING ON JOB),可以帮助联系相关的公司工作,政府付大部分的工资,公司只付一小部分。条件是要三个月内没工作(连打工的活都算),还要提供自己在努力的找工作的证明。那时我已经练得脸皮比较厚了,说话也利索多了,也不怕INTERVIEW,问题是没有INTERVIEW,一个都没有。秋天到了,天凉了,我扑腾的心也慢慢冷却下来了。第四章 准备上学WINNIE好像有特异功能,她的话往往很灵验。在国内时我们常不戴表,而她的猜测误差不到五分钟。在这里我满腔热情的去找工作时,她却老是泼冷水:“就你那破专业还能找到工作?”我说:“你就不能鼓励我?”她从不,不幸的是她又言中了。后来重新审视自己找专业工作的历程,也有无限的感慨:找工作有时是要靠一些运气的,也许我离成功只差一步了,或许我可以在制造行业和实验室能得到OFFER,只是没有再深入和花更多的时间,而且已经决定放弃这个方向了—我不想再在这个领域干下去了。太太在国内就跟我说要我上学,找不到专业工作,只能上学了。上学的目的主要有两个:虽然那时我说起英语也是满嘴的跑火车了,但要作为技术人员还差的远,上了学后,英语基本就不是主要问题了;学个好专业增加就业机会。这里有几所学校,象UNIVERSITY OF CALGARY/SAIT(SOUTH ALBERT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WWW.SAIT.AB.CA)/MOUNT ROYAL。MOUNT ROYAL里文科的专业较多,还有许多的韩国和日本人学语言,我不想去。UC我也去过,想读一个与工程有关的专业,有一个MASTER DEGREE的PROJECT MANAGEMENT(大概就像国内说的项目经理吧)挺想学,后来一问要学两年,学费巨贵不说,而且不给贷款。一个朋友说这个专业出来是跟人打交道的,口语不是中国人的擅长。想想也是,放弃了。NATCO的QC MANAGER跟我说SAIT的课程是VERY PRATICAL,也有焊接专业。于是我找到了这个专业的主讲老师,是两年的DIPLOMA,一看课程,我都可以给他们讲(只不过要用汉语),而且毕业也要去制造厂或是实验室,心理很是不甘。一次在教会的团聚上,遇到一个来了四五年的北京人,原来在国内也是搞设计的,在SAIT上了两年的EDT(ENGINEERING DESIGN AND DRAFTING TECHNOLOGY),一毕业就被一家大工程公司FLOUR DANIEL要去了。我认识的几个从洛阳石化设计院和燕山石化设计院的很快就找到工作了。SAIT的就业调查报告也说EDT的就业率是98%,而且这个专业的核心课程就是电脑绘图,工作时主要也是跟电脑打交道。过去搞制造,学了它以后就搞设计,偏的并不远,就学它了。WINNIE说我有托福成绩,完全可以学一个MASTER DEGREE,偏偏去学个DEPLOMA。那时我的观念已经跟刚来的时候有了很大的不同。我想上学的目的无外乎为了就业,如果符合自己的兴趣更好,拿个DEPLOMA一样可以就业。这个专业有一月份开学的班,报名时的QUALIFICATION要求高中毕业即可,但对新移民来说要过ENGLISH 30/MATH 30/PHISICE 30。好在我带了托福成绩,ENGLISH 30能满足。另外两项我没有高中的学历证明,但他们告诉我把大学的成绩单寄到EDMONTON的一个IQAS的国际学历评估机构公证就行。由于怕在他们要求的截止日期公证不能完成,我做了两手准备,报名参加他们的MATH和PHYSICS的考试。于是把第一份打工的活辞了,在家准备考试。本地的高中数学相比国内要简单的多,甚至没有立体几何,但他们有概率和统计。那时我想自己是在准备GRE,GRE也不过如此啊。公证在截止日期前来了,我也不用考试了,松了一口气。十二月,收到SAIT的一封信,告诉我:SORRY,NO SEAT。原来他们一月份的班人早满了,我报名太晚了。我这个气,不过没办法,只能报今年九月份的班了。好在原来准备的QUALIFICATION可以用在下个学期。刚过新年的第一个上班日就开始报九月的名了,他们七点上班,我六点半就候着,排了个第一。过了几天,来信说有SEAT了,我可以九月份上学了。第五章 打工记大多数的国人好像只把专业工作叫工作,其他的只是打工,而且觉得打工没面子。相比TORONTO和VANCOUVER,CALGARY打工机会的机会还是很多的。而我也曾经在四个地方工作过,也曾在一段时间内干三份工。1.大统华(T&T SUPERMARKET INC.)大统华是加西最大的华人超市,主要经营亚洲食品。在VANCOUVER有很多家,在CALGARY只有一家。我们刚来时住的就在它对面,那时我想怎么“先生产后生活”—先打份工再说。其时公交罢工,不能去太远。买菜到大统华时看到APPLICATION FORM,随手填了。五一(虽然这里不过劳动节)刚拿到驾照,他们打电话让我去上班。人事经理是台湾人SOPHIA,问我想去哪个部门,有肉部/海鲜部/杂货部。一想前两个部门要用刀,安全第一,而且也不喜欢杀鱼/切肉,杂货部主要职责是往货架上上货,可以走来走去,于是第一份工就是STOCK CLERK,我负责的是酱料和罐头食品两个货架。由于超市没有自己的货流中转,新货大都从VANOUVER用长途车拉过来,我只能在周一和周二不来新货的时候休息。上货虽然不需要太多的技巧,但需要一定的体力—我们也曾卸过整货柜的米。在那里我练会了走路—在国内一站地的距离我也要坐车,在大统华要不停的走路—脚力是练出来了,而且午睡的习惯也给扳过来了;在那里我学会了什么叫“服务”,相比来说国内的服务行业差的太远;懂得了许多食品的英文名,和许多以前不知道的食品和调料;知道了一个概念:FIRST IN FIRST OUT。也就是先来的货摆在最外面,所以大家在最外面拿的货很可能不是最新的。过了一阵新鲜期,我就感到很不舒服,因为那里工作人员和主管大多讲广东话和台湾话,会普通话的很少,那时我的英语还结结巴巴,跟他们交流起来很费劲,甚至没有交流。他们有一个奇怪的心理:既瞧不起大陆人(因为我们是新移民)还妒忌(因为我们是技术移民)。一次SUPERVISOR批评我说没有发现货架上的过期食品,造成损失,我一看日期,2000年就到期了,那时我还在北京哪!还有一个香港保安比较讨厌,常常在我工作时一抬头就看到他鬼鬼祟祟的盯着我,让我如梗在喉/如芒在背的添堵。大统华是个正规的企业,也有福利(BENEFIT)—各种的保险,不过要过了六个月的试用期,大多数的大陆人不会熬到这么长的时间;工资也很低,起步每小时六块五,后来我知道在CALGARY还有麦当劳比它低,是六块两毛五。而WINNIE做的第一份工薪水要八块两毛五,为此她没少折磨我:说我英语好,找什么打工的活都比大统华的工资高。其实我图的是可以上午学英语和找专业工作,下午上班。经常是到晚上九点超市关门时,就我一人要把放在外面的几垛的促销商品拖回来,每次都是一身汗。我是在那里干的还算时间长的大陆人,上班期间就见过来了又走了不少的大陆面孔的人。我在那里一直干到十月要准备SAIT的入学考试,WINNIE也结束了对我的六块五的精神折磨。我在大统华获得的最大经验是:再也不给华人老板打工了。2.A&W十一月时,我们已经搬到SAIT校园里住,我也完成了入学准备。原想一月份可以入学,在这之前抓紧时间挣点学费。我们住的STUDENT RESIDENCE后面就是横贯加拿大东西的公路16 AVE,我沿着公路走,想就近找到一家快餐店能打工。果然发现了六个BLOCK远有一家A&W要人,只是招周末COOK,管它哪,先干了再说。这个A&W是二十四小时店,我的时间段是周六周日的七点到下午三点,中间有半个小时休息。原来北美地区有很多的连锁快餐店,不象我们在国内只知道麦当劳和肯德基。有卖各式点心的TIM HORTONS;有卖汉堡闻名的BURGER KING/WENDY’S;有卖PIZZA的PIZZA HUT/PIZZA PIZZA;卖烤肉的THE KEG;可以吃虾和龙虾的RED LOBSTER…A&W在这里的声誉不错,主要也是卖汉堡,也有自己品牌的ROOT BEER。这个店由于在主路上,生意很好,还是MILLION DOLLAR CLUB之一,也就是年营业额过百万。主要有两个岗位,前台是CASHIER,后面是厨房。里面只有两口锅:煎锅和炸锅。我负责的是煎锅,第一天上班也没有TRAINNIG就干上了。早晨是煎一天用的BACON和EGG/SAUSAGE,中午是烙几百块肉饼。炸锅是另外一个小伙子负责,炸FRENCH FRY/ONION RING/CHICKEN/TURN OVER(一种苹果派)/HARSH BROWN(一种土豆饼)。厨房的标准配置是三个人,还有一个人负责完成汉堡的包装程序:根据不同的ORDER,抹上不同的调料和夹不同数目的肉饼,装进不同的袋子。我的工作很简单,因为一切都已程序化,把冷冻的肉饼或其他食品放到煎锅上,按一下定时器(TIMER),到时间报警声一响,我就起锅,放到到保温箱,再按定时器保温,超时就变成GARBAGE扔掉—怪可惜的,不过YOU EAT FRESH。我在那里练出来了双手打蛋;学会做FRENCH TOAST;知道了鸡蛋的OVER EASY和SUNNY SIDE做法的区别…A&W的汉堡分类很简单:GRANDPA/PAPPA/MAMA/BABY,其主要区别是汉堡里肉饼数的多少/加不加CHEESE/或是不同的CHEESE。于是午餐时厨房就充满了辈分称呼:PAPPA/MAMA CHEESE/BABY BURGER…我得根据不同的ORDER准备不同的肉饼数和加不加CHEESE。这个活不需要象大统华干活的体力,但ORDER多,活紧张的时候,真是需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管手里干着什么活,随时得看着显示ORDER的MONITOR;炸锅的TIMER响了,如果没人在也得赶快冲过去起锅。稍微闲下来,就得扫地/倒垃圾/洗器皿。总之,得DO EVERYTHING。每天的下午,我都背疼。快餐店的精髓就是一个字:快。一旦客人等的时间长了,SUPERVISOR就冲过来对我们说:HURRY! HURRY!不过我们都不怕她。活忙时她也过来帮我们,她的动作比我们快得多了。过了一两周,我也适应了节奏,协调性也大大增加。后来如果不忙的时候,早餐我一个人也能对付得了了。元旦前下了几天的雪,气温降到零下30度,那天上班只有我和SUPERVISOR两人,别人不愿来。我们两个人忙的够戗。CASHIER是年轻女孩的天下,他们大都是高中生—这里的孩子独立性很强,他们是在挣大学的学费。COOK里同我一起干活的有一个满脸小豆豆的DARRAL,人很不错,每当他上班时,前台的CASHIER都爱凑过来同他打趣。他却叫我的名字成了TOWEL/TAIL,在我多次纠正下,终于发对了音。还有一个ANDY是SUPERVISOR,更是活宝,他到哪里哪里就充满笑声,还开玩笑把我的FAMILY NAME说成YOU。这个快餐店是几个人入股分红的,BOSS叫CHERRYL,瘦瘦的。还有几个SUPERVISOR,其中有个也叫CHERRYL,胖得弯腰都费劲,但干起活来可一点都不含糊。我挺喜欢在那里干活的,唯一感觉不舒服的是每次下午时眼镜上粘满了油烟。虽然给的薪水不多—快餐店都是这个水平,还是六块五,不过老婆已经不再折磨我了,因为那时我每周工作七天。我在那里干了二个多月的周末工,直到换了另外一份周末工。在A&W的工作锻炼了我在紧张工作情况下的协调性和前瞻性。3.MANORRLEA SYSTEM INC.原以为这是我在上学之前最后一个打工的地方,听起来像一个IT公司,其实是做OFFICE BUILDING SERVICE的。是个家族企业,老爷子DAVID创下了这个公司,儿子SEAN是BOSS,妹妹ANNIE是MANAGER ASSISTANT。MANORRLEA在DOWNTOWN提供很多大楼的服务,不过总部在BOW VALLER SQUARE(WWW.BVSQUARE.COM),我就在BVS里工作。BVS是DOWNTOWN里最大的写字楼群,由三座四十层和一座十七层楼组成,地下有四层停车场P1—P4。(1) AFTERNOONSHIFT那里的班有三个时间段:DAYSHIFT/AFTERNOONSHIFT/NIGHTSHIGT,我做过前两个,是从AFTERNOONSHIFT做起的。事出偶然,十一月时开始了WINNIE白天工作的旅馆的淡季,她工作做不太满,想找第二份工。以前就知道这种工作,只是没有机会,刚好有个北京某个设计院的一个室主任在那里做AFTERNOONSHIFT(要不是英语不好,她的水平找个专业工作简直是A PIECE OF CAKE),她要回北京过年,就让我太太去顶。那天陪她一起去的时候,多问了一句要不要男的,结果我就成了AFTERNOONSHIFT的VACCUMGUY。这样我和太太晚上就在同一个地方上班,可以一起回家。说是五点到十点,大部分的人都是五点半开始工作,九点半就可以回家了,这样干四个小时的活PAY五个小时的工资。她的工作是给BVS2的OFFICE擦桌子/倒纸篓和垃圾,我是给BVS1的共四层的办公楼地毯吸尘。那时我离开大统华已经有一个月没干活了,刚开始还不适应,每天都是一身汗,十年也没有茧子的手掌也磨出来茧子,后来我把国内带来的工作手套戴上,手感觉好多了。负责这个楼的SUPERVISOR是七年前从前南斯拉夫为躲避种族迫害来的移民,VERY NICE的老大娘,不过检查起工作可毫不含糊,好几次让我把没吸到的地方又做了第二次。同楼工作的还有两个潮州女孩和一个广东女孩,广东女孩可以讲一些国语,有一个本地出生的香港男朋友,我跟她开玩笑:“你的男朋友有没有香港脚?”AFTETNOONSHIFT的工资比较低,6.25块/小时。不过很多的中国女孩都是白天学英语,晚上出来上班,最少可以挣个房租。MANORRLEA还有一个规定:如果做满一个月以后,遇到公假日,不上班照给钱—头一次听到不用上班还给钱的好事。(2) DAYSHIFT由于想的挺好,以为能一月份上学,就想在十二月玩儿命挣点钱。等完成SAIT的入学准备后,还想找一份白天的活。那天翻CALGARY HERALD报纸,发现他们还招一个白天的HEAVY DUTY CLEANER,想着干脆我一天就全交给MANORRLEA的了。于是跟ANNIE说了,她是AFTERNOONSHIFT的主管,要我找DAYSHIFT的主管LORI。第二天我就开始做了STAIRWELLGUY。每天的主要工作是擦地上三层到地下四层的楼梯,不过我感觉舒服多了,因为没人检查。记得刚来CALGARY时,一个移民辅助中心的讲座上,COUNSELOR讲现在人就业观念是很多人要同时做几份工。我在十二月份的时候就是同时做三份工:周一到周五白天从8:30到5:00做STAIRWELLGUY,晚上要干VACCUMMING的活,周末又去A&W上班。刚开始的时候老是感觉睡不够觉。因为每天晚上回来后又要吃一顿—体力消耗太大,还要冲个澡,准备第二天带的饭,总要11:30以后才能睡觉。好几次白天下午困的不行了,找个WASHROOM,坐在马桶上就睡着了。我的腰从那时开始细下来了,现在已经在皮带上扎了三个眼了。后来WINNIE量了一下,由原来的二尺六减到二尺三寸五,她很高兴,说我不会有脂肪肝了,那时她的脾气也温柔的多了—她也累的没劲跟我吵架了。DAYSHIFT干了没几天,SEAN领来一个HANDSOME的小伙,是新的SUPERVISOR,叫JOE。他知道我干着三份工作,直管我叫“SUPER TAO”。我说:“YOU ARE SUPER TOO—YOU ARE SUPERVISOR。”十二月中旬,SAIT来信说一月份上不成学,我想不能这么干下去了,人非得废了不可,于是在一月份把AFTERNOONSHIFR的活QUIT了。又过一阵,发现他们又需要一个周六擦电梯的人,又要求干这份工。虽然少干一天,但MANORRLEA的工资比A&W高,实际上差的不多,还可以休息一天,只好跟DOUBLE CHERRYL说SORRY了。那个周五下午,SEAN要TRAINNING如何擦电梯。我心想有什么难的,又不是没干过。就是用一种叫STOUTING的化学液体涂在抹布上,把电梯门上的污迹清理掉,露出金属光泽(怎么跟我过去编制焊接工艺时对焊缝清理的要求一样?)。让我想起几年前中央台的春节晚会的黄宏演的小品,一个擦皮鞋的爆发户跟他的男佣臭摆谱的故事—SEAN是不是也膀子痒痒了?结果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他把LORI和JOE都叫来,把西服一脱,挂在电梯里,拿着抹布告诉我怎么用热水,用几遍,擦的方向,还跪在地上演示擦的过程,然后让我自己来一遍,指出不对之处,我心理叹了一声:“惭愧”。下个周一,LORI见了我说GOOD JOB,大概她检查我周末擦的电梯了。DAYSHIFT的主要职责是负责三层以下的卫生,因为三层以上是各个公司的OFFICE,由AFTERNOONSHIFT负责。三层是会议中心,二层是一些快餐店,一层是RETAIL店。岗位有STAIRWELLGUY/OUTSIDEGUY/GARBAGEGUY/FLOATER/FORMEN。我在MANORLLEA干了三个多月了,这些岗位全干过了。过了新年,JOE说要轮班,让我去做OUTSIDEGUY,就是在楼外打扫卫生,叫干啥就干啥,NO PROBLEM。于是我扫了一天的烟头,幸好那天不冷。下午时,JOE又跟我商量说GARBAGEGUY干的不好,COMPLAIN多,问我想不想干,工资从八块涨到八块半。WHATEVER,反正我是在这里干一天,而且涨工资。于是又干了一个半月的GARBAGEGUY。我要把二楼快餐店的食物垃圾袋和一楼的生活垃圾袋装在一个有一人高的大箱子里,送到P2的LOADING DOCK垃圾站扔掉,而且那里有个斜坡,这个活没有一定的爆发力是不行的。干完第一天,累的腰酸腿疼。幸好有十年前在校队里打篮球的底子,我跟LORI说照这样干下去得改名叫“Mr. Muscle”了。果然,现在我胸肌起来了,腰劲也大了。除了垃圾,每天还要对付大量的纸包装箱,尤其是周一最多,我管那天叫“BOXING DAY”。那段时间我见到纸箱的第一反应是掏出随身携带的小刀把它拆开,再踏上一脚踩平。一次在电梯里,LORI对我说:“I need ten more workers like you .”我马上说:“I need ten times more pay than now”。LORI告诉我,我是第一个在那里干DAYSHIFT的CHINESE,不过后来我却给他们又找来三个中国人。这种CLEANER的活本地人是不太愿意干的,因为挣的少,另外他们也不象中国人那样勤快。我干活期间的三个月就见QUIT和给FIRE的好几个。其中一个从非洲来的难民,我的观念是黑人应该很勤快的,哪知道他懒的一塌糊涂,第二天就QUIT了,大概他想拿政府救济多舒服啊。那阵儿JOE也很头疼,人手不够,连他都拿着笤帚下雪天的去外面扫烟头,心理一定FUCK了不知多少回。后来他们登报招人,也有几个拿着RESUME来,其中还有一个夹着FIRST AID的证书。他选了两个,其中一人干了一周就走了,打电话也不回,PAYCHECK也不来拿。于是我就见缝插针,介绍了三个朋友进来。如果他们自己来找,肯定是没戏的,首先一看简历,吓死人,ENGINEER背景,而且语言也不流利。第一个是MACHIEL,他是鞍山人,机械工程硕士毕业。刚来两个月,LANDING没十天就出来找打工的机会,他成了GARBAGEGUY;春节前,一个葫芦岛的老乡FRANK刚LANDING,才来了两周时差才倒过来/SIN卡还没拿到就到我那里上班,成了STAILWELLGUY;WINNIE上AFTERNOONSHIFT回家时常碰到一个哈尔滨来的小伙,于是SHAWN成了OUTSIDEGUY。我对JOE说:“YOU ARE ENGINEERING TEAM LEADER。”他直笑。就这样,四只东北虎就把DAYSHIFT的活基本上承包了。有一次,LORI跟我说我们干的活PERFECT,她哪里知道:“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啊!我跟她说,如果中国人干活,JUST SHOW ME THE DUTY AND DRINK YOUR COFFEE。我升官了!DAYSHIFT里干活的除了四个中国人,还有一个擦了十多年玻璃的REX;和一个小伙QUANTIN(听起来很像一款硬盘的牌子)做FLOATER,就是哪有活干哪;还有一个RICHARD做干四天歇四天的FORMEN。这样,中国人占了大部分。不知他们怎么想的,走了一个FORMEN,叫我做FORMEN了。这个职位要从早七点上到晚上五点。可能他们认为我所有的岗位都做过,熟悉BVS,而且工作认真。那天SEAN和ANNIE见了我都说:“CONGRATULATION FOR YOUR PROMOTION”,说我“HARD WORK”,我只好说:“THANKS,I JUST DO MY JOB。”没想到打工就是挣钱吧,也会升官。我这个FORMEN是不爱管人的,DUTY倒是不多,但哪里有活我都得去。每天我都关心天气预报,不仅是为了增减衣服,还要想是不是又要除雪/擦地板:这阵子下雪,大冷天我得开着扫雪机除雪,还要用一种大概是日本产的TASKI的机器擦一楼大厅的大理石地面。这里的互连网非常的发达,JOE的主要工作就是看他的E-MAIL,查有没有新的SERVICE ORDER,然后通知我们去干。他还背着一个最新的笔记本电脑,FUJITSU的,真正的笔记本,连键盘都没有,完全笔输入,还连着手持扫描仪,无线上网,据说要八千多加元(后来我发现连一个每天的工作就是换灯管的有着浓重欧洲口音的老头都挎着笔记本电脑)。我跟他开玩笑说:YOU WILL BE NO WAY OUT(套用WWF里的一句词)。他走到哪里都得挎着笔记本,随时看有没有新的SERVICE ORDER,然后用对讲机呼我,告诉我到那里干活。他三点半下班后要把笔记本交给我,于是就觉得自己很滑稽:我左边挎着COMPUTER,右边揣着RADIO,左手拿着笤帚,右手拎着簸箕。新职位的薪水比我一周干六天没高多少,但工时少了,WINNIE用计算器算了几遍,相对小时工资到了十二块多,在打工这个层次算是比较高的了,她再也不会因为工资问题而折磨我了。而且我可以连着休息四天,这也是我可以踏踏实实坐在这里写这篇文章的原因。哎!第一次休四天,那几天又下大雪了,气温降到零下二十五度,不用上班,不用去除雪,I AM LUCKY GUY!4.ENGINEERD AIRFORMAN刚歇完四天后上班的第一天,发现原来在这里做过FORMAN的一月份QUIT的印第安人JIMMY又回来了,心想不好。果然,第四天的时候,LORI说虽然我很HARD WORK,不过COMMUNICATION不好,所以要我去干原先的STAITWELLGAY。我当然明白怎么回事了,不过懒得跟她吵,况且又没有纸面上的任命,只是口头通知。其实如果没做过FORMAN倒也罢了,现在心理真是不平衡。此地不留人,自有留爷处—我闪了。第二天,我去查JOB BANK/翻报纸找工,发现几个机会,打了一通电话,还到CALGARY BOARD OF EDUCATION填了一个表。中午回来时觉得还是没谱,想起去年一个朋友说起一个空调制造厂招人,下午坐车就去了。没想到遇到一个MANAGER,聊了几分钟,问问我的背景,填了APPLICATION FORM,让我下周一上班,就这样我又回到了工厂,这次是干的是ASSEMBLER。我离开BVS之后不久,MACHIEL要去CCIS上WORKSHOP,SHAWN要学语言先后离开了MANORRLEA,只有FRANK一个人在那里工作。我们约好哪一天要聚在一起来一场麻将大战,我家的代表当然是WINNIE了。ENGINEERD AIR是加拿大最大的工业空调供应商,在全国有很多的分厂,在CALGARY就有三个LOCATION,我去的是最大的一家。本以为自己很幸运,很快的就又能找到工作,打电话告诉朋友时还有点扬扬自得,没想到他们都跟我说那里的新移民很多—一副如数家珍的样子,我真想跟他们急:你们知道的这么清楚,早怎么不跟我说。厂房分为几个区:机加工/喷涂/装配。我被分到了装配车间,我的PARTENER是从斐济来了十几年的黑人小伙,他每天都要一边干活一边唱“巴隆巴隆”,不知在他的文化里是什么意思。装配车间的工人大多是亚洲人,居多的是越南人,还有菲律宾/印度/香港来的。整个厂只有一个SUPERVISOR,是个越南的CHUNK。他的名字叫THAO,同我的名字相似,为了区别我叫他“头”,我想他一定吃了不少的苦头才能熬到今天的位置吧。本以为这里的生产效率要比国内高的多,结果发现工人也和SUPERVISOR斗志斗勇。“头”一来,风动扳手的声音保准比他不在的时候响得欢;他在时,就有人开始离开生产线喝水/上厕所了;他若一走,这些人就开始一边干活一边聊天,只是这些人的想象力太也的贫乏:每天聊天的话题离不开人身体上的三角地儿,还要交流各国的说法,每天乐此不疲。可能最高的效率是工人要“出满勤干满点”了。也许是ORDER多吧,这个厂要求周一到周四从早七点到下午五点,周五到三点半,有时周六加班四个小时。于是我每天四点五十起来,坐第一班的C-TRAIN,再倒BUS,花上一个多小时从西北到东南上班。刚开始不习惯早起,每天上午干活时就像梦游一样。后来就早睡,十点就上床睡觉。上下午的十五分钟的BREAK时间,别人都到餐厅吃一些COOKIE,我是找两块木板,铺在生产线上,倒头就睡。在这里与我过去的在国内的工作经验没太多的相关,因为主要是钣金活,在装配线上工作—我的加拿大工作经验又丰富了。第六章 租房记来这里一年,我们已经住了三个地方了,从东北区到DOWNTOWN,再到西北区。也巧了,三处的门牌号都有三。刚住的BASEMENT是3903,后来搬到DOWNTOWN是3309,现在住的是三楼。最初我们住的是与Mr. Sun一家合租的BASEMENT,是他的香港朋友帮助租的。那里是东北区,买菜坐车都很方便。屋子的条件还可以,有抽油烟机,自动暖风系统和洗衣机。房东张太太是越南人,但可以讲国语,对于NEW COMER的我们指点了不少的事情。只是WINNIE在国内住惯了楼房,觉得很压抑,时差倒了一个多月,常常半夜醒来见她坐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我很心疼,觉得这样不行,得住APARTMENT去,于是只住了两个月就搬家了。我翻报纸和一本叫HOME RENTER的免费杂志,准备找楼住。打了几十个电话,问好了价钱,相中几处,第二天就去看房。那时我想最好在DOWNTOWN找,对我们这样的NEW COMER来说办事方便。我们也去了在DOWNTOWN的CHINA TOWN,不过我不喜欢那里的环境—脏乱差。在别的地方遵守交规的我到了那里也跟着横穿马路。在一个楼里我们居然看到警察局的中文告示:如果你见到三合会的活动,请打电话云云。我们扭脸就走。后来在8AVE/8STREET/SW相中了一家叫CENTURY GARDEN的楼,虽然叫世纪花园,但也有30年的历史了。高40层,33层有一间ONE-BED ROOM空房。感觉不错,房在阳面,光线很好,而且楼层高,没有障碍,可以看到远处的ROCKY MOUTAIN,真是:远望群山,一锅窝头。夏夜的STAMPEDE期间每晚还可以看到庆祝焰火。楼前有个ALBERTA PARK,夏天中午时间去草坪上坐,很多在DOWNTOWN上班的享受午餐,听水流潺潺,看不知名的水鸟散步。房间非常的宽敞,宽敞得我们没有足够的家具填满,显得空荡荡的,只好放两辆自行车在厅里。楼里有免费的游泳池和桑拿房,只是我只游过四次,蒸过三回。在那里住真是方便,下楼两分钟过了一个BLOCK就是C—TRAIN站。在那里我们经历了三次火警,本地人的灾难意识就是强,第一次夜里十一点是楼道里的警报响个不停,不知怎么回事,一看别的家的人都顺着楼梯井往下,我们也跟着走,到楼底才知道是误报。走的太快了,第二天腿疼。后来的两次有经验了,慢慢的下楼。在DOWNTOWN里住,每天都能听到楼外的ALARM声,除了消防车和警车,还有一种写着EMS的车,后来我才知道那不是国内的邮政快递,而是EMERGENCY救护车。我们的房租签了六个月,快结束时,大厦管理者说房租要从680块涨到710块了,而且那时我也准备到SAIT上学,于是又搬家了。虽然没能在一月份上学,但我已经注册了,有了STUDENT NUMBER了,可以用这个去申请SAIT校园里的学生公寓(STUDENT RESIDENCE)。算我幸运,刚好还剩一间给MARRIED留的ONE-BED ROOM。虽然MINI点,但两个人足够了。于是十一月底的大雪天又搬家了,朋友来我们家都很羡慕—羡慕的是房价便宜,只有420块,水电全包,还有FREE的60多个频道的电视CABLE,这大概是CALGARY最便宜的公寓房了,一层的大厅还可以打乒乓球/台球/电子游艺。有一个朋友看了屋子格局说我们住的是两室一厅。住在这里很方便,楼后就是BUS STOP,穿过校园就是C—TRAIN站。而且这里的体育馆几乎每周都有比赛,我喜欢看篮球,WINNIE喜欢看排球,还有HOCKEY。不方便的是房子里有报警系统,我们住进来的第一天炒菜时保安就来了。后来又响了几次,脸皮厚的我对保安说:不出一年我会熟悉你们每个人。朋友出主意让炒菜时把报警器用塑料蒙上,我们没敢那样做。只好炒菜时小心翼翼,油不能红,糟糕的是现在是冬天,窗户还给冻住了打不开,只能多吃砂锅了,请朋友吃饭也只能涮火锅了。第七章 YAHOO!STAMPEDESTAMPEDE是CALGARY一年一度的最隆重的节日,全称是CALGARY EXHIBITION AND STAMPEDE,中文应该叫做牛仔节,有近百年的历史了吧。历时两周的时间,全世界的牛仔和旅游者来到这里欢渡。STAMPEDE是七月举行的,那时大街小巷挂满了写着CS(CALGARY STAMPEDE)的旗帜,DOWNTOWN里临街的玻璃窗也画满了漫画,到处写着了“YAHOO!! STAMPEDE”。那时我很奇怪他们为什么免费为YAHOO做广告,后来才明白此YAHOO非互连网的YAHOO,是一个叹词,就像我们在起哄时压低嗓子发YA又挑起来发HOO才能正确的发出这个音,大概牛仔们经常这样在草原上喊吧。STAMPEDE是以游行为序幕的。那是一个周五,游行路线是沿着DOWNTOWN的6AVE转到9AVE,路边设着为旅游者准备的观礼台,是收费预定的。那天刚好我不上班,我们楼后就是9AVE,约了DANIEL夫妇,早晨我们搬着椅子下楼,到路边占了位置。八点钟游行开始了,队伍中有本地和外地以及来自美国的乐团/老爷车表演/土著印地安人全副打扮/各个社团的队伍/CALGARY小姐/各种展示STAMPEDE历史的花车…最HOT的是一袭红装的女牛仔;也有华人的社团,舞狮敲鼓;还见到一个像东北过春节时一个人扮的骑驴。每个队伍过来时都有人煽情地带着大家一起喊:YAHOO!那时我才明白了这个词的意义。最高兴的是孩子了,他们可以得到巧克力和糖果。游行一直进行到十二点,是以消防车的队伍作为结束的。那天我照了三卷相,太太说我脑子里有水。STAMPEDE期间,到处可以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牛仔。他们的标准打扮除了牛仔衣裤外,还带着阔边的牛仔帽,高帮的牛仔靴。女牛仔还穿着牛仔裙,身材惹火。那时还有大型的演出,去年JANIE JACKSON也来开演唱会了。我们也非常高兴,因为可以享受到免费的早餐。在DOWNTOWN里的很多PARK,每天都会有大公司赞助的早餐,于是我和WINNIE一天吃一处。多是一种叫PANCAKE的摊出来的玉米饼,夹上BACON,有时还可吃到牛肉饼。DOWNTOWN里有一个OLYMPIC PARK,是八八年开冬奥会建的,那时节每天上午那里都有表演,主要是游行队伍里的乐团和一些杂技和舞蹈表演等。去过几次,我们吃着PANCAKE,坐在台阶上观看,了解一些不同的文化。印象最深的是每天的最后一项例行的是印地安人的表演,其中有一个小伙子要随着鼓点把几个圆环串在身上,然后模拟成鹰状或是其他动物,每次都是满场掌声。STAMPEDE的核心活动是在STAMPEDE PARK,离DOWNTOWN很近。STAMPEDE期间的其他天是要收十快钱门票的,不过有一个周日是FAMILY DAY,在八点以前免费入场的。那天我和WINNIE早上骑着自行车,背上午餐,七点四十就到了那里。PARK很大,跨着VICTORIA PARK STAMPEDE和ERLTON STAMPEDE两个C—TRAIN站。我们是从北入口VICTORIA进的,由北向南走。一进园先是游乐场,各种各样的娱乐设施,我们转了一圈,想玩哪个都得排一个小时的队,只好作罢。再往前行,加拿大陆军的装甲车和坦克车展示,我们都钻进去,还有战士讲解,太太扛着火箭筒和机枪照了几张相。西面是一个小型体育馆的建筑,许多人往里走,我们也跟着进去,原来是SUPER DOG SHOW。狗在这里是PET,简直就是家庭一员。这个表演主要是经过训练的狗比赛哪个跳得更高,哪个跑得更快和哪个姿态优美。主持人也很FUNNY,哪个狗跑得慢了,他说那是来自EDMONTON,哪只表现不好,他说那是MONTREAL的狗,满场的笑声。出了馆,快近中午了,前面正好有块草坪,在举行KARAOKE,我们正好吃午餐。园里还有一个马鞍型的大型体育馆SADDLEDOME,平时主要是举行HOCKY比赛,那时进行的马车的比赛和表演,不过我们进去的时候正好是休息,也不愿意等,就出来了。接着在PARK里逛,有模拟十九世纪的小屋,几个LADY穿着那个时代的服饰在绣花;有HOUSE SHOW,我们排队进屋感叹真是DREAM HOUSE;一个大棚子,里面有很多的展示告诉ALBERTA和CALGARY的历史,本省牛的分类,一群小孩围着一个栏子,原来是在看刚出生的小猪;我们还钻到牛仔们的马厩中,看他们把赛马打扮的漂漂亮亮,给马淋水降温…一点半了,该是看牛仔们RODEO的比赛时间了,花了十块钱买了最便宜的票入场。这是STAMPEDE的核心活动了,场内巨大的电子显示屏打着“THE LARGEST OUTDOOR SHOW IN THE WORLD”,就像在国内电视上看的牛仔们骑野牛和烈马的比赛。来自世界各地的牛仔在这里比赛看WHO IS NO. 1。虽然非常惊险,我们看不出太多的奥妙,倒是有一些小孩骑羊的比赛逗得大家直乐。看了两个小时没等到散场,我们又转到了INDIAN VILLAGE。INDIAN是加拿大的FIRST NATION,在各地有很多的保留地,但他们到哪里都不招人待见,因为政府花钱养着他们,不用做工,大部分人每天就是喝酒抽烟,寿命短。PARK里的保留地里有很多的帐篷,只是不知他们住不住。他们穿着自己的服饰,每天的主要活动大概就是给游客表演了。出了那里,WINNIE非得拉着我去CASINO,不知她听谁说的这里有一家赌场。赌场里允许抽烟,乌烟瘴气的,华人面孔占大部分。太太马上就兴奋了,老虎机一个QUARTER就可以下注,她非常专著地盯了半天,还到别处看BLACK JACK,幸好她是第一次来,不太懂规则,也不知怎么玩,我拉她半天才一一不舍的离开,告诉我一定再来,一定会赢,我只有苦笑。基本上PARK我们都转遍了,一看表,五点半,该回家了。去年的STAMPEDE期间天也争气,没有下雨,我们的心情也很愉快。虽然因为要上班不能天天玩,但想起那段时间,也禁不住心里说:YAHOO!STAMPEDE!第八章 过节来了加拿大,节多了,中的西的,我们体会到更多的文化。有的节我们也不知具体来由,只当公假日了。前几天的FAMILIY DAY,休息一天,我和WINNIE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凑在一起休息了,睡了个懒觉,下午去这里最大的MALL—CHINOOK CENTER购物去了。HALLOWEN时,满街鬼影,做巫婆状,做超人打扮,有的女孩插着翅膀,在寒风中光着腿扮天使。我去SAIT报名时,CUSTOMER SERVICE里糊满了蜘蛛网,小姐戴着骷髅面具跟我说话,一会过来一帮各式打扮的派糖。朋友给我们送了南瓜,原意大概让我们做南瓜灯,结果让太太炖了牛肉南瓜汤,吃了几天直腻。圣诞节休息一天,那天停冷的,商店也关门,不能SHOPPING。觉睡够了,我说晚上去找一个教堂去看看本地人如何过吧,结果包了一晚上的包子,哪儿也没去。印象比较深的是七月一日的NATIONAL DAY。那天太太上班,我同DANIEL夫妇一起去DOWNTOWN的PRINCE ISLAND PARK。那里有很多的活动,大多是各个公司赞助的,有杂耍表演,有免费修自行车的,有回答加拿大地理历史问题给奖品的,有要求募捐的…在一片大的空场有一处表演,请来许多ROCK歌手,我们也听不懂,其他的人好像也不认真听,大部分的人是躺在草坪上,戴着SUNGLASS,享受日光浴。经常有人带头喊口号:WE ARE CANADIAN。这里受美国的影响太深了,有人说加拿大就是美国的农村,但大部分的本地人还是有很强的爱国心。我们也在脸上印上了加拿大国旗—为了好玩。春节时,虽然电视里也会有报道说今年是THE YEAR OF HORSE,但没有公假,气氛并不浓,只是在CHINA TOWN和一些华人超市能感到过节的气息。美国有个城市已经把春节那天定为公假日了,什么时候轮到CALGARY?春节前的一个周末,那是我第一个周日不上班,几家朋友好不容易能聚在一起吃了一顿饭,大家在一起聊天,不亦乐乎。MANORRLEA在除夕夜的AFTERNOONSHIFT让中国人提前了一个小时下班,老婆很高兴。她回来后我们开始打电话给国内的亲人和朋友拜年,由于时差的缘故,国内是大年初一的上午,刚好。第二天我上班时,带了一些中式的点心和糖果给大家吃,SEAN和LORI以及JOE见了我说:HAPPY CHINESE NEW YEAR!我跟他们讲起一些中国的习俗,还向他们要红包,LORI对我说:I PAY YOU TODAY!后来在网上找到一个可以在线观看的春节晚会,挣扎着陪太太看了三个晚上才看完—今年的节目真是烂得惨不忍睹。大概是真唱吧,歌星们的嗓子就像被捏住了喉咙,再也不嘹亮了;小品也是无聊的很;姜昆相声里的包袱五年前就在“锵锵段子选”的网页看过同样的笑话;观众起哄的声音也是那样的假;倪大妈怎么不甘寂寞又跳出来了,我真想冲上去左手拿着簸箕去接从她的褶皱中掉下来的粉,右手用笤帚把她脸上的皱纹抹平…第九章 BOXING DAY购物记“等圣诞节再说”那阵子成了WINNIE的口头禅。不知道她听谁说的,圣诞节时许多的商店会大减价。准确的说是圣诞节后的二十六日是BOXING DAY,是北美地区传统的购物日。我早就想买一些电器了,在WINNIE的阻挠下已经忍了很长时间了,不过也不在乎再忍到BOXING DAY来买了。有的商店是实行的是BOXING DAY,也有的是BOXING WEEK做促销。我们定好了目标:准备买一个27寸的纯平彩电/录象机和光盘刻录机/扫描仪。为此,我们去过不少的电器店,比较性价比,发现WAL-MART的SANYO电视比较中意。临近BOXING DAY时,翻看好多的广告,FUTRUESHOP的刻录机要打半价。由于每处打折店去晚了就会没有促销的货品了,我们没有车,只好选择先去西北区的又有FUTURESHOP又有WALMART的NORTHLAND MALL。圣诞节的晚上,我们翻看行车路线图,准备坐第一班C-TRAIN去。二十六日的早晨,我们四点四十就起来了,五点十分到了C-TRAIN站。等了一会不见车来,用INTERCOM问值班人员,敢情那天公假日,发车晚。我们一商量,不能去晚了,于是打了一辆TAXI,一翻折腾,到了MALL时是已经六点十分了,那时已经有一百多号人在排队了。天很冷,好在我们刚到时,MALL的门就开了,于是我们又进到里面接着排队。那天见到许多以前认识的中国朋友,他们有的四点就来了,夫妻两人一人排队,一人在车里取暖,两人轮班。有的更有经验,带来了行军椅。七点门开了,工作人员按排队的顺序先放一部分人进去,还好我们赶在了第一梯队了。很多中国人是冲着电视/录象机/影碟机去的,我是直奔电脑区,I AM NO. 1。销售人员要跟我说一大通产品质保条例,尽管他说的非常快速,我哪里有时间听—还得买别的哪。我对他说:你所说的是不是都在DOCUMENT里?拿来吧您哪!我们买的是一件东莞产的CD-WRITER,16速,原价160,算上REBATE,只花80快。扭头又去拿了一个EPSON 的PERFECTION 1250,分辨率可达1200*2400DPI,那天是120块。这款SCANER现在还有的店卖180块。交钱时,第二梯队的人还没放进来。又去WAL—MART里买了SANYO彩电,虽然没降价。出了MALL,天刚亮。约好了朋友,他开车帮我们把东西拉回家。吃了几个荷包蛋,我们又出发了,这次是去LONDON DRUG,停车场上找个PARKING的位置花了有一阵的时间。商店里满是人,好象那天全CALGARY的人都出来抢购了。我们去得晚一点,我想要的CD—R和CD CASE已经卖光了,不过我买了一个GOLD STAR的HI-FI录象机,机壳是银色的,刚好和SANYO电视配套。下午了,我们到SUPER STORE买了国产的RICE COOKER,辛苦一天了,吃顿火锅慰劳一下。无奈国货不争气,插上电没五分钟给断了。一屋子人等着这个RICE COOKER出菜哪,只好去换货。朋友说BOXING DAY里最STUPID的事是去换货和退货,果然我们去退货时服务员告诉我们值班经理不在,过几天再说—大概他也忙着去卖货去了。我们只好又掂了一个回来。晚上,WINNIE算了半天,告诉我那天省了二百多块。今年的BOXING DAY我们不知又要抢什么啦?第十章 我认识的加拿大人这里的人大都很有礼貌和热心的。我们刚来的时候,兴致很高,一个大雪天要去图书馆,去问一个正准备带孩子出门的LADY路,她二话不说就开车把我们送过去,而且她还不是顺路,结果我们回来时步行花一个小时;还有一次我们到DOWNTOWN去语言评估中心,下了C—TRAIN正看地图怎么走,一个拎着公文包的GENTELMEN过来就帮我们指点。夏天我们住在DOWNTOWN时,认识了同楼住的一家朋友。女的是五年前来加读MBA后留下来的北京人LEE,男的是AIR CANADA的部门经理,有个中文名字叫梦龙,就是和路雪的一款雪糕的名字。梦龙挺神的,在中国呆过几年,可以讲中文,还参加过国内举办的外国人唱中国歌的比赛,拿过第一。他同WINNIE在电梯里讲中文的时候,看得周围的人只纳闷。他很热心,跟我说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问他。一次拿了一个职业中介机构的法律性的文件,第一次遇到自己看不懂的情况,他逐字逐句的给我解释,几页纸花了他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后来他得知我在COLT找工作的情况还来安慰我。梦龙还亲自到北京把丈人接到CALGARY来,帮我们带了一个擀面板。那时间,梦龙一出差,LEE就把WINNIE叫过去聊天,WINNIE很是羡慕他们。不过我也遇到了一个叫LUKE的小伙子。那时他在一家卖卫星接收机的店里打工,我看到他们也卖电脑,正好想买,就这样认识了。他说他父亲是一家制造厂Rambler Fabrication Inc.的BOSS,我想如果通过他能到厂里工作多好。到图书馆查资料,是一间私企,规模不大,几十人,年产值几百万。那时我正在找专业工作,到处撒网,让他带我到厂里看看,RESUME也给E-MAIL过去了,他也答应了。约好了第一次去,结果告诉我他过生日,他父亲给了他一个惊喜,送了他机票到LAS VAGAS去玩;再下一次又约好了不见来,打电话没人接,后来跟我说开车碰了,要修车;又下一次又约了个时间,又不能来;还下一次…WINNIE说LUKE在涮我,我还傻等啥?其实我宁愿相信LUKE不是那样的人,后来我们再也没通过电话。第十一章 我的太太WINNIE是西安人,说起普通话来比我的时不时带出“大茬子”味的要标准得多。BASICLY,她是个慢性子的人—除了跟我吵架和打架的时候。她的脾气就像陕西的名小吃—泡馍,磨起来能把人急死,每天上班都要磨到最后一分钟,赶车时还要一路小跑。来这里之前,我还暗暗担心,在家她是老疙瘩,不知道她能不能很快适应环境。实际证明我的担心完全多余,像其他的大陆来的女性一样,尽管她的英语没我好,适应环境的却比男的要快,还时不时的给后来的朋友当“知心大姐”。她把时差倒过来之后,就开始上FULL TIME的英语班。上了没两周,告诉我得上班挣钱,我的六块五哪够用。于是翻报纸,DOWNTOWN里的INTERNATIONAL HOTEL招HOUSEKEEPER,时薪八块两毛五。我陪她去了,没想到填表就可以上班。有个BLACK GIRL说这个活VERY HARD,WINNIE在国内的图书馆里工作,哪干过这种活,每天九点多我下班回来都看到她累得在床上睡觉。干了一个月,她跟我说不想干了,累倒习惯了,不能忍受的是印度的SUPERVISOR对中国人的歧视。那时从国内又过来一家她的同事,拉着她到一家金乐(GOLDEN HAPPINESS BAKERY)食品厂去干活,时薪六块七毛五。那时正好给中秋节赶活,她的韧劲来了,早晨去上班,有时晚上八点才下班回来,等得我直心焦。在那里又干了一个多月,等到另外一个机会,他们一起上晚间英语课的朋友说在GLENMORE INN有个空缺,她又去那里上班了,时薪九块起步—怎么都比我的六块五多?HOUSEKEEPING的部门经理是香港人,还有几个中国同事,在那里工作她很开心,虽然上班路上要一个小时。年底他们员工聚会时我也去了。他们旅馆也有工作十五年以上的员工,那次自助餐,我吃了几盘SALAD。9.11以后,旅游业萧条的厉害,冬季也是旅馆业的淡季,不过他们的旅馆是会议中心,比DOWNTOWN里的旅馆生意还好的多了。她又想干一份晚上的活,于是又到BVS干AFTERNOONSHIFT了。我有时纳闷:她哪里来的这么大能量?环境能改变人也能塑造人啊!上晚班有四个月了,她吃了四个月的面包,前几天告诉我不想干晚班了,说有几次干活时感到心慌。其实我早就跟她说别干了,太累,累出个心肌炎可麻搭(陕西方言:麻烦)了。这样我们终于可以踏踏实实坐下来好好吃晚饭了。在这里买东西,她的精打细算可有的发挥,夏天我们住DOWNTOWN时,信箱里老有FLYER,她比较来比较去,哪里的便宜去哪里,可以为了几毛钱多坐一个小时的车去买菜。曾经有一阵她对黄色特别的敏感,因为我们经常到一家叫SUPERSTORE的店买食品和日用品,而那里同类产品中NO NAME牌子的性价比最好,它的外包装特征是底色是黄色。这里的无条件退货制度可使她如鱼得水,我最怕的是她独自买东西,为此我已经给她退了不知多少次。一次她在SEARS见到一件香港产的毛衣,先买了一件红色的中号,花了十九块。回来一试,觉得大号的效果更好,于是我陪她换,同时办了会员卡,第一次用卡还减十块,她高兴的不行。又过几天,告诉我毛衣又降价了,十四块了,让我换成浅绿的,说是更洋气。结果我又得去一趟,最终我们只花了四块钱买下了这件毛衣。夏夜时,她老拉着我出去,不是为了散步,而是为了拣东西。她也摸出规律:每到月末,有人搬进搬出,总会有收获。到了晚上,她的劲头就来,眼睛也放光。我对她说:“你看今天晚上的月色多好—垃圾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于是我们有了很不错的单人床—打架时我有地儿睡了。还有沙发/桌椅—搬到SAIT里不用买家具了。其实我们的朋友更能—他们得到了电视/微波炉还有五辆自行车,我们的微波炉就是他们送的,用得一直很好。还有一家南京来的,拣了不少的家具,还想搞个GARAGE SALE。WINNIE也要象其他大陆过来的女孩那样要给我理发,那时正找专业工作,哪能让他把我的脑袋当成试验田。后来没有理由了—“打工不值当去理发店”,从来没理过发的她还真敢动剪子,还好第一次的效果NOT SO BAD。WINNIE的手很巧,在国内没怎么见过她做过,可她时不时就能回忆起一些东西。于是我就有口福吃上她回忆出来的陕西小吃。休息的时候,她就发面蒸馒头/包菜包/糖包/汤圆,她调的饺子馅比我们去其他朋友家吃的都要香。只是这里的韭菜很贵,冬天要五六块一磅,我们买了房子的朋友说把后院平了种菜,到时我们收韭菜去。第十二章 娱乐篇刚来这里时对环境不是很熟悉,好多的娱乐场所也不清楚,倒是觉得这里的GOLF COURT/PARK和球场很多。没有车,连BANFF都没去过。DOWNTOWN的最西边有个MILLENIUM SHOW PARK,夏天去过几次,晚上天黑时,灯亮了,很多的TEENAGER在音乐的氛围中玩滑板/小轮车,我去跟他们打篮球。后来上班累了,基本没有室外活动了,最大的娱乐就是看电视和电影了。我最喜欢的电视节目是CNN的新闻报道,真是REAL NEWS,REAL FAST。还有WWF是每周必看的,虽然有时觉得表演的成分过多以及越来越暴力。WINNIE不知怎么发现LIFE CHANNEL的BIRTH STORY,吃饭的时候也要非常专注的看产房里的故事—她也能咽下去了。于是每到周一,我们就抢电视,LADY FIRST,我只好在她的节目插播广告时,赶快调到WWF。看电影是我的另外一个享受,说起来也有点意思:最新的影片在美国先公映,不出一周,网上已经出现枪版。最初我还DOWN,后来看过BLAK HAWK DOWN的枪版,再也不当了,除非是高清晰的DVD效果的电影。一个月后,在加拿大开始上映,先是首轮院线,票价是十块左右,又过了一或二个月,到了二轮影院,票价是三块五,周二或是下午只要两块钱—所以我经常是周末的下午去看电影。第十三章 杂事篇关于烟。以前我也是SMOKER,97年在北京时秋天突然犯了花粉过敏。一到九月,对周口店附近山上的一种叫蒿子草的花粉过敏。整整一个月,每天我的嗓子都非常难受/流泪/鼻涕,多种的抗过敏药对我不起作用。从那时起,就不再抽烟了—这也是我移民的原因之一,还好,在这里还没犯过。这里的烟牌子也少,烟价也贵。香烟税又提了,烟价由原来的六块多提到九块多,很多大陆烟枪忍痛割爱;烟瘾大的买烟叶自己手工做烟。我的一个朋友振振有辞的告诉我:“抽烟不是生理冲动,而是一种心理作用。”我心想:“烟价一提,你的生理就冲动不起来了。”不过对他的健康有好处。香烟的外包装也不象国内那样羞羞答答的只写上“吸烟有害健康”,要么是一张口腔癌的照片,要么是一个老哥躺在病床上。本地的LADY抽起烟来一点都不逊于男的,BVS的二楼有个吸烟区,每天其他楼的LADY到那里喷云吐雾,我擦玻璃时的水都变成黄色。关于酒。首都机场登机前想带两瓶二锅头,WINNIE不让,到了这里直后悔。买酒要到专门的LIQUOR STORE,可以买到各国的酒,除了中国的白酒,我曾看到国内的青岛和王朝。朋友说前些年还有中国的白酒买,但后来由于酒猛劲烈味香,出了很多事,于是禁止进口中国的白酒了—我这“瓶半”也没用武之地了。本地的啤酒度数只有五度,口感也好。只是没有大包装,不能有在国内那样“对瓶吹”的豪爽了。实际上在这里喝酒的机会很少,大家都在忙于找工作和工作,能聚在一起的时间很有限。不过三月份的一个周日是“St. PATRICK DAY”,那天很多人要到BAR里专门去买醉—好象是个传统。关于COFFEE。现在我也有喝COFFEE的习惯了。去年夏天找专业工作时,每天早晨要一大杯浓咖啡灌下去才能出门。在BVS上班时,早晨见到在OFFICE工作的人第一件事是排队买上一杯COFFEE,上下午的COFFEE TIME又下来喝COFFEE聊天—不知他们有多少的工作时间。我也会有这么一天的!关于车。曾经有两次机会有要买车的企图,被WINNIE给挫败了。第一次是刚来时一个朋友说有一辆八五年的三菱跑车,公里数低,但是手档,只要1500块,WINNIE不让买,说手档车她不能开。后来上班/学习坐车方便,也就没再提买车的事。现在到工厂工作,每天路上要花近四个小时,WINNIE最初也同意买车,我想趁热打铁。但没等热乎劲过去,WINNIE又说等我九月份上学后车没大用了,而且有U-PASS,每学期只花30块,又要跟我算经济帐,得,又吹了。不过WINNIE许我一个大饼:等毕业找到专业工作之后可以买新车。关于房。统计数字说CALGARY的平均房价在20万左右,今年要比去年涨4%,VANCOUVER最高,要38万。曾有一阵,WINNIE跟我说要买房,说租房住把钱都交给别人了。其实我最关心的不是房,而是车。后来她想通了:我们还没稳定下来,买了房,经济压力大不说,哪天我要是在别的城市得到OFFER,卖房还得损失一笔。—唉!我的CANADIAN DREAM啊!关于HOCKY。HOCKY之于加拿大人大概是NATIONAL GAME了。我见到的本地人一提起HOCKY来,保证眉飞色舞。我说不喜欢HOCKY,他们都很奇怪,我说不喜欢是因为每一个PLAYER都是STREET FIGHTER,不过这可能就是它的魅力把。后来我想如果没的聊就说HOCKY,保证不冷场。电视里也是天天都有比赛,冬奥会美加决赛时,万人空巷。那天早晨我去SHOPPING,一个老哥直嘟囔说那天应该是NAITONAL DAY,全国放大假,因为他不得不去上班。那场比赛我也看了,不过没看完。中午做了个砂锅,喝着“I AM CANADIAN”牌子的啤酒,想体会HOCKY文化。结果看完第一节就困了,于是睡觉。第二天上班,满街的车都插上了加拿大国旗,一个西服笔挺的扛着冰球杆,上面挑着国旗。关于换货制度。瞒着WINNIE在CHINATOWN的一家叫VIDEO AND SOUND的电器店买了一台国产的DVD PLAYER,因为这台机子无论盘片的制式/格式一律通吃。那天WINNIE心情好,跟她说了,谁知她还要我去退货,说等BOXING DAY再买。无奈大雪天去退,店主告诉我收据上写着NO REFUND。这才知道不是所有的商店执行无条件退货,以后买东西得注意点,尤其是在华人店买大件时,不过这次倒也乐得他不给退货。关于打工。朋友说我这一年的打工生涯几乎浓缩了华人近百年的打工历史:除了洗衣店/车衣厂没去过,我做过超市/快餐店/CLEANER,现在到工厂里工作。原来还有这么多的地方/领域,听说还有一个河南来的朋友到赌场去派牌,活不累,PAY的也不低。想一想办移民时,我们是作为技术移民(英文是SKILL WORKER)的身份来这里的,现在SKILL没了,只剩WORKER了—哪天我得变成PROFESSIONAL。在BVS上班使我了解到本地人在OFFICE工作的情况,曾有一段时间天天到KPMG(同那个因作弊而快要倒闭的会计公司ANDERSON并列为前五大),还去过美林证券…如果没有为MANORRLEA工作的经历,一辈子也不可能进这两个公司的门。—打工的经历也是我人生中的一份宝贵财富吧:第十四章 趣事一箩筐之一。在大统华上班时,遇到有顾客用粤语问有没有“腐鱼”,还有人要买“烂鱼”。只听说过广东人吃生猛海鲜,没想到会有人好这口儿—专找腐烂的鱼吃。后来我才明白,他们要买的是:腐乳和南乳。之二。大统华里还有一个本地保安,是个老头,我经常跟他开玩笑。一次拖了很轻的一板货,见他在旁边就给他派活:“GIVE ME A HAND。”,完事后对他说:“THANKS A LITTLE。”下一次,拖了很重的一板货,又见他说:“GIVE ME TWO HANDS。”他果然站在一边看着我幸灾乐祸地拍着双手给我鼓劲。之三。刚来的时候,对FREE的东西非常敏感。一次跟WINNIE又看到FREE了,赶紧冲过去,没想到后面还有几个字母-DOM。之四。WINNIE有个从河南洛阳来的女同事,年龄大些,学起英语却毫不含糊。非要把一个沈阳来的同事JOE叫成“轴”,还要给WINNIE纠正发音,搞得她直糊涂;一次很郑重指着我给WINNIE买的一种叫MUFFIN的点心对我们说:“我知道,这个叫马粪。”之五。一次我到一家叫WINNER的服装店去买纯棉裤子当工作服。女店员指给我一条,我看了半天标签也不是纯棉,她却说就是这个。我才明白她把我说的PURE COTTON听成了PIRRE CARDIN,此皮尔卡丹还是MADE IN CHINA。之六。夏天为贪便宜到一家叫NAVY AND ARMY的百货店买了一双MADE IN CHINA的沙滩鞋,才八块,如果是本地产要百八十块。知道鞋底是再生胶的,想着能穿一个夏天就值了。没想到一个星期后,左面的鞋带开了,又过了一个星期,右边的鞋带也开了。我喀喀两剪改了趿拉板。一个月以后,两个鞋底都断了—原来出口的也不都是精品。WINNIE也买过一双MADE IN CHINA的一个月鞋,后来我们再也不买低档的中国鞋了。不过在这里同类产品只要是便宜的大都是MADE IN CHINA,而WAL—MART已经把它的全球采购中心设在中国的广东了。后来又买个咖啡机,不到两周就不上水了,朋友说我是:“国货杀手”。之七。一次同LORI和JOE聊天。我说我们四个中国人是TEAM WORKER。JOE接上茬了,送LORI一顶帽子:GOOD MANAGER(应该加上ASSISTANT)。我说:“I AM MANAGER TOO。”他们一下楞了,我接着说:“I AM THE MANAGER OF HUMAN RESOURDE DEPARTMENT。”之八。一次LORI忽然心血来潮,要问我她的名字在中文里的意思。中文里哪有这个字啊,一想,RI—丽,告诉她:“IT MEANS A BEAUTY IN CHINESE CULTURE。”其后的几天,LORI见到我主动跟我达招呼,叫我“TAO-TAO”。之九。有时我也是JOKE—MAKER。一次故意问JOE:IF YOU CALL A MALE FRIEND WITH GOOD REALATIONSHIP BUDDY,DO YOU CALL A FEMALE FRIEND LIKE THIS BARBIE?之十。在我现在工作的装配车间,有几个印度人。平时也没有什么交流,因为大家都在干活,而且听着他们咖喱味的英语也费劲。一次忽然想起小时看的电影《流浪者》,跟他们唱起了“啊哇啦咕”,他们很诧异,又唱《大篷车》《奴里》,后来他们见我都很热情,打招呼时是“啊哇啦咕”。其中一个小伙叫JASAN,在喷涂生产线过来帮忙,但他干活时是个滑头,拧个螺丝能要五分钟。干活时老缠着我唱“流浪者”,弄得我直烦,就唱中文:“到处流浪,到处流浪,命运叫我奔向远方,奔向远方…”今天又跟我贫,说INDIAN GIRL是世界上最美的,我说:“IT IS YOUR OPNION。”还要跟我争:“IT IS TRUTH。”我问他厂里的有两个女焊工是不是INDIAN GIRL,他悻悻的说那是例外。我又给他撒点盐—问旁边一个五十多岁的越南人,:“HOW DO YOU THINK INDIAN GIRL?”此人更神,以前干过TAXI DRIVER,见多识广,他说:“THEY ARE NOT GOOD。I DROVE A LOT OF INDIAN GIRL。THEY SMOKE AND DRINK EVERY DAY。”我知道老头在偷换概念,他说的是NATIVE INDIAN。老头还告诉他在哪里能看到这些酒鬼INDIAN GIRL。可怜的JASAN眨着眼睛没搞清楚,讪讪的搭不上话了。 下午告诉我要回喷涂生产线干活,我心里直乐:因为那里是转动线,他想偷懒都不成。对他说:“I MISS YOU VERY MUCH。”…总之,新移民的生活是很TOUGH的,得熟悉环境/适应语言/了解法律,不过也充满了乐趣。我对WINNIE说过:“我们的生活不也是在逐渐变好吗?就算是现在打工,我的工资也从最初的六块五到现在的十几块。最重要的是心态,也许我们需要的只是时间了。”—明天会更好。
 

一个焊接工程师的移加之路(续一)

感谢www.rolia.com斑竹的美誉和网友的关心,前几天翻看“大笨象自助移加指南”的网站,斑竹已经把我的文章放到主页上,希望会对更多的移友有帮助。感谢老婆,是她让我走上了移民的道路,她是我的指路明灯;感谢父母和两个弟弟,亲情帮助我解决了许多的实际困难;感谢我单位的领导严生先生,他支持我的移民选择并提供了很多的方便;感谢刘国锋先生,是他不断的鼓励我和帮我进行口语训练;感谢赵东海先生在我赴香港面试之前给了我两张面值500的港币,并告诉我香港的货币兑换经验;感谢挚友李辉和沈朔夫妇,他们提供了香港的食宿经验,使得我们的香港面试准备得很从容;感谢赵宇城和吴晓红夫妇以及王章伟夫妇,他们关心并关注我的移民过程;感谢在人大学IELTS时认识的卢曼小姐,她提供了新东方的香港面试资料和先我几天的面试经历;重点感谢一下C&C Transnational Inc.对我移民过程的帮助—尽管我要付给他们中介费;感谢所有对我关心、支持和帮助的亲人和朋友……从香港回来的这段时间,有很多关心我和对移民有兴趣的朋友,不断的问我移民经历和体会。我已经拿到LP并办好护照,现在西安帮助老婆办理她的手续并在学校里充充电。责任感促使又一次我敲起键盘。在前一篇文章中的未提及的和不具体的方面在此篇会有所涉及。谨以此篇作为呈现给移友的新千年的礼物!是为续一之序。一、about IELTS1、listening部分是英音,兼有澳音,甚至其他地区的人说的口音,我们在训练的时候就有一个波兰的学生在入校登记的场景。由于主要是主观题,要训练边听边做答案的能力。 2、reading部分是考取获取信息的能力,要注意不要以自己平时拥有的常识来答题,要按照文章作者的态度倾向;并且不要通读全文,一般人的阅读能力也不会读完。3、writing部分由于题库较少,有可能重题。但要注意尽量不要抄训练时的范文。4、interview的时间是固定的:12-15分钟。所以我的原则是对每个问题尽量自己多说,面试人的发问就会少。对于自我介绍部分,平时训练时要对每一个问题多准备一些材料;最后的实际问题部分要避免被面试官引入自己不熟悉的领域和敏感话题。5、IELTS的词汇:我那时考试时背到刘毅编的Vocabulary 10000,感觉足够了。现在新东方的胡敏出了一本IELTS词汇,看了一下,收录的词有:四、六级和IELTS高频词—词汇量并不大。6、IELTS的报名一定要提前几个月,因为现在考试(主要是移民)的越来越多,并且可以延一次,但要交费100元。北京的考试次数多,每月都有甚至一月两次,也可异地报名。二、 My Interview Training—兼答网友C&C公司的四个老外对我培训的侧重点各有不同,去香港面试之前我的感觉是充满了CONFIDENCE: Just do it!1. 面试的目的Mr. Murry告诉我移民官在面试的过程中主要考察是否你就是提交的材料中的那个人—所以一定要对Resume和Reference Letter很熟;问的最多的当然是有关duties问题了,以考察是否qualified for intended occupation—不妨套用一些NOC里的key words;在Canada生活的adaptability以及resourcefulness。2.对Canada的了解Mrs. Katty培训的是对Canada认识以及寻找工作的能力。我找了几本书,从历史、地理、经济、政治体制、主要城市等几方面增进了解,同时也要了解我的application form上填的destination—Toronto的情况。最少也得准备去Toronto的动机—它是Canada的工商业和制造业中心,就业机会多,有我这种职业需求;还得知道几个远郊区的名字。如果移民官问起我多市的情况,我甚至准备同她侃Toronto Raptor队的Vince Kater,这样或许可以增加印象分(尽管面试里没有这项打分),当然得看场合了。Katty帮我在Canada的公民与移民部的网页(www.cic.gc.ca)上找到并打印出来welding engineer的job future,里面有welding engineer的年薪,失业率,就业前景等等,图文数据表格并茂,可惜我面试的时侯移民官并没看。同时在Canada的就业求职网站上找到有关本职业的就业信息,并打印出来。不需要很多,能说明问题即可,这项工作在面试前的一两周做,以确保得到的信息是最新的。3.Main Course在我的resume里有大学所学的主要专业课,大胡子Pubblo告诉我要这样进行课程描述:In this course I …。而且在描述自己的duties时要显得自己是professional的welding engineer,用词要显得自己是qualified 的。 4. about Duties在面试的过程中,Duties的问题是问的最多的了,因为它是最能说明问题的部分。在我的面试过程中,我的感觉是移民官只对着resume发问而不看Reference Letter,所以要对resume非常熟。Mr. Dweight对着我的resume, 从不同的专业角度和深度去发问。同时要准备一些常用的专业术语,如ARC,一般的意思是弧线,而在焊接术语中是电弧的意思,我恰好准备了,移民官在面试时也恰好问到了。5.面试的陷阱避免的陷阱一:因为我的application form上的destination填的是Toronto,Katty告诉我要了解一些Toronto城市的信息,因为它的downtown是工商业中心,所以我的job opportunity在suburb,最好知道附近几个区的名字。避免的陷阱二:我有一个投资移民的朋友已经到了Canada,如果我一时找不到本专业的工作,发生生活上的困难,我会不会求助于他?这时要斩钉截铁地回答:NO。—因为我们是独立移民,是凭着自身的技术来support我们的生活的。可以说先找一个temporary job或part time job,我可以当welder,因为我有license。同样也不能说自己的移民动机是想上学。避免的陷阱三:如果被问到移民的动机时,不要回答说不喜欢单位的领导和同事等等诸如此类的话,这样也许会被认为缺乏团队精神。同样也不能说要去上学。避免的陷阱四:孟繁辉先生告诉我,如果被问到Reference Letter是谁写的,为了避免移民官在这个问题上的纠缠,可以用provide这个词。三、面试技巧1. 自信我想自信来自两个方面:(1)对面试的充分的准备:包括各种的面试要提交的材料和大量的口语训练—我面试时基本上不等面试官的问题说完,就知道她的发问目的及如何回答;(2)面试官:面试官有两类面孔—native Canadian和CBC( Canada born Chinese)或移民。前者语音清晰准确,对于听惯美音的中国人很适应;后者由于面孔都是亚裔甚至就象个白领丽人,文化上的认同感会很大程度上减轻心理的紧张感。而且面试官的态度一般都是很亲切和蔼的。2. 服装服装尽量简洁、正规。男士一般穿深色西装,女士要穿套装,以示对面试官的尊重。面试前我看了香港的天气预报,准备穿短袖衬衫,但Miss Mandy从香港面试通过后告诉我一定要穿西装。尽管室外热,但领事馆里有空调。3. 礼貌如果是两个人去面试,男士进入面试间后对另一方一定要显得很绅士,并同移民官打招呼。面试通过后别忘了说声:Thanks for your time!4.我的几个小技巧(1) 如果不想让移民官向副申请人发问,事先声明其口语太poor。(2) 如果面试时的情况与填application form时的情况发生了变化或不符的情况(面试前一定要仔细的再研究一下application form,这可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文件)可以先告诉移民官,并说明原因。她会让面试人在相应的地方进行修改,并在旁边签上名字即可。我们就是这样做的:天知道当时填表时老婆的English Ability怎么选的是fluently.所以在填application form时尽量不要选fluently,以免移民官按fluently的水平去发问。(3) 如果有小孩,让其也进面试间。由于面试间很小,三个人一进去显得空间狭小,而且主申请人还可能被要求写作文,移民官会觉得孩子吵,让副申请人带孩子离开面试间。主申请人就可以专心面对移民官了,当然也就免去了副申请人被问的可能。—这是老婆不知从何处得到的经验,而且她告诉在我们之前面试的一个湖南三口之家,果然如此。(4) 尽管没被要求写作文,但移民官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我准备的一个作文题目。Miss Mandy告诉我一定要按照移民官要求的时间去写,她说时间到,赶快搁笔,即使没有写完。四、 I get it !从香港面试、体检回来之后,正赶上单位夏季大检修,于是又站了最后一班岗。在面试时由于我们的财产证明有一部分是股票市值,移民官让我们提供real worth,我们回来后把股票变现,通过C&C寄给领事馆。之后我以为一切完事大吉,静待LP,我的心情不象有些网友那样的迫切。五年前签的劳动合同,到今年的10月31日结束,我决定10月份享受最后一个探亲假。在十一买好车票准备回东北老家的前一天晚上,C&C的范振环先生打电话说香港领事馆来了一封信,要我在10月12日之前准备一份财产证明,说后来补寄的那份证明可能没收到。我一下麻爪了,仓促之间怎么再搞一份财产证明?范先生急我所急,想我所想,让我带上身份证,在我上火车之前一个小时,用公司的钱帮我开了一份证明。Thank for Mr. Fan’s help!回到老家,父母和两个弟弟都为我高兴和自豪,个子不高的母亲那几天见到同事时腰杆儿挺的笔直。我又尝到久违的东北菜:干豆腐卷大葱蘸大酱、小鸡炖蘑菇、锅包肉…由于中间出现了财产证明的小插曲,我估计LP得11月份才能到。过完十一,又去西安向老婆报道。她的同事和朋友见到我都很高兴,抓紧时间组织人马打告别赛。于是我白天背单词,周末同他们开练。告别赛打到第三场时,C&C给我发E-mail,说我的LP到了。于是赶快来了第四场告别赛,第二天做火车回京取LP,那天是2000年10月28日。五、护照拿到LP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申领护照。我到位于雍和宫的北京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拿了“公民因私处境申请表”,回来填好表并盖章。LP还要翻译,而且要到指定的几家翻译公司,一张翻译件要了我70元,真黑。带着LP的原件、复印件、翻译件、户口本、身份证、申请表,就可以办护照了。新版的护照为了防伪,照片是采用数码相机拍照并打印到护照本上的。赶巧就办护照的那天没刮脸,照出来成了东北人说的“胡子”了。护照要14个工作日,大概三周的时间能拿到。六、手续因为95年签的劳动合同今年10月31日到期,我不想续签,准备办好一切手续待明年的春天离境,同时在这期间充充电。根据规定,我可以拿到自己交纳的那部分养老基金和住房基金,前提是办好离开企业的手续。人事处的王师傅很热情,指点我路数,拿出一个表格,让我跑12个单位。于是我就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比《大话西游》里的唐僧还少一个当—盖了12个章。别了,住了将近一年的露天广场。别了,工作八年的燕山。七、注销户口办理申请住房基金的时候,行政处要求我注销户口。对此我早有思想准备,我觉得户口本对我的意义不大,既然已经决定移民了,就不要前怕狼后怕虎了。如果觉得回国时不方便,多办一个身份证就是了。恰巧有一天办手续时,在人事处遇到一个退休的老高工。他的儿子在新西兰,他住烦了就回国,回国再把户口重新一上,很方便。于是我到派出所把户口注销了,还交了一个身份证,免得在海关出现麻烦。八、换汇国家规定:公民因私出境可到中国银行换取2000美金。我到一处中行的办事处,递上LP的复印件和身份证—这时我又发现原来我办两个身份证的又一个英明之处—换了2000美金。我问他们是否可换成加元。他们告诉可以,但是中行是先折成人民币,再用人民币买加元,我多损失一道,他们建议我到加拿大再用美金直接兑换加元。但是后来我的一个银行界的朋友告诉我北京一些大的中国银行分理处是美圆和加元直接兑换的,不知道孰是孰非。唉,临走时再少兑换一些加元吧。前几天,凯爱大厦的C&C西安联络处的专家Mr. Hill在做讲座时说Royal Bank of Canada在北京有办事处。赶快一查资料,Royal Bank是加拿大第一大银行,分支机构最多。打听到北京办事处的地址是:国贸中心612#,613#,电话是:65050358/09。但是职员说不办理换汇业务,只能帮助开银行户头。九、landing的时间我们和Mr. Chef Sun一家准备在明年的三月底去Calgary,这一决定基于以下几个原因:三月底就快是加拿大的春天了,天气便暖和了;据说办理医疗保险卡是按照登陆的那个月算三个月后拿到,这样时间上能占点便宜。但Mr. Chef Sun说Alberta省的医疗保险登陆后就可享受,不知是真是假?十、且听下回分解现在我在西安帮老婆办理手续的同时,背背GRE单词;听听C&C的老外讲座和口语课;篮球场上当当易塞牙;朋友建议我学学VB;这几天正在翻一本《加拿大经济》的书…我感觉英语水平是加拿大生活的根本条件,同时多搜集一些资料和先行者的经验。在移民过程我已经搜集有15M的资料,有关加拿大的生活、主要城市介绍、面试经验,新移民的生活体会…如果你爱他,就多了解他吧。
 

一个焊接工程师的移加之路

也许我算是最幸运的了,我的面试只进行了12分钟!!!感谢我们生活在一个互联网的世界,回想办理移民的这段时间,在网上得到了很多的资料和信息。但大多数的面试经验都有关computer的,其他专业好象很少。把这段人生经验记录下来,也是对自己的总结;同时也算抛出块砖头,或许对同道有些帮助。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本人1992年毕业,焊接工艺与设备专业,英文名字为THOMAS,这个名与我的中文名有谐音,来源于80年代的底特律活塞队的后卫“面带微笑的刺客”—易塞牙托马斯,他成名可比约翰逊早。那时我还在上中学,非常喜欢打篮球,而且喜欢打后卫的感觉。后来英文水平提高了,才知道易塞牙是姓托马斯,好在托马斯也可作为名,在WWW.TIGTAG.COM上查到的来历为:THOMAS古亚拉姆语,意为双胞胎。THOMAS被认为是聪明,可靠,教养良好有急智的男子。这才释然。Anyway, let me start. 一. 移民动机在未毕业之前,就从《中国石化报》上看到北京的燕山石化正在进行乙烯的30万吨改扩建工程,以为自己工作后会在专业上大展拳脚,有所提高。后来经多方努力,争取分到了燕山石化的一个400人的检修单位。这里位于北京西南郊的房山区,距北京市区有100里,离周口店的北京猿人遗址倒是很近。我们自称去北京市内为“下山”、“进城”,后来老婆称我为“京郊农民”。这里有几个大的建筑安装单位,设备和技术在国内同行也属先进的。可是我的工作单位以检修为主,制造为辅。我刚参加工作时的焊接手段还是以手工电弧焊为主,anyway,我的专业还是有用的。年轻的领导比较有远见,经过我的努力,几年时间,我调试并指导了单位的埋弧自动焊及CO2焊,使压力容器制造的水平和质量有了很大的提高。1996年,我忽然觉得我的专业在单位已经走到了尽头,几种自动化的焊接手段已经在单位里普及,我想不出在焊接领域能为单位做哪些推动工作—于是我开始谈恋爱。经过一番周折,学校里原来的女友对我依旧执着,98年我们又联系上了。那时她在西安,面对我们的很现实的一个问题就是how to live together !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也不甘心在这里生活一辈子。我的父母也工作在炼厂,我也不想自己在石化企业工作一辈子。我是个完美主义者(—窃以为),由于本人的性格,不会也不喜欢曲意逢迎,88-92年的四年大学生活,已使我对政治和入党不感兴趣,这注定了我不会在仕途上走多远。国有企业的惰性已使我有些麻木,我一直想离开这里却下不了狠心,这是一个挈机。老婆曾经这样总结了我:头发越来越少—石化企业肯定有污染;工资挣得不多—咱哪里比得上北京市内CBD(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工作的白领;还得了脂肪肝—谁让咱老加班吃加班饭呢。98年结婚后想申请住房,由于老婆是外地户口,不符合分房政策,陪着行政处的分房人员,拼了命喝了一瓶半的贵州醇,并且不断的套瓷,才拖了到99年底分了一间平房,地址在“露天广场”(—听听这名),老婆来团圆的时候,曾发生好几次尖叫,原因是在厕所里发现老鼠!!“移民”,我以前听的很少,倒好象听过“移民倾向”这个词。98年的五月,女友跟我说起加拿大技术移民的事,还鼓励我说西安交大某某焊接专业的去了加拿大,学校里有多少的老师也办走了。Why not try ?二、签约C&C老婆给我写了两个北京的中介公司(那时我们得到的资料很少),让我去看看,了解一下情况。(以下的内容丝毫未有贬低“远望公司”和为“C&C”公司做广告的意思,只是真实的记录)我首先去的是位于建国门的“国际大厦”的“加拿大远望”公司(我不知道现在这家公司是否还存在亦或是换了办公地点)。门口的牌子上写着9:00上班,我到的较早,8:45就在门口等着,到了9:15时,有一个年龄和我相仿的先生来上班。他问明我的来意,倒是很热情的给我介绍情况。那时我对这个过程没有什么概念,很详细的问他每个步骤,花了有一个半小时,在这个过程中没有第二个如我的人前来或电话咨询。这位先生犯了个致命的错误,他把我归到NOC(National Occupation Classfication)内的机械工程师。如果我以机械工程师的身份去申请,我一定死翘翘了。快到11点的时候,我又来到位于西直门外中仪大厦的C&C trasnational Inc. 那天接待我的是孟繁辉先生,后来我知道他是boss。他先用英语问我对加拿大了解多少,移民动机。又拿出一本介绍加拿大的画册让我翻译一段。后来按照point system给我打分之后,说可以为我做代理。由于我已经在远望公司了解了这一过程,所以在C&C并未花多少时间,但在C&C的感觉和远望公司截然不同,屋里的电话铃声不断,同时还来了两对咨询的夫妇。其中有一家的丈夫在ERRISION公司工作,但好象英语具差,C&C建议他先提高英语再说而没接受他。那天还有一个山东电业局的一个女孩,也是一个客户,第二天飞香港面试。给我的感觉是C&C很严谨、很专业。那时好象也不太知道北京有很多的同类公司,否则的话,也可比较一下服务和收费了,甚至后来才知道也可DIY。同女友商量之后,我们决定签约C&C公司。三. 完婚说起来与女友认识已经八年有余,我戏称“八年抗战”。C&C的业务主管李忠民先生是个南方人,说话逻辑性很强。他建议我先把我的申请材料递上去,然后再补办结婚证明文件等等以便节约申请时间。我那时也不是很着急,还怕后来补办婚姻材料让移民官琢磨我的移民动机。(现在想来我真是以己之心度移民官之腹,未免小肚鸡肠。)同女友商量决定先结婚后办理申请材料(这是一个失误—在时间上)。98年的年底,从西安和女友完婚后回京。在列车上遇到了刚刚获得移民身份正准备从北京做飞机的一家人,他们的女儿已经上初中了,那位老哥已经四十了,在西安的一个机械厂工作。同他们聊了一路,心中不免生出许多感慨。四、DOCUMENT的准备我是以Metal Material Engineer (NOC 2142.)的welding engineer的身份去申请的。按照C&C公司的要求,自己先写RESUME和REFERENCE LETTER及填写APPLICANT FORM。经过公司的几个老外和一个老枪手(一个年龄不小,看起来好象某大学退休的教授)的多次修改和我的确认,历时有近一个月。定稿后的文件的确不一样,那是我绝对写不出来的native English。老婆还在学校里上班,成绩单很顺利的就搞定。至于各种公证,C&C给办好,不用自己去跑。唯一的遗憾是工作这几年,竟然连象样的paper都没有,未免让我觉得有些底气不足。CCPE也是小菜,在CCPE的中国院校名录中居然包含北京联大这种学校,据说是C&C公司的努力。那时还发生了一点小风波,CCPE不承认中国的15年学历的大学资格,因为加国是16年。不过这已经是历史了。五、自己的准备虽然全权委托了移民中介公司,但是自己也怕被涮了,于是搜集一切有关加拿大的书、甚至地图册和在网上查资料。那天在王府井的外文书店时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本来有一套介绍各国情况的叫做某某国风情录的书,但唯独缺《加拿大风情录》。我买的书有:1.走进加拿大 ( coming to Canada )田耀 〈加〉Jim Hoyle 蒋瑜著 地震出版社 19962.赴加拿大指南 ( On Your Way To Canada )田耀 〈加〉Jim Hoyle 蒋瑜著 天津大学出版社 1999以上两本书以Q&A形式介绍了加拿大概况及移民申请过程。3.美加风貌 ( The US and Canada: Sketches and Insights )陈德 Sylvia Krebs 西北工业大学出版社 1997该书介绍了加拿大的一些地理、历史、经济、政治、文学等概况。4.走向加拿大 (移民、留学、旅游、商务必读)辛尼加国际发展公司 上海辛尼加咨询有限公司 上海出版社 1999参考价值一般。5.加拿大实用指南 (经商、定居、留学、旅游必读) 带一张VCD郑进 侯晓东 北京电视艺术中心印象出版社VCD是剪辑大拼盘,而且是国语介绍,无甚参考价值,倒是书价甚高:130元,我在新东方的门口跟一个儿女都在美国的东北老太太讨价还价以100元购得。6.加拿大定居留学全程指南 (The Complete Guide For Living IN Canada)加拿大C&C寰球有限公司 1999参考价值比较高。7.加拿大永久居民签证(绿卡)申请指南 (内部资料)孙博 1998年这可能是一本非法出版物。作者已经移民成功。优点是比较真实,和有全套NOC描述。该书把作者当时所了解的北京十几个中介公司排序,C&C排名第一。幸甚。8.会话学英语 (一位访加学者的生活片段) Idioms Around You & Me李桂山 新世界出版社 19989.随大山访问加拿大 (Dashan and Friends in Canada) (有三张VCD)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加拿大Summer Leaf 股份有限公司全当资料片看了。10.游遍全球之加拿大篇这本书是日本版的翻译,不过内容很详细,有600多页,甚至有温哥华机场的简图,以后到了加国也会用得到。在西单的图书大厦一楼有卖。前几天在王府井的外文书店看到了地质大学出版社的《加拿大移民揭密》,翻了一下,该书对正在申请过程的人士有用,就是书价太贵--100元。杂志中<出国与就业>也有参考价值。最实用的还是网上的信息。其实只要在搜狐或新浪的搜索引擎中输入“移民”或“加拿大”或“移民加拿大”,就会得到很多的查询结果,一类是咨询中介公司的网址,一类是已经移民成功的人士在加拿大传授如何成功移民的网页,还有一类是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和衣食住行的。我感觉其中比较实用的有:1. 中国人live in 加拿大:www.chinasmile.com这是我比较早接触的一个网页,内有很多小短文介绍移民经验、感受,改版后的论坛也很实用。2.大笨象自助移加指南://imm.virtualave.net对于移民加拿大,这个网站也许是资料最齐全的,分类也很详细,强烈推荐。3. TIGTAG工作室:www.tigtag.com内容非常丰富,参考价值也很高。4. 加拿大公民与移民部;www.cic.gc.ca这是必须访问的网址,许多新的政策皆出于此。另外,网易与新浪的出国和移民频道也有很多的好文章。在网上我还down了李大水的面试问题(天津人在多伦多),王八兄的117道面试准备题(在某个论坛的精华区)索易(www.soim.com.cn)的免费电子邮件—出国与进修也有参考价值,加拿大驻香港领事馆的网站也是不得不访的。六、提高英语水平毕业几年了,很少看英语,英语水平下降不少。填application form时,看着form以为还是from呢。上大学时曾闹过一个笑话:一个外教问:What is you major? 我说:Welding.她很诧异的盯着我:wedding? 好在有在学校同外教学习的底子,与人communicate时不犯怵。1. 报考IELTS在准备过程开始时,我就知道可能要考IELTS。西苑饭店有一个中国的IELTS考试中心,人很热情,但资料收费奇贵无比。一本盗版澳洲人编的IELTS考试的101个问卖100元,薄薄的面试资料,20多页要50元。99年的IELTS培训班很少,我抱了人大的班。在班上结识了许多的同道,居然还遇到在惠普工作的高中同学。在语言文化大学考试是11月,那天考完reading后休息十分钟,我们都很高兴,觉得比较容易。writing部分还遇到了以前见到的题目。到英国使馆文化教育处取成绩时,没想到reading只得了4.5,那天取成绩的人都在想英国人有没有搞__错!2. 永远的TOEFL 在IELTS培训班上,同学Mandy告诉我还应该考TOEFL,准备以后在加拿大上学用。于是报名今年五月的考试和新东方的班。新东方是留学培训的圣地,我见到学校周围的小旅馆住着很多的外省学生。坐在东方的500人的大礼堂中,看着周围满脸青春豆的学生,心中不免又生出许多感慨。东方的老师大多很幽默,印象最深的是许扬。他的听力课在下午,学生容易犯困,他常常讲笑话,有时我常常忘记上课内容而对笑话印象深刻。俞敏洪的TOEFL和GRE词汇串讲的磁带给我背单词带来很大的帮助。有人说北航监考比较松,我没有考证过其他学校,但考试那天的气氛并不象东方的老师讲的那样紧张倒是真的。七.Interview Training考完TOEFL后一个星期面试通知到了:8月8日8:15。 C&C告诉我面试一个月前给我interview training,心急的我在六月底就要求培训。他的trainer有四位,Katthy (女), Murry, Pubelo, Dweight,每个人的侧重点不同。先是Murry,他主要改我的作文。现在香港的加拿大领事馆可能要求在限定的时间(五到十分钟)写一篇作文。他给了我五个题目:1. Describe your specific duties at work 2.Describe a typical day at your work (ie: focus on relevant duties) 3. Describe a difficult or challenging project, and how you overcome the difficulty 4. What are your future plans in Canada? 5. Describe a pleasant memory. 后来我又从别处淘来一个:如果你得到了百万美圆,如何处理。Murry培训我对加国的认识及how to get a job offer,并提醒我要避免很多的interview trap.Pubbelo(这个词的发音老让我想起TOEFL阅读中的印地安人的土坯房,他的祖先是不是西班牙人?)是个大胡子,很幽默。他告诉我how to describe my duties as a welding engineer, I should use the key words in NOC list. 他还告诉how to describe the courses in Resume.Dweight是把关人,负责的是Resume中的职业描诉。经过以上三人,我自认为no problem. 但Dweight第一次就把我问得有些冒冷汗。他对专业提问的角度和深度是我未经历过的,我对C&C的工作人员开玩笑他是不是加国派驻中国的经济间谍?后来他给我的结论是没太大问题。8月4日,动身去香港之前,我又去了一次C&C。业务主管范振环先生交给了我一张香港地图,告诉我去交易广场的路线及地铁换乘站。Pubelo说我已经没必要再培训了。我对他说:The more, the better. 其实我这次想问如果移民官当场拒我,我应该采取那些策略。他们的boss孟繁辉最后同我聊了半个多小时,告诉我要避免的很多trap。还拿出当时摆在桌上的三份档案,说那是去年的三个未通过的case,他们上诉后又判pass了。我的问话于是未出口。在培训过程中,我还在网上download了许多的面试经验,还在www.torontostar.com上找intended occupation opporunity,我还在CWB(Canada Welding Bureau)的网页上找到Toronto地区的一些焊接公司的名称和地址。还同口语较好的朋友一起练习回答问题。走之前还向刚从香港面试回来的Mandy取了很多的宝贵经验。八.Real interview我们8月7日到了香港,下午去探路。从中环(Central)地铁的A口(一定是A口,而不是有些经验中说的E口)出来,对面就是交易广场。上右手的滚梯后,走过街天桥再向左拐(有指示牌)就到了。交易广场实际上就是香港的联合交易所的办公地点。乘滚梯到大厅后,再乘电梯12楼就到了。下午不办公,我隔着门玻璃看着里面。内部的格局果然象Mandy给我的新东方面试辅导材料描诉一样。两边是面试间,中间几个是秘书窗口。只是没看到一个网友经验中的“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的对联。晚上躺在床上默念Resume和writings,十二点才入睡。第二天四点就醒了,接着又猜想interview的过程和内容。六点了,梳洗打扮,西装革履,老婆是职业装。七点十分出发坐地铁,二十分钟后到了领事馆。八点开门,还有比我们到的更早的,我们排队在10名开外了。同他们说些笑话,传播一下我的所谓经验,放松一下。8:00,门开了,一位阿sir出来告诉办理移民和其他的分成两队,然后在门口的机器上发号码。8:15,开始叫号了,有人走进面试间。我和老婆观察后,商量我们的注意事项,真的有人被要求写作文!8:50了,第一个面试的已经出来了,看样子已经pass。我有些急噪了,还不到我?“A27号,请到3#”。It is my turn! 按观察后得到的经验,我先敲了一下门,里面传来:Come in, please.我为老婆打开门,还特意注意了站的位置。进得屋来,我们一起说了一句:“Good morning, officer.”这是老婆说的唯一一句英语。我先开口:I am … and this is my wife…她让我们坐下。屋子不大,我为老婆拉开高脚椅,然后我才坐下。移民官隔着玻璃,样子很年轻,亚裔面孔,就象一位香港小姐。来港之前已经听Mandy说过移民官大多是女性,而且很年轻,果然!当时心理也就不太紧张。移民官的声音很清晰,语速并不慢,大概的内容如以前的网友破译的:我代表加拿大政府审核你的移民申请…,你听明白后再回答,否则不要乱回答问题。我忙说:yes, I see。他又问我有什么要声明的?因为在application form上老婆的英语水平填的是fluent,我怕他会向老婆发问,赶紧声明此点,并解释原因:At the beginning of immigration, My wife want to improve her English level, but actually her English is still terribly bad.(这是事先准备好的) 她拿出我们的application form,让老婆在需要改动的地方签字。Q: Do you have passports?A: No, we haven't. We came here as tourists. (这时我看到她已经开始写东西,难道真的象网友所说的在面试之前移民官就已经决定是否合格?)Q: When did you marry?A: We married in 1998, in Xi'an.Q: Give me your marriage certificate.我递给他。Q: So you live separately now.A: yes, I work in Beijing and She live in Xi'an.Q: Is it difficult?A: Sure.赶快又补了一句:It is one of the reasons for us to immigrate to Canada.也许这个问题回答是整个面试关键,导致了过程的顺利。Q: What is your duties?A: I worked as a welding engineer. Firstly, I studied the properties of metal materials, including low carbonic steel, heatresistance steel and stainless steel. Secondly …在面试培训中我已经准备了firstly, secondly, finally。她可能见我有准备,截断我的话头,问:What i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carbonic steel and heatresistance steel?这个问题以前培训时没遇到,不过在专业深度上是小菜一碟:Heatresistance steel can keep high strength at high temperature.Q: Why?A: Because heatresistance steel contains special elements. Q: What is the elements?A: Sorry, I forget how to spell. The abbreviation is Cr and Mo. And they are called luo and mu in Chines. (我估计他懂中文,所以连拼音都用上了,她没再追究下去这个问题)。Q: How many welding methods are there in your plant?A: There are four welding methods: hand welding, automatic submerged arc welding, CO2, welding and TIG welding (tungsten inert gas )Q: What is arc?A: (这个term刚好在我的专业英语里有描诉,我记得滚瓜烂熟) Arc is the phenomenon…Q: Tell me one of your challenging project..A: (心头一阵狂喜,这不是我的作文题目吗?不过假装迟疑了2秒钟) In 1996…移民官在此过程不断的敲着键盘和在纸上写东西,我的面试已经基本结束了。不过其中有个小插曲:她拿到我的CCPE后发现没有日期章,说:It is strange,问我原因。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赶紧拿出CCPE给的收据和副页给她看。她就没继续问下去。接着她给了我medical exam表和附近的几个体检处,及APPENDIX E(交费表)。问我还有何问题。这个问提面试前也准备了,我就问体检会花多长时间。拿到体检表,意味着我已经通过面试,我压抑住激动的心情,和她又客套了一番:Thanks for your time and good bye。更冷静的是老婆,出了面试间告诉我只花了12分钟。在整个面试过程中,移民官只看了我们的结婚证书和财产证明,其他的学位证,毕业证,成绩单及我在网上下载的job future 和job opportunity 一概未看,而且也没写作文。可能的原因是我没说过一句"I beg your pardon"和回答得比较清楚专业以及我们是两地分居,移民官动了恻隐之心。.8月8,my lucky day!九.Medical Exam按照移民官给的单子,我们选了昭隆街的那家,就在交易广场后边的一条街的一个巷子里。老婆老担心我的脂肪肝会有影响,我down过一些资料,根本不查,查的是有无传染病。而且也不必记那些病的古怪英文名字,护士会拿着表格,挨个的问。测视力时,老婆轻度近视而那天未带眼镜,护士也没说什么。她们的态度很好,根本不象大陆的医生那样。给我量血压时让我放松,还说血压有些偏高可能是面试紧张的原因,量了两次。医生给我听心肺功能时,我躺在诊床上,看到他的书架上有一本《朱自清文集》,就同他侃起《背影》和《荷塘月色》。我说我的身体很棒,因为我曾经是运动员。老先生也哏儿,问起我现在马家军的情况。最后老先生告诉我:你和你太太的身体已经通过体检。整个的体检大概持续半个小时左右。十.香港五日游从拿到面试通知之后,我就和老婆着手办理去香港的事宜。我们没有护照,只能通过旅行社办理去香港游。我们从北京晚报上看到了中旅的广告,又比较了其他几个旅行社,决定委托中旅办。因为中旅是大旅行社,我们也怕出现差错而去不成。后来到深圳的罗湖海关才知道,在那里只有一家中旅能有资格接待,国内的其他旅行社可能收完钱后也得转给中旅。我们采用的是香港五日游,入境后一切自理。这样DIY的结果是能省下3000元左右。因为我们8月8日面试,我们商量8月7日到香港。这样第二天就可以面试,还可以放松的玩几天。同我们一个团的有一对,他们在离开香港的前一天才面试,不知道面试的前几天他们是如何熬过来的。8月6日,我们坐火车到了深圳。这是第一次来,好在我们在北京就同中旅总社预定了华侨大厦的房间:200元/夜。华侨大厦是中旅在深圳的办事处,离火车站非常近,在火车站的后面。出火车站向左走有几十米,穿过一个地下通道后到了火车站后面的一条街就可以看到华侨大厦了。8月7日早8:30,中旅的工作人员领着我们走到了罗湖海关,磨蹭到11点多,香港的办事人员才盖章放人。中旅给每个人发了一张车票,钟点是红勘。我和老婆按照既定的方案,在九龙塘转乘地铁。在地铁车站里,我们一下就不知所措了。香港的地铁是用硬币来买票的,而且是触摸屏,我只有两张面值500的港币。旁边的一位带着小孩的中年男子热情的告诉我如何在票务中心换硬币和如何转车。香港人的热情是我们的一个比较深的体会。有的网友说买“八达通”卡比较方便,但是最少要购买100元钱,而且要50元的押金。在香港的几天根本用不到这么多的车费。有网友说佐敦附近的旅馆便宜,我们按照指示,到佐敦站,出了裕华国货的A口,一抬头就是一个旅馆,上去一问,380元,最少350元。与我们的目标相距很远。又朝前走了两个街口,找到一家绍兴宾馆,双人间面积很小,但有电视、淋浴、空调、卫生间,砍到四天900块。晚上下了楼,才知道我们是在庙街—香港最有名的夜市,卖男性服装、箱包、首饰为主。8月8日我们体检后,我对老婆说要庆祝一下。到裕华国货里一转:青岛啤酒15元,北京的扁瓶二锅头8元。老婆说,回广州再庆祝吧。来之前朋友就跟我们说香港吃的很贵:一根油条要两块钱。我们倒是见了一家专门卖油条的小吃店:一个同内地差不多的油条要4块钱,一个小馒头要3块港币,倒是超市里的面包和内地价格差不多。好在我们早有准备,带了许多的火腿肠,酱牛肉,小菜,王致和的酱豆腐。下午我们沿着弥敦道(也是香港比较繁华的商业街),一直逛到海边。半岛酒店、香港天文馆、天星码头(做天星小轮几分钟就可以到对岸的中环,票价2.1元)、海港城购物中心(好长的店,空调很足,可以在里面散步)聚集于此。面对维多利亚湾,我们才知道面试的地点中环就在对面的香港岛,隔海相望可以见到交易广场的大楼。这里就是电视上常看到的代表香港的画面。老婆要逗留到天黑,于是我们又体会到了东方之珠的魅力。坐在台阶上,吹着海风,我们一起辨认对岸的那些著名的商标。8月9日,我们又去逛街。我们住的是九龙半岛,旺角一带比较繁华。香港的电器很便宜,同团的有一位北京小伙买了一台最新笔记本电脑,比北京要便宜一万块左右。我们步行15分钟就到了旺角,那里有很多的电器商店和女人街(西洋菜街)。不过买电器一定要到正规的店,象泰林和Fortress。我就差点上当,在一家店里,标价1050的Nikon傻瓜机最后被热情的店员砍到400块—我更不能买了。8月10日,我们去交landing fee。因为前一天是周二,领事馆不上班,而且我们也没有足够的港元。其实在香港到处都有叫做“两替店”的钱币兑换店,所以来港之前只要有50块港币坐车就够了。兑换率一般在1.10-1.13,在地铁、车站、飞机场的要贵些,银行要便宜一点,1.09左右,不过要收手续费。在交易广场的门口的汇丰银行买完汇票后,再到12楼的领事馆,填好移民官给的Appendix E,同汇票订在一起。门口的阿sir(这位先生很热情的,有事只管问好了。)说得装到一个白信封里。我只好按他说的出了交易广场到对面的Forum里的二楼惠康超市买了一打(不卖单个)。投到领事馆门口的一个箱中,一切搞定。接下来我们乘61路双层大吧车去浅水湾游泳。车子绕着香港岛的山路,我们乘车观光。浅水湾是香港最好的游水场,而且香港的游泳场不象内地而是免费的。8月11日,11点我们到红勘火车站同旅游团会合。原来同团有几对都是参加面试的,同他们一起交流起经验和体会。也有没通过的,几家欢乐几家愁。十一.My Points of view1. 有关移民政策99年看到一篇文章,分析的是加拿大的移民国策。因为加国是高福利高税收的国家,维持这点的关键在于年轻人。有个数据(可能记得不太确切):现在是每四个年轻人support一个退休的老人,20年后,这一数字变为两个。加国政府唯一的指望就是移民了。这篇文章说20年后加国每年需要的移民数要从现在的22万上升到50万。所以大可放心,加拿大的移民大门肯定是越开越大。不要受某些中介公司的蛊惑,不过想走这条路的同道要抓紧时间倒是对的,谁知道中国的政策何时又会发生变化呢?2. 移民加拿大的好处移民的好处相信中介公司已经说得天花乱坠了。不过自我感觉还应该加上一条:夏天可以避暑。99年的北京只有一个7月份周末的温度到了40度,今年6月份就有两个周末超过40度—北京居然也成火炉了。而春天刮沙尘暴的时候,连老江都躲到上海不愿回京。“沙漠离北京就100多公里”这已经不是骇人听闻的新闻题目,连首都的环境都恶化到如此地步。而加拿大的南部城市夏天的温度大多不超过30度,大概不用穿凉鞋罢。另外许多的人选择移民是为了上学,这样会比留学会节省大笔的费用。如果留学一年的学费要15000左右,对于移民身份的人只需要几千,而且可以申请政府的无息贷款。这一点我同C&C的Murry聊过,她就是贷款上的学。3. 面试地点的选择我投档的99年初,那时香港领事馆的处理速度快,那年北京领事馆才处理到96年递档的。到2000年后,北京的吞吐速度超过了香港,等面试的时间也大为缩短。原因是加国的移民部长Kplan跑到北京拍了他们一顿,又是增派人手,又是搞双免,又是换办公地点。在换新的办事处之前,突击处理了一批档案,许多人因此受益。有些99年底递档的都已拿到landing paper了。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面试回来后在C&C公司遇到一对西安来京参加面试的。他是交通银行的系统维护人员(又是学计算机的!),他说移民官同他谈了一个半小时,他都觉得没希望了,不过后来得到了体检表。北京的面试时间太长了!香港大概在30-40分钟之间,当然我们是幸运的例外。我推测这可能与两地的工作时间有关:北京是上下午都上班,香港是上午8—11:30工作,而且周二休息。所以北京的移民官有的是时间审核你的资格。如果你的专业很硬,比如计算机相关职业,又有过硬的背景(象在北电或HP公司工作),不妨投挡北京,或可双免(RESUME一定要写的好)。不过有的专业好象很难通过面试。在香港有一个同团的女孩是以土木工程师的身份去申请的,工作经验是3年,未过。大概某些职业很难获得通过,诸如土木工程师和医生之类。这一点要有清醒的认识,以免劳民伤财。4. 选择中介公司还是DIYDIY的好处是省钱,而且现在网上的资讯很多,每个步骤都会得到帮助。但是在整个过程中每个环节都需要操心,一旦出现方向性的错误就会前功尽弃。如果能力非常强和专业过硬,不妨走这条路。中介公司的优势是懂法律,有经验。签了约后省不少事:诸如公证的事不用我去找公证处,RESUME帮我改得很专业,面试培训让我避免了很多的陷阱……我的感觉是对于不能上网的人,有了中介公司,真的不用自己满世界去找各种材料去了。而且现在的费用好象降了很多,一般都不到3000美金了。对于想移民的人,这笔钱一般是拿的出来的。5. about IELTS我考IELTS时的资料相当的少,我曾问过学校里的一个英国外教,她甚至都不知道有这个考试。能得到的就是北京语言文化大学编的一套材料和盗版澳洲人的101问。现在新东方的胡敏出了几本书。尽管我的IELTS成绩不是特别高,但觉得IELTS一定要考。面试时没考我作文,可能因为我的writing是6分的缘故。6. about interview尽管我的面试只进行了12分钟,但是对于自己职业的描述还是问得最多的。面试准备期间一定要从各种不同的角度和深度去准备自己的duities,而且要尽量套用NOC上的key words。一定要查在application form上填的destination附近的job offer。有可能的话,打印出加拿大政府对就业市场的相关职业job future。记住一定要准备作文,而且是能在5-10钟就能就完成。Pubblo跟我说过,领事馆的面试就是在加拿大的job interview的预演。需要做的就是准备充分,面试时要冷静、从容加上一些技巧,避免一些陷阱。7. about destination几天看到一个统计,落地的新移民40%在Toronto,20%在Vancouver。我们在application form上填的也是Toronto。不过现在我们有了新的选择:Calgary.C&C的Pubblo曾经建议我去Edmonton或Calgary。他说加拿大最好的城市当然是Vancouver,但它是一个旅游城市,消费水平高;而Toronto有traffic jam,空气又不好(那可能也比北京要强上不知多少倍),消费水平也不低。而Calgary的物价低,而且没有省税。而别的城市,如Vancouver连住旅馆都要上税。Calgary有90万人,有10万华人,也有chinatown。面积只有762平方公里,相当于北京的四环吧。去Vancouver只有一个小时多一点的飞机时间,想回国要比Toronto方便吧。虽然冬天冷一些,但是在街上有完全不用暴露在外的走廊。世界上最美的Banff公园(俞敏洪在TOEFL词汇串讲带里的原话)只需2个小时的车程,还有恐龙公园…这里还举行过冬奥会,也有一个Tower…Only you — Calgary!十二.Conclusion办理移民是一个繁琐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曾动摇过。我明白了最初办理移民时没有体会到的: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生活的权利,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自己的人生!